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穿肠蚀骨
    聪明的绑匪不会轻易杀掉一个重要的人质,但也不会轻易释放。。: 。

    里恩被水小姐挟持着准备自苏州东城‘门’逃离,不过城‘门’口盘查太严,一时难以通过。

    巡查的队长看到里恩和水小姐如此亲热,以为两人真是夫‘妇’,就放二人离去。

    待巡查队走远后,水小姐松了口气,甩开了里恩的手,怒喝道:“敢占本小姐的便宜,小心我剁下你的爪子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残缺的我就不值钱了!”

    水小姐自言自语道:“这可不行,得赶快想办法出城去!”不过她带进城的手下已经全都暴‘露’,并且已经被擒获。

    这时一辆马车从他们身边驶过,水小姐立刻道:“有了!”

    她拉着里恩匆匆朝街头赶去,指了一辆等客的马车道:“把这辆马车征来!”

    里恩只好打着官腔道:“马车车夫,你的马车被征用了!”

    马车夫是个老头子,立刻道:“差爷放过小佬儿吧!小的还要靠这马车养活一家老小呢!”

    水小姐从荷包里取出一锭银子丢在地上,怒喝道:“拿着银子滚!”

    车夫见到了银子,愣住了!

    水小姐立刻拉着里恩钻进了马车里,然后挥拳就朝里恩脸上打去。

    里恩被打‘蒙’了,脑袋肿的跟猪头一样,水小姐道:“把官服官帽摘下,你来驾着马车出城!”

    原来被打肿了脸就不会被守城的兵士辨别出来,他不甘心的询问道:“你为何要抓我?”

    水小姐并不回答,只是亮出了佩剑,抵住了他的颈椎骨道:“别废话!”她思虑了一下,又从荷包内取出一粒‘药’丸塞入了里恩嘴里,道:“这粒是穿肠蚀骨丹,毒‘性’剧烈,一炷香后就会发,你最好配合,否则就会死的很难看!”

    里恩驾着马车往城‘门’赶去,这时进出城的人更多了,不过把守城‘门’的也更多了,其中还有阿青等人,齐万‘春’率了丐帮弟子也在把守。

    阿青看到脑袋肿的跟猪头一样的马车夫有些惊讶,里恩忙向她施眼‘色’。

    马车内的水小姐立刻对里恩低声道:“赶快出城,别停留!”

    不过马车被拦下,守城兵士盘问道:“马车内是何人?”

    里恩咿咿呀呀,肿的如同‘肥’肠的嘴‘唇’讲出的话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齐万‘春’用木‘棒’挑开了马车帘子,里恩故意掀开衣袍,‘露’出了打狗‘棒’。

    阿青登时明白,然后就对守城‘门’的队长附耳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队长便朝里恩呵斥道:“你小子怎么被打的如此惨,下车来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马车内的水小姐登时愤怒了,一手抓住了包袱,身体迅速从马车钻出,一掌拍在了马‘臀’上,马匹受了惊,拉着马车就朝城‘门’外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里恩一下子没坐稳,身体就朝车厢内甩去,撞上了水小姐。

    水小姐以为里恩想要趁机逃走,忙丢下包袱,将其抱住,按在了车厢内。

    城‘门’口登时‘混’‘乱’了起来,阿青召唤出了‘花’车,跳了上去,对齐万‘春’道:“快带人跟我去救帮主!”

    里恩被按在了车厢内,就大嚷道:“你倒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水小姐气呼呼的道:“你又占本小姐便宜,看来你的嘴也应该切了!”

    里恩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好像亲了对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她是水长老的‘女’儿,水长老是坏人,她也是坏人,我是不会喜欢她的!”里恩心里道。

    马车顺着官道狂奔,眼看就要撞向一个吓呆的路人,这时只见从旁边奔来一骑,一个壮汉从马背上飞身跃起,双掌在身前画了个弧,双掌齐出,一条苍龙呼啸着自掌心奔出,卷住了马车跟马匹一起飞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车厢内的二人再次抱在了一起,然后重重砸落在地,马匹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里恩从马车里钻出,大口喘着气,水小姐也跟着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马背上跃下这人看到了里恩腰里别着的打狗‘棒’,一掌伸出,抓住了里恩的衣领就将其横放在了自己坐骑的马背上。

    水小姐立刻拔剑阻拦道:“把人还我!”

    这人却冷声道:“有本事就来取!”

    不过后面阿青带着丐帮弟子跟大群的骑兵已经追来,水小姐想要夺人,但对方再次打出一掌,将她轰到了天空。

    水小姐立刻召唤出自己的木雀坐骑,翻身跳入,迅速逃离。

    阿青呼喊着帮主很快追了上来,马背上这人将里恩又放在了地上,自己骑着马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里恩从地上站起,用打狗‘棒’支撑了身体,刚刚的撞击令他的两‘腿’只打哆嗦。

    ‘花’车在他身边停下,阿青跳了下来拉住了他询问道:“公子是你吗?你吃苦了!”

    齐万‘春’率了丐帮弟子赶来,见到帮主的惨状,就追问道:“帮主,是何人将你绑走?我们一定会为你出头的!”

    阿青将里恩扶上了‘花’车,就朝城‘门’返回,然后向守城的兵士说明了情况,可以解除盘查。

    昌盛客栈二楼“仁”字号房间里,阿青用热‘毛’巾为里恩敷伤口,里恩比划着要了纸笔,然后写道:“我被‘逼’着服了毒‘药’,一炷香后就会毒发身亡。”

    阿青惊得丢下了‘毛’巾,立刻叫了齐万‘春’进来。

    齐万‘春’就询问道:“盟主,那贼人‘逼’你服了什么毒‘药’?”

    里恩在纸上写了“断肠蚀骨丹”。

    齐万‘春’就向自己的同伴询问是否有此毒的解‘药’,但都摇了头,他立刻命所有弟子满城寻找穿肠尸骨丹的解‘药’或者可以解此毒的大夫,马上带回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大夫没找来,高进兄妹俩领着俩小孩找了过来,得知此事,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里恩躺在了‘床’上等死,高丽就让小‘药’童李湛为丈夫把脉。

    李湛号过脉,然后摇头道:“盟主并没有中毒迹象,至少从脉象上没号出来!”

    高进就道:“你是不是医术不‘精’啊!”

    高丽挥手示意他们都出去,自己跟丈夫呆一会。

    里恩闭上了眼睛,高丽就埋怨:“我说不让你冒险,你非得冒险,现在把自己的‘性’命搭进去了吧!你这样做让我跟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先前高丽自称有了孩子是为了骗三位佐使,现在却是真的有了身孕,里恩大喜,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客栈楼下大堂里,齐万‘春’见到了跟着高丽一起到来的简长老,然后询问有没有穿肠蚀骨丹的解‘药’?

    简长老道:“这种毒‘药’老夫也是头一次听说,反正我们丐帮是没有这种毒‘药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星宿派跟五毒教有没有这种毒‘药’?”阿青焦急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五毒教也没有这种毒‘药’!”一个穿着棉袍的汉子接了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