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智斗父女俩
    寒冬里落水的感觉不好受,但为了保命,难受比死亡好受。

    里恩被戴着斗笠的‘女’子救起,随即进入船舱内取暖。这个‘女’子跟了进来,冷声道:“我真不应该救你,真想让你淹死在水里!”

    这个‘女’子他并不陌生,正是劫持自己的水小姐。

    里恩冻的瑟瑟发抖,牙齿咬的咯咯响,颤抖着道:“请你先出去一下,我想要换衣服!”

    水小姐转身离去,里恩立刻调运内力,将丹田内的元气闭上了头顶,一道亮光闪现,他升级了!

    内力深厚的人可以抗寒耐冻,但他不行,所以需要通过升级来保住自己的‘性’命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水长老父‘女’俩的怀疑,他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衣,只留了贴身的儒服围着火盆取暖。

    小姐是指对年轻‘女’‘性’的称谓,当水长老的孙‘女’还活着时,里恩称呼其为水姑娘,称呼水长老的‘女’儿为水姑娘,现在水长老的孙‘女’已经离世了,水姑娘就变成了水小姐。

    为了驱走寒意,里恩坐在了火盆前,双掌平‘胸’,调运内力,使丹田之气随着血液加速刘翔四肢百骸,他的头顶跟衣服都冒出了丝丝热气,很快就将身上的衣物烘干。

    舱‘门’打开,水小姐抱着一套棉衣走了进来,里恩忙拉住了‘胸’前的衣服遮挡,反问道:“你怎么不敲‘门’就进来了?”

    水姑娘看到了他这一套暂新的儒服,有些惊讶,随即丢下手里的棉衣道:“难道你还怕人看到你的身体吗?”说着就握紧了拳头,暗中调运了内力。

    里恩看到她眼里放出了仇恨的怒火,忙往后退却,惊恐的质问道: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水小姐深吸了一口气,冷笑了一声:“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很欠揍吗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不知道,晚生哪里得罪水小姐了?”

    水小姐撂下一句:“赶快把棉衣穿上,我爹爹要见你!”

    里恩故意道:“我的双‘腿’已经冻僵了,如果水长老想要见我,就请他来这里吧!”

    水小姐把牙齿咬的咯咯响,但还是松开了拳头,咬牙切齿的道:“如果不是盟主府的三位佐使在,我一定打爆你的脑袋!”说着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里恩‘露’出了得意的神‘色’,自言自语道:“只要你们父‘女’俩敢‘洞’我一下,我就有借口除掉你们了,看你们还能猖狂多久!”

    烘干了衣服,里恩将盟主印章跟令牌揣入了怀里,拿起了打狗‘棒’,心里默念起“凌‘波’微步”的招式,准备做好逃命的打算。

    水长老走了进来,在火盆前坐下,语重心长的对他道:“盟主受惊了,现在我们谈谈‘混’江龙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里恩回答道:“当断不断,其后必‘乱’!”

    “盟主何意?”水长老用铁筷子拨‘弄’这火盆里的炭块疑问道。

    里恩站了起来道:“如果水长老在年前就将‘混’江龙处理了,现在就不会发生修悟派勾结‘混’江龙占据镜湖水寨之事!”

    水长老无语,水小姐走了进来,奉上了热鱼汤,对里恩道:“盟主还是把此事想的太简单了,镜湖是‘混’江龙的老巢,想要除掉他们很难!”说着也围着火盆坐下。

    里恩就反问道:“除掉‘混’江龙很难吗?我们就生擒了‘混’江龙的老三翻江螫,翻江螫呢?”

    水长老道:“被‘混’江龙救走了,都怪老夫办事不利,但商业注册,盟主要如何处理修真修悟两派之争呢?”

    里恩看到这父‘女’俩就心生仇恨,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惨死的楚书生跟水小姐这对苦命鸳鸯。他道:“此事已经‘交’付三位佐使处置了,我只负责下令!至于这两派是否听从,我就不得知了。”

    水长老见他毫无诚意,就起身道:“既然盟主已经有了主意,那老夫就不便打扰了,盟主早些休息吧!”说着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里恩就朝水小姐望去,‘露’出了疑问的眼神,意思是你爹已经走了,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水小姐也起身道:“上次在苏州的事情纯属误会,我以为你被李东野劫持了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们心里明白即可,现在提那也没有意义了,估计你也不会承认的!”

    水小姐便开始整理‘床’榻,里恩忙道:“你不用忙了,我自己会铺‘床’,难道我今夜要睡在这里?”

    睡在仇敌的船内,能睡得着算才怪!

    水小姐却迅速解下了自己的衣带,只留了抹‘胸’,嘴角‘露’出了诡笑道:“里恩,听说你还去过添香院夜会红袖?你这次注定要身败名裂了!”

    里恩惊讶的问道:“你要做什么,赶快把衣服穿上,我对你只有仇恨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水小姐尖叫道:“盟主不要这样,救命啊!”说着就往里恩怀里扑去。

    里恩忙用打狗‘棒’挡住了扑来的水小姐,道:“你还会来这一套,算你狠!”

    但水小姐继续惊呼,里恩大怒,一把将其推开,然后用了打狗‘棒’里的一招“挑”字决,将火盆掀起,往水小姐身上撒去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水小姐惊恐了,她忙躲避,但衣服还是溅上了火炭,立刻起火,忙惊呼起来,里恩抓起了自己脱下的湿棉袍就罩在了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水长老闯了进来,愤怒的道: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水小姐立刻啼哭起来,里恩迅速的道:“刚刚水小姐在拨‘弄’炭火,不想把衣服引燃了,我忙用自己的湿棉袍为她扑灭了火。”

    水长老有些不相信,就向‘女’儿望去。

    水小姐想要辩解,里恩继续道:“水姑娘也怕火啊!以后就不要玩火了,另外要跟明教的人走远些,因为明教的人最喜欢玩火!”

    水长老道:“老夫姓水,却不怕火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可我怕火,这里太可怕了,我还是不住这里了!”说着就拿这自己的物品往船舱外走去,水长老想要阻拦,里恩用打狗‘棒’挡开道:“多谢水长老好意,不必挽留,我娘子还在等着我回去呢!”

    水小姐立刻痛哭了起来,水长老两头难顾全,只好看着里恩离开船舱。

    船工却对他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这艘船上没有准备小船!”

    里恩看着漆黑的湖面和强劲的寒风,毫不犹豫的掀起了栈板抛入湖内,自己纵身跳下,站在了栈板上,用打狗‘棒’一点乌篷船的船身,飞速滑向了黑野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