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镜湖水寨
    打仗最怕敌中有我,我中有敌,敌我不分。。

    宵辟野跟查天阔二人骑着云雕在‘混’江龙的老巢四周观察了地形,然后安排众人做好埋伏,里恩回到了丐帮的船内坐镇,温姑娘带了查天阔和老船工押着翻江螫前往水寨断路。

    从天空可以看到,来自四面八方的江湖侠士骑着坐骑正朝这里火速赶来,当然也有乘船赶来的。

    赶来的人虽然坐骑不同,‘门’派不同,但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修悟派的‘门’人,另外一类是支援或者是营救里恩的。

    薛涛骑着大象,准备随时为负伤的同伴补血治疗。

    天很快就黑了下来,寒风刺骨,里恩带令了几个丐帮弟子躲在船舱内,因为行走的匆忙,这艘船内没有准备足够的食物和取暖的木炭,这几个衣衫褴褛的丐帮弟子跟船工冻的瑟瑟发抖,而且还要忍受饥饿干渴,就连底舱存贮的酒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里恩也忍着困倦饥饿站在了快船的飞舍上,向四周眺望去。

    围剿‘混’江龙的第一战已经成功打响,但也超出了他的计划,现在‘混’江龙不仅跟童彩霞所率的修悟派‘门’人相会,而且已经在开辟新的巢‘穴’,如果让他们成功开辟镜湖水寨,那便成为修悟派的老巢,再想要围剿他们,就更加困难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乞丐也纵身跃上了飞舍,来到里恩身前,向他施了一礼道:“帮主,现在船舱内食物和木炭都耗尽,小的想下船去搜集一些食物和干柴,不然天气这么冷,盟主的身体会吃不消的!”

    里恩看到这个小乞丐肮脏的黑‘色’棉衣‘露’着肮脏的棉‘花’,手脸都冻的红肿,鼻涕拉着,便解下了自己的披风为他披上,询问道:“我能扛得住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这个小乞丐忙推辞道:“小的叫牛娃,帮主的身体要紧,小的怎敢穿帮主的衣服,小的带同伴下船,就在附近搜集食物跟木柴,很快就会回来的,还望帮主应允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你先把我的披风穿上,我不冷,你们要快去快回,即便找不到食物跟木柴也没有关系,你们的‘性’命要紧!只要我们扛到‘混’江龙的同伙回来就行,上次我在‘混’江龙的老巢里见到了一屋子的金银珠宝,这些都是‘混’江龙打劫过往客商的不义之财!”

    牛蛙听到‘混’江龙的老巢内有一地的金银珠宝,两眼立刻放起了光,就兴奋的道:“帮主,你在船内稍等,我跟同伴马上就回来,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!”

    里恩挥手应了,牛蛙从飞舍上跃下,叫了同伴,拿着木‘棒’就下了客船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手还算利落,每个人身上不仅带着很多麻袋,还拿着绳索,里恩追到了甲板上对他们道:“你们可以猎取一只鳄鱼回来食物,附近的山坡上就有一片树林!”

    身着狼皮背心的里恩一点都不感觉寒冷,他的心里还有些燥热,焦急的等待‘混’江龙老巢那里的战况。

    镜湖水寨中一片破败,童彩霞的心情也很不好,对郑康道:“现在你们丐帮的帮主已定,你是翻不了盘的,我们只能聚集修悟派的所有的力量,依靠水长老的势力来打倒这个里恩,你仔细想想吧!”说着就离开了破窝棚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立刻迎了上来,询问道:“童火使,你看这座水寨如何?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安营扎寨?”

    童彩霞点头道:“这座水寨虽然路难走,但易守难攻,是个安营扎寨的好地方,你赶快带人把营寨修整一下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多设关卡,以后这里就是我们修悟派的地盘了,等我们修悟派的同‘门’一聚齐,我们就在这里等待里恩那个后生崽到来,把他消灭在这里,整个江湖就属于我们修悟派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旁边应该人高马大浑身生‘毛’的壮汉闷闷不乐的叹息道:“本以为可以逃出牢笼,没想到又进入了一座更大的牢笼内。”

    童彩霞就疑问道:“格列马你不喜欢呆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格列马就道:“我有些想家了,不知道洱海现在怎么样了,我的族人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童彩霞就安慰他道:“我们虽然把你们救出了太湖水牢,可你们现在还处于大宋的国境内,官府也不会轻易放弃追辑我们,我们只有先在这里站稳了脚跟,等打败了里恩盟主后,朝廷也拿我们无可奈何,到时候你就可以畅通无阻的返回洱海了。”

    格列马道:“可这座水寨易守难攻,只有一条进路,如果让敌人占据了入口,那跟牢笼有什么区别!我们就只能在这里被困死。”

    童彩霞听后点头应了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现在就派人去守住水寨入口,在那里搭建一座吊桥,没有我们的同意,任何人都不要想进入水寨。”

    格列马就担心的道:“可如果朝廷的水军到来了,再坚固的营寨也扛不住火炮的轰炸啊!”

    童彩霞道:“怕什么,我敢肯定朝廷的水军不敢朝我们轰炸的,因为我们也有援兵,而且我们代表的是整个江湖中的修悟派,皇上不要忘了我们在阳关奋力杀敌之功!”

    格列马这才放下了一些,童彩霞就对‘混’江龙道:“你对这里熟悉,就带这小郑等人去水寨入口处修建一座吊桥,要快!”

    一个瘦高的年轻人应了,一挥手里的长刀,道:“没想到我的熔金落日刀居然要用来伐木?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的老大带着明教的郑利锋和一群喽啰就往水寨外赶去。

    但琵琶奴的‘花’船比他们早到了一步,翻江螫指认了水寨的入口,只见黑暗中两团火把照亮了一条狭窄的羊肠小路。

    琵琶奴站在飞舍上向这两团火光望去,是两个明教弟子在把守此处。

    五毒教的闫养蛇也在‘花’船内,跟几个丐帮弟子正在看押翻江螫及其他俘虏,琵琶奴就对他们道:“你们看住这些俘虏,我要去水寨入口探查一番,如果这些俘虏想要逃,你就不用对他们客气!”

    闫养蛇应了,询问道:“温姑娘,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啊?这样也好有个照映。”

    琵琶奴摇头道:“不必了,我习惯独行!”说着就召唤出了坐骑云雕,翻身骑上,然后施展隐遁术往火把处悄悄飞去。

    只见这俩明教弟子身后却好似一道一丈多宽的断崖,上面搭着两根树桩。如果移开树桩,那就形成了一道无法逾越的断崖,除非能骑着飞禽飞跃过去,否则进出两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