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妙计脱身
    认定的事情就要去做,有目标就要去努力,否则一切都是空想。。

    里恩窝在了昌盛客栈内,一名官差例行公事前来问话,他也如实相告,送走公差后,高丽就对他道:“这段时间你就呆在客栈里不要出去,我兄长负责去联络江湖同道,等我爹爹跟谷先生一到,我们就离开苏州前往江城,在家里过年!”

    里恩茫然的点头应了,他现在要想方设法避开妻子去添香院见红袖一面。

    由于无聊,里恩就把李湛叫来为他研墨,并且问道:“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出去玩啊?”

    李湛点头应了,询问道:“夫人允许吗?常亮走后,我一个人在客栈里也很无聊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当然可以,不过你要听我的安排,另外不许向夫人告密!”

    李湛答应了,就询问道:“盟主,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啊?”

    里恩对李湛附耳‘交’待了几句。

    因为即将年底,所以苏州城内格外热闹,高丽跟阿青二人打开窗户向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望去,里恩就向二人提议道:“快过年了,我们是不是也要准备一些年货啊?”

    高丽随口就道:“不用,这事索安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里恩有些失落,便将阿青叫道一旁,对她低声道:“我在客栈里很闷,想要购置一些书籍跟笔墨纸砚,你如果外出,请帮我买回来!”

    阿青便询问道:“可我对这不懂啊,不知道公子要买什么书籍?”

    高丽立刻走来道:“相公,你把清单跟我,我帮你买!”

    里恩忙应了,迅速研墨挥笔列出清单,‘交’给了妻子。

    看到高丽带着阿青出去,他这才放下了心,只有将这二人都支开,他才好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高进和索铜就在隔壁房间,宵辟野和时苍梧二人在客栈大堂里饮酒,同时等待高雄跟谷无用到来。

    里恩在房间内将盟主的令牌跟印章放进了包裹中,又将打狗‘棒’用麻布包裹了,然后‘交’给了李湛,对他道:“你拿着包袱到客栈‘门’口等我,注意避开高进跟俩护卫。”

    李湛就疑问道:“难道盟主连两位前辈都要避开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叮嘱道:“你去让小二送些酒菜到我房间来!”

    李湛应了,背上包袱就下楼去了,到了柜台前,让小二往楼上房间送酒菜,时苍梧听到了,就询问道:“小娃儿,你背着包袱这是要去哪里?李公子呢?”

    宵辟野也道:“公子想要喝酒,就下来跟我们痛饮即是了,何必要在房间里独酌呢?”

    李湛忙按里恩教他的道:“我去看望常亮,他就要回去了!李公子在房间里饮酒,不想被人叨扰!”

    小二很快就‘弄’了几个小菜,拿了壶酒上楼,敲开了房‘门’,里恩忙请他进去。

    索安听到敲‘门’声,就开‘门’查看,见小二送酒菜上来,便跟进了房间内,里恩见了他有些不悦,便道:“我最近心情不好,想独自呆会,改日再请你喝酒!”

    明白人一听就知道这是逐客令,索安见他不欢迎自己,便告辞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小二放下了酒菜,道“公子请慢用!”便要离去,里恩忙拉住了他道:“小二哥且慢,我这里有赏!”说着‘摸’出了一吊钱。小二眉开眼笑,立刻道:“多谢这位爷打赏!”但里恩却拿着钱不松手。

    里恩低声道:“小二哥,有个好差事,我这钱可以给你,酒菜也可以请你享用,但需要借你的衣帽一用,我这里有好一点的衣服给你!”说着拿出了一套棉布长袍加棉布帽子。

    小二哥立刻点头应了,迅速脱下沾满油渍的中衣‘裤’褂,摘下灰布帽子。

    里恩迅速换上,然后道:“小二哥请慢用,我出去下马上就回来,你享用过后把餐具带走,记着把‘门’带上!”

    小二拿到了赏钱,还有酒菜可以享用,一口答应,由于惦记着店里的活,所以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里恩便趁机开‘门’离去,顺着楼梯下了楼,避开了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,来到柜台,对掌柜道:“我到‘门’口去看个朋友!”

    掌柜正忙着算账,随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里恩匆匆出了客栈‘门’口,见到李湛就在‘门’口等待,便一把拉住他往街上走去。

    李湛有些疑‘惑’,里恩就向他了个嘘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了客栈,便打听了文庙的方向,往那里赶去。

    苏州的文庙在西北角,距客栈不算太远,二人只用了一炷香时间就赶到了,二人进了庙内,看到许多儒生正在听先生讲课,他也坐下,等先生讲完,一个书生回过头来,见到了他不由惊讶道:“李兄,是你!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不错,黄兄,你今年又未中吗?”

    黄书生叹息了一声道:“别提了,我又名落孙山。你不是被贼人害了吗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说来话长,我只是落了水,被人救了,并且失忆了,我今天找你有点小忙需要你帮!”

    黄书生双手抄入了破棉衣袖内,道:“说来惭愧,我最紧手头很紧!”

    原来对方是担心自己向他借钱,就取出了一贯铜钱,道:“既然黄兄最近手头很紧,我这里还有一贯钱就送给黄兄救急!”

    黄书生拿到了一贯铜钱,有些惭愧,道: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以前你不也经常接济我吗?我想借你的新儒服一用,有急用!用过即归还,我的遗失了!”

    黄书生立刻答应了,这一贯钱足够做了两套新儒服了。于是便带里恩回了寄宿的厢房,取出了儒服来。

    看着里恩换衣服,黄书生就询问道:“李兄,你怎么穿着店小二的衣服,还有这位小哥是何人啊?”

    里恩自豪的道:“我走的急,所以就借了客栈小二的衣服用,这位是我的书童,名叫李湛。”

    黄书生听后立刻发出啧啧的夸奖声,道:“没想到李兄大难不死,居然因祸得福,现在都有书童了!”

    穿好了衣服,里恩便向黄书生告辞,然后道:“我还要去添香院一趟!”

    黄书生听后更是惊讶道:“李兄这是在哪里发财啊?连添香院都敢去!”

    里恩不语,出了文庙,一辆马车在他身边停下,温姑娘从马车内探出了头道:“李公子请上车!”

    看到昔日同窗带着书童上了美‘女’的马车,黄书生唏嘘不已,道:“李恩这是怎么了,当驸马爷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