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组建战队
    每逢佳节倍思亲,人都想在家里过年。.: 。

    高进拦住了他,里恩亮出了盟主令牌摔在桌子上,道:“我是盟主,不受你的管辖,这也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!”

    这些盟主府的护卫傻眼了,尤其是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,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儒生就是盟主。

    阿青从楼下奔下,对里恩道:“你们究竟去哪里了,小姐担心的就要哭了!”

    里恩用打狗‘棒’挑开了高进的宝剑,径直上楼,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高丽见他回来,忙起身相迎,然后质问道:“你究竟去哪里了,难道连我都不能告诉吗?”

    里恩脱下了儒服,悬挂在了衣架上,躺在了‘床’上,道:“有些人为了除掉我,不惜使出任何手段,我的安危倒是小事,只怕会连累你,更害怕敌人挟持你来要挟我!”

    阿青送来了热水,要为里恩脱靴洗脚。

    高丽将她打发走,便要亲自为丈夫洗脚,里恩忙起身道:“娘子不可,你现在有孕在身,这事还是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里恩将高丽扶起,坐在了‘床’榻上,为她脱下棉鞋,棉袜,试了水温,将妻子的一双脚泡入了热水里。

    “你去添香院了?”高丽询问道。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我本一书生,应该穿着儒服去参加科考,但我既然坐上了武林盟主之位,就要负起盟主的责任,三位佐使是帮不了我的,我只能寻求第三股力量相助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反问道:“你怎知三位佐使帮不了你,我们都会帮你的,修悟派在联络同道,我们也要联络同道,我已经让阿青传出消息,号令武林正道在江城相聚,最迟元宵节前聚集完毕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追问道:“那然后呢?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然后就听从盟主号令啊!”

    里恩为妻子擦干了脚,然后自己也开始泡脚,道:“我必须要继续拜访剩下的‘门’派,即便要跟修悟派开战,我也需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方能增加胜算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只怕我们没有时间了!水长老不会留给我们太多的时间。等我爹爹跟谷先生一到,我们就回江城,在那里过年。”

    里恩担心的道:“只怕敌人不会让我们过一个安稳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珍惜现在的美好时光吧,至少现在是安全的。”高丽脱下了棉袄,只剩白‘色’的‘胸’衣跟‘裤’子,然后在被窝里躺下。

    借着灯光,这才看清妻子‘胸’衣上绣着一只展翅‘欲’飞的凤凰,如果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出来,便疑问道:“这凤凰图案不是只有皇族才可使用的吗?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我舅舅是大理定南王爷,我也算是大理皇族,这只碧‘玉’镯子也只有皇族才可以佩戴。”

    里恩向妻子手腕上的‘玉’镯看去,高丽却解开了自己的‘胸’衣。

    外面天寒地冻,房间里却‘春’意浓浓。

    这美好的时光也只是短暂的几天,第二日季登亭离开了苏州城,苏州官府也传来了消息,称偷袭他的这些家伙嘴都很硬,而且一口咬定里恩是他们的情敌,没有幕后主使。

    里恩立刻反问道:“不是还抓到那个水总管吗?”

    官差就道:“这个家伙更猖狂了,我们也不敢对他用刑,他还反咬了一口是你们先攻击他的。因为没有证人和证据,只能先将他释放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也罢,这是我们江湖中的事情,官府不方便‘插’手,还是让我来处理吧!”

    送走了苏州府的公差没多久,高雄就跟谷无用带着护卫赶到了苏州,在昌盛客栈相会。

    高雄见到里恩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小子居然还活着,真令老夫意外!”

    安氏就劝丈夫不要如此,里恩尴尬的点头应了,谷先生道:“我们都在准备挑选新的盟主候选人,以免万一你遇难后,江湖中变得群龙无首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大哥余正华公子就是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东野呢?”高雄询问道。

    里恩回答道:“李前辈送常亮前往雁‘荡’山清幽寺了,童彩霞已经率了丐帮和明教的修悟派‘门’人逃往了镜湖。”

    谷无用道:“我们不能出面攻击修悟派,否则就会令修真派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现在需要加强自己的护卫力量,岁寒四友现在受我差遣。”

    谷无用摊了双手道:“随便,反正我也用不着护卫,如果需要,琵琶奴也可以受你差遣。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一支队伍没有明教主攻是绝对不行的,看来你已经执意要去先对付修悟派‘门’人了,明教的坐骑是狮子,明教弟子也如同狮子,他们完全可以迅速将你们吞噬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凡是明教高手,要么参加修悟派,要么加入修真派,但我应该还有近攻的助手!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,齐万‘春’现身,然后又进来了一群天煞盟跟无毒教的‘门’人,正是他在嵩山放走的那群。

    高雄就讥讽道:“盟主不会是窘迫到要敌人来帮助自己战吧?”

    这群杀手为首的一个就昂头道:“高右使所言差异,我们虽然是杀手,却不是冷血无情,只要盟主肯出钱,我们兄弟愿意为盟主卖命!”

    高雄冷笑道:“那有人出重金买盟主的项上人头呢?况且盟主现在还有钱吗?如果有钱,就不会争取不到修真派‘门’人的支持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道:“我们要价比修真派低,还有这次为了还盟主的不杀之恩,我们只要战场上的东西,不要盟主的一文钱。”

    里恩感动不已,其他人都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高雄竖起了大拇指道:“你厉害,赶快收拾行礼,我们要赶回江城了!”

    里恩将支持自己的这群人叫到了客栈外,然后带着他们就去找琵琶奴,登上了‘花’船后,这里就是他们的会场。

    琵琶奴疑问道:“盟主这是要组建战队吗?不知一只绵羊领着一群狮子能有什么战果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不会在一旁观战的,也不擅长指挥,但我不会一直是绵羊的。我们先跟随两位佐使前往江城,在那里过年,并加紧训练,初二我们就前往镜湖,先对付‘混’江龙,战利品各自拾取,不必上‘交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