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再落敌手
    人们为了安全,就用城墙把自己笼罩起来,在天黑后躲入房内,关闭‘门’窗,但如果危险来自房间内,那就等于茧自缚。

    苏州城很大很繁华,但也鱼龙‘混’杂,各‘色’人等聚集。

    负责巡夜的庄队长主管南城‘门’东南一带,他下令将宵辟野跟里恩还有老庞戴上索链押回苏州府衙审问,但遭到了三人的抗议。

    这家的主人忙为家奴老庞担保,庄队长就道:“老庞我是认识的,不过他跟你的护院要为证人,至于这两人的身份就需要核实了,你们可以不戴索链,但必须‘交’出兵器!”

    宵辟野还想抗争,里恩就劝他配合,这队兵士押着他们出了大院,然后向主干道走去。

    这队巡城的兵士也就十一人,加上庄队长和传信兵才十三个,小巷内一片漆黑,不过这些兵士都打着灯笼。

    宵辟野就叮嘱里恩要小心防备,绑匪的武功不弱,不会轻易放弃的。

    果然他们还没有出巷子,从两侧的墙头就跃下一群黑衣‘蒙’面人,同时亮出明晃晃的大刀朝宵辟野砍去。

    庄队长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道白练划过,将里恩缠住,拉上了天空,迅速朝东北方飞去。

    宵辟野立刻夺过一个兵士手里的索链格挡,并且喊道:“快救盟主!”

    庄队长这才反应过来,立刻指挥手下兵士拘捕偷袭的贼人,他自己带了两个手下策马去追赶。

    里恩差点被这道白练勒死,水小姐驾驶着木雀火速逃亡,很快就赶到了东城‘门’内,在一家二层客栈的楼顶降落了,水小姐伸手捂住了里恩的嘴,低声恫吓道:“别出声,否则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。”然后从打开的窗户抓着里恩钻进了房间内,然后关闭了窗户,把里恩丢在了‘床’榻上。

    水小姐点燃了桌子上的油灯,冷声道:“你又落到本小姐手中了,最好老实一点。”

    里恩坐在‘床’榻上,大口喘着气,看着水小姐脱下了夜行衣,换上了裘皮大衣,戴上了狐皮围脖,往火盆里添加了木炭取暖。

    这时窗外已经‘蒙’‘蒙’亮了,房间外也传来了脚步声跟喧哗声。

    水小姐立刻上前封住了里恩的‘穴’道,然后将他按在‘床’上,拉过棉被盖住。

    敲‘门’声响,水小姐立刻扯掉裘皮大衣,脱下皮靴,钻到了棉被里,假装刚睡醒,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就粗声道:“苏州府衙官差前来查房,快开‘门’!”

    水小姐道:“等下,奴家现在正在穿衣服!”说着起‘床’,穿衣,然后开‘门’,两个捕快闯了进来,店老板跟一个乞丐在‘门’口向里面窥视。

    身材强壮的这个捕快盯着水小姐,然后又朝‘床’上望去,道:“姑娘在柜台上登记的是一人住宿,怎么还有一人啊?”

    水小姐忙道:“这个是奴家的相公,昨天夜里赶来的,所以还没有登记!”

    这俩捕快就朝‘床’边走去,道:“见到本捕快前来查房,还不下‘床’接受盘查!”

    水小姐忙上前按住了被子解释道:“奴家相公受了风寒,病重卧‘床’,故不能起来接受两位差爷的盘查,还望见谅!”

    俩捕快向被子里的人望去,一挥手道:“老乞丐,你进来辨认一下吧!”

    水小姐暗吃一惊,悄悄调运了内力。

    ‘门’口这个乞丐走了进来,朝‘床’上被窝中的人望去,正要惊讶时,就感到后背挨了重重一掌,当即扑倒,俩捕快刚转过身,但脖子就被这个‘女’子掐住,登时颈骨折断而亡。

    ‘门’外的店老板见状,忙转身逃走。

    水小姐丢下了俩捕快的尸体,追出了房间,就看到其他房间的客人已经醒来,正朝这里望来。她忙退回房间,关闭房‘门’。

    里恩一脸惊恐,没想到这个水小姐居然是个连朝廷公差都敢杀,而且杀人不眨眼的‘女’魔头,自己落到了她手里还会有好下场吗?

    水小姐快速利落的剥掉了这两名捕快的衣服,解开了里恩的‘穴’道,命令道:“你快换上捕快的衣服,拿上捕快的令牌!”

    里恩不想穿死人的衣服,就故意磨磨蹭蹭的,但水小姐的长剑搁在了他脖子上呵斥道:“再磨蹭,我立刻砍下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水小姐迅速收拾了行礼,戴上了貂皮帽子,用厚围巾遮住了口鼻,这时里恩也换上了捕快的衣服,不过暗中留下了自己的一张手条,拿上了打狗‘棒’跟官刀,就要开‘门’,水小姐立刻拦住他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里恩就解释道:“开‘门’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‘门’外已经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水小姐立刻打开窗户,对里恩道:“快从窗户爬出去。”

    里恩还想要拖延时间,但水小姐已经一把将他从窗户丢出,同时她自己也跟着跳了出来,拉着他一起在地上打了个滚,就站起身来,快步向东城‘门’赶去。

    里恩的手被水小姐的手紧紧抓着,这是一只并不细腻相反还有些粗糙的手。

    到了城‘门’口,只见大群的乞丐跟兵士正拿着画像盘查出城之人,画像上正是里恩的模样,看来已经全城戒严了。

    水小姐将头靠在了里恩肩膀上,附耳道:“你最好配合我,不然他们得到的将是你的尸体!”

    里恩这才发现水小姐比自己矮了一头,不过对方的腕力和手劲惊人,自己的手如同被铁钳夹住一般疼痛。

    水小姐也发现城‘门’无法通过,忙拉了里恩转身往城内赶去,不过迎面赶来了一队巡城的兵士,她忙将里恩拉到了路边,但看到这些兵士朝他们二人望来,忙又将自己的脸贴到了里恩脸上。

    这些兵士登时就勒住了马,为首一名队长对二人道:“你们俩转过身来!”

    水小姐瞪了里恩一眼,但二人还是转过了身,里恩道:“这位军爷何事啊?”

    队长就质问道:“你是捕快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队长追问道:“那这个‘女’子是什么人,摘下围巾来!”

    水小姐只好取下围巾,里恩忙解释道:“这位是贱内,我们正准备出城呢!”

    队长疑问道:“你出城是办何事,怎么还穿着差服?”

    里恩故意把水小姐搂在怀里,道:“贱内不是要回娘家一趟吗?我穿着差服安全又威风!”然后又对水小姐道:“是不是啊娘子?”

    水小姐感觉里恩的手很不老实,但也不敢发,只好强颜欢笑,希望这队兵士赶快滚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