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年少气盛
    能屈能伸才是真丈夫。。: 。

    一见对方亮出的盟主令牌,俩守卫立刻移开长枪道:“盟主请,季元帅在船舱内等候多时!”

    里恩收起了令牌,忐忑不安的进入了船舱内,里面更是亮如白昼,高丽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他哭诉道:“相公,你可算回来了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    这时一人咳嗽了一声,里恩忙推开妻子,循声望去,不由惊讶了。

    船舱内空间很大,大到可以并排坐着四个男人,从左到右依次是谷无用,高雄,徐节,季登亭,没有见到高进。

    不过索铜在一旁垂‘侍’,高雄道:“索铜,你去传下令,让负责搜寻盟主的人都回来吧!”

    索铜得令,向里恩看了一眼,就径直出了船舱。

    里恩见到岳丈的脸‘色’铁青,徐节的脸绷得很紧,倒是季登亭一脸惊讶,询问道:“李盟主能在镜湖活到我们到来,实在令本将敬佩!”

    高丽忙走到了父亲身后,准备劝慰三位盟主佐使。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季元帅多虑了,我曾经也路过镜湖的,而且还跟‘混’江龙‘交’过手,这‘混’江龙也不过如此,我已经率同伴生擒了他们的老三翻江螫!”然后向高丽询问道:“翻江螫呢?”

    高雄就哼了一声道:“胆大妄为的孽子,当着我们三位佐使跟季元帅的面还在猖狂!”

    谷无用就对里恩低声道:“还不快跪下认罪!”

    里恩环视了一下船舱内,只见这里就他们几人,便疑问道:“认罪?我所犯何罪?”

    高雄就呵斥道:“你擅自率人闯入镜湖重地,‘私’自向修悟派‘门’人宣战,这可是头等大罪!”

    里恩很不服气,就反驳道:“我率人来镜湖并不是要向修悟派‘门’人宣战,而是要除掉‘混’江龙一伙,只不过在镜湖水寨外遇到了已经跟修悟派‘门’人勾结的‘混’江龙,不得不出手的!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!”高雄气的喘不上气来,高丽忙为他拍背顺气,并且对丈夫道:“你就不要再多说了!”

    徐节继续道:“盟主可能认为自己这样做是为武林除害,是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里恩反问道。

    徐节道:“可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?若不是季元帅及时率水军战舰赶到,你带来的所有人包括高进兄妹俩都会葬身修悟派之手!”

    里恩惊讶了,忙质疑道:“他们不是说修真派的人也赶到了镜湖,难道他们没有出手相救吗?”

    谷无用就道:“修真派的人是在镜湖不假,不过他们是在季元帅的水军赶到以后才现身相救,他们打得也是坐山观虎斗的主意,如果你死了,那下一任盟主很有可能就是修真派的‘门’人!”

    里恩触动很大,他没有想到一向墨守陈规的修真派‘门’人居然会见死不救,他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季登亭就为他圆场道:“年轻人都会冲动的,况且李盟主已经安全回来了!”

    徐节就道:“这种错误只能犯一次,要么死,要么胜!”

    里恩就询问道:“那我们胜利了吗?”

    徐节没有回答,谷无用就询问道:“你所说的胜利是指什么?”

    里恩自己也解释不清,季登亭就道:“盟主要如何收场啊?”

    高雄缓过了气来,道:“据最新战报,修真派已经包围了镜湖水寨,季元帅的水军已经堵住了所有离开镜湖水寨的道路,除非他们骑着飞禽,否则谁也不要向离开镜湖!”

    季登亭补充道:“即便他们会飞,也逃不出水军的弩箭,不知盟主要如何处理这两派‘门’人?”

    里恩咬了牙道:“有三位前辈在,我说了也不算,就请三位佐使定夺吧!”

    徐节听出了他话外音,便道:“盟主还是不服,认为自己能够处理好这两派的纷争,那我们三个老家伙就不要再多嘴多舌了!”

    高丽忙道:“徐伯伯不要生气,我相公还在说气话!”

    里恩忙也道:“晚生对这两派的纷争也没有好办法解决,还望三位前辈出谋划策,解决此事!我这就回洛阳盟主府面壁思过!”

    徐节的脸‘色’也变得铁青,就道:“镜湖是水长老的管辖之地,盟主既然自己有主见,那就自己跟水长老解决此事吧!”

    里恩还想要辩解,身后一阵冷风吹来,水长老带着寒意走了进来,冷声道:“属下拜见三位佐使跟季元帅!”

    高雄想要起身,徐节已经站起道:“盟主就在这里,水长老你向盟主解释此事吧!老夫身体虚弱,无法忍受寒意,就回房间休息了!”

    徐节从后‘门’走出了船舱,高雄也道:“那你们俩商议吧,有结果了就告知我们一声!”然后对谷无用跟高丽道:“我们也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水长老向季登亭施礼道别,然后对里恩道:“盟主请吧!我们到老夫的客船内商议此事!”

    里恩心里虽然十万个不情愿,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去,心道:“难不成你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取我‘性’命不成!”

    一艘乌篷船停在了,盟主府的大船下一丈外,水长老伸手就抓住了里恩的后背纵身跃起,从船舷上飞过,踏着湖水往乌篷船上跳去。

    船头站着一个带着斗笠的‘女’子,腰胯宝剑,正在等候。

    水长老把里恩放在了船头,然后就指了船舱道:“盟主里面请!”

    里恩站稳了身体,就朝船舱内走去,这时一阵强风吹来,船只一抖,里恩就往船外栽去,戴斗笠的‘女’子忙伸手去抓,但里恩却没有伸手,迅速坠入了湖水中,大声呼救。

    这个‘女’子忙摘掉斗笠,伸出宝剑,道:“盟主快抓住我的宝剑,我拉你上来!”

    里恩双手‘乱’抓,却没有抓到宝剑,反而被水流带远,水长老调运了内力,一掌朝湖水罩去,一股白汽冒出,水面迅速结了冰,这个‘女’子踏着冰面来到里恩身前,伸手将从水里揪起,然后丢进了船上,她也迅速返回船上。

    水长老收回了手掌,船外的冰迅速碎裂,被湖水带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