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入门而归
    或许只有你生病了,才会知道谁更关心你?

    包不同领着里恩出了地下秘室,来到了一座陈旧的石宅内,慕容公子背对着他而立,丫鬟阿碧正对着他而站。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到包不同开口,慕容公子就道:“李公子,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慕容世家的弟子了,本‘门’不存在师徒关系,也没有印迹标志,你离开这里以后,也不要对外人提起,就算是你的妻子也不要提起!”

    里恩听后就追问道:“那如果别人问起我的武功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是自己所领悟的,你的天分本来就很高,悟‘性’也难得。”慕容公子道:“阿碧,把李公子的衣物还给他,这套‘玉’树临风的儒服就送给你了,包三哥会送你离开这里的!”

    里恩俯首致敬,慕容公子进入了房间内,阿碧捧了衣物归还于他,里恩点头致谢,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洗干净,而且还被熨烫整齐,自己的物品也一样不少,便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阿碧取出一只碧绿的翡翠送给了里恩道:“李公子加入我慕容世家,奴家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,这枚翡翠具有灵‘性’,一直跟随着我,就送给你了,切记,不能让它碎裂!”

    现在里恩双手怀抱了衣物,腾不出手来,便道:“阿碧姑娘客气了,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不敢收!”

    但阿碧已经用红丝绳穿了翡翠,亲自挂在了他的脖颈上,这令他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包不同就道:“别磨叽了,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,赶快走吧,天就要黑了!”

    里恩便向阿碧道别,然后跟着包不同走出了宅院,阿碧叮嘱了一句:“帮我照顾好阿青姐姐!”

    “阿青?”里恩想要询问清楚,但包不同已经不给他机会,拉着他就出了宅院,召唤出了一辆马车,将他塞进了马车里,扬鞭驱车离去。

    里恩在马车内将自己原来的衣服套在了外面,现在不感觉冷了。

    包不同驾着马车直接从石阶上飞到了一艘大船的甲板,然后勒住了马匹,对船工道:“开船,返回镜湖水寨!”

    大船立刻起锚扬帆,离开码头。

    里恩从马车内探出头,不由惊讶道:“我们不是在陆地上吗,怎么就到了船上?”

    包不同道:“老夫的驾车技术高,可以飞车啊!”

    越往镜湖水寨方向去,喊杀声就越响,而且还伴随着隆隆的炮击声。

    “是季元帅的水军战舰!”里恩惊讶道:“糟了,他们一定是认为我被修悟派的人杀了,请水军为我报仇!不行我的阻止他们!”

    包不同就冷声道:“谁会为你报仇?左右使还是盟主夫人?”

    里恩一脸疑问道:“包前辈这样说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如果你死了,尊夫人只会伤心片刻,而真正伤心的是阿青姑娘!”

    一提到阿青,里恩就追问道:“对了,刚刚阿碧姑娘说要我照顾好阿青姐姐,难道她跟阿青是姊妹俩?”

    包不同点头应了,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那‘玉’箫姑娘呢?”

    包不同道:“是慕容公子的亲妹妹,你即便身为武林盟主,就算是身为当今皇帝,也配不上我家小姐的!”

    里恩不语,天很快就黑了。北风呼呼的刮着,包不同对船工道:“停船,李公子就在这里下船,我们不方便继续往前了!”

    炮声和喊杀声都停止了,里恩来到船舷边向下望去,看到了黑‘色’的湖水,就疑问道:“要我下船也的把船靠岸啊,难道让我乘小船离开吗?”

    包不同从甲板上一脚挑起一根碗口粗的桐木,丢入了湖内,对里恩道:“你踏着它施展一苇渡江,把这个拿上!”说着有一脚挑起了一根长竹篙!

    里恩接过竹篙,仍是一脸疑‘惑’“一苇渡江?可我不会啊!”

    包不同道:“自己领悟吧!”说着就一脚将他踹下了船,然后对船工道:“改变航向,我们返航!”

    里恩身体就要坠入湖中,就看到桐木浮了上来,立刻用手里的长竹篙一点船身,一脚探出,踏在了扶起的桐木上,借机纵身跃起,准备返回大船甲板,但大船已经驶开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纵身提起,双脚施展“凌‘波’微步”的绝技,踏过漆黑的湖面,踩到浮起的桐木上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脚踏浮木技术还没有练,身体歪歪斜斜的就要坠入湖内,这时从天空飞来一只云雕,伸出双爪将他抓住,然后掉头飞去。

    里恩又惊又喜,忙举起了竹篙询问道:“宵前辈是你吗?”

    雕背上伸出一只手抓住了竹篙将他拉到了雕背上,这人正是宵辟野。

    宵辟野就质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我们都以为你落水身亡了!”

    里恩忙询问道:“我的确是落了水,不过没有被淹死,差点被冻死,我好像听到了火炮声,季登亭的水军战舰赶来了吗?”

    宵辟野道:“不错,你落水后,我们想要救你,却被修悟派的人纠缠,盟主夫人一急之下就命我去请季登亭元帅相救。季元帅跟徐‘侍’中已经率了水军战舰往镜湖水寨赶来,加上修真派也赶来,我们将修悟派‘逼’入了镜湖水寨内,徐‘侍’中派所有人四处搜查你的下落,尊夫人说就算是尸首也要找回来!”

    里恩就询问道:“天这么黑,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?”

    宵辟野就道:“我听到了大船破‘浪’声,就赶了过来,你准备踏着浮木上岸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我的技术不行,比不上那些明教弟子,可以踏着一根木头在水面上行使!有人受伤吗?”

    宵辟野道:“盟主还是为自己的安危着想吧,其他人的你就不要‘操’心了,还有要做好挨批的准备!”

    “挨批?什么意思?”里恩疑‘惑’不解。

    宵辟野解释道:“你如果死了也就罢了,但只要你还活着,三位佐使是不会轻易饶过你的!”

    云雕很快就驮着两人飞落在一艘巨大的船只上,只见这艘大船悬挂着“武林至尊,盟主御驾”的大旗。

    甲板上灯火通明,戒备森严,站着水军兵士,架着火炮,竖着战鼓。

    里恩紧张了起来,下了云雕后,两名兵士立刻举起手里长枪戒备,质问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宵辟野在身后对他低声道:“三位佐使跟尊夫人就在船舱里,我就不奉陪了!”

    里恩硬着头皮,亮出了盟主令牌道:“武林盟主里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