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红尘夜劫
    向智者请教永远不会错,请别人帮忙也不会错。.: 。

    天黑时,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带回了李东野,登上了‘花’船,里恩一脸惊喜,忙向他们行礼。

    入夜后的苏州城内灯火通明,张灯结彩,夜夜笙歌,在太平的表面下,却隐藏着一股暗涌。

    琵琶奴对这二人道:“奴家的船小,容不了两位大神,不过奴家知道有个地方,最适合你们俩密谈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那就麻烦温姑娘带路了!”

    温姑娘出了船舱,向船工道:“去万‘花’楼!”

    ‘花’船移动,穿过灯火点缀的西市大街,在一座歌舞生平,丝竹绕耳的三层楼前停下,老船工放下了栈板,阿青立刻对俩护卫道:“注意保护盟主!”

    温姑娘在前引路,领着众人进入了万‘花’楼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内舞‘女’翩翩起舞,权贵商贾左拥右抱,纸醉金‘迷’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径直上了二楼,在一个老奴的带领下到了最尽头的一座房间里,房间内还有一个套间,温姑娘指了里面道:“这房间内最安全,也最安静!”

    里恩有些不信,不过进去后,关闭了房‘门’,外面的喧嚣声登时消失。

    房间内布置很简单,一张坐塌,一炭炉,一张矮桌,一杯热茶下肚后,李东野就询问道:“盟主来苏州找我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里恩开‘门’见山的道:“还是关于修真跟修悟两派之事,前辈要帮我啊!”

    李东野道:“可老夫已经退出江湖,不再过问世事,这两派已经做大,老夫也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帮我,否则两派一旦开战,江湖就再无太平日子!”里恩坚持道。

    李东野站起了身道:“修悟派就如同一个巨人,而修真派也不甘示弱,一山不容二虎,不知盟主要如何选择?”

    里恩也站起来道:“童彩霞率明教的‘门’人突袭了丐帮总舵,虽然没有让他们的‘阴’谋得逞,但他们一定不会甘心,还有少林寺内的修悟派‘门’人没有得到我承诺的兑现,也会赶来寻事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转过身道:“你的失忆症恢复了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屠院长已经查明了我的身世,我还见到了清幽寺的小和尚常亮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时间就回清幽寺一趟吧!”

    两人在里间密谈,外间里琵琶声起,宵辟野就请阿青起舞或歌唱,但被她拒绝了,这时敲‘门’声起,老奴带了一群舞‘女’道:“这是我们万‘花’楼新来的舞姬,请她们来服‘侍’贵客。”

    阿青当即就要拒绝,宵辟野却留下了,只见这些舞‘女’穿红戴绿,身姿曼妙,伴随了温姑娘的琵琶声舞动水袖,灯影下看的众人眼‘花’缭‘乱’。

    房间外,一群富家公子登上了三楼,来到最尽头的房间,叫了舞姬歌妓,开始听歌观舞。

    一个戴着海獭皮帽的男子进入了里间,三楼跟二楼房间的布局相似,也有里间。

    这人进了房间关上内间的房‘门’,立刻打开了窗户,只见一只巨大的木雀朝这里飞来,然后自窗户进入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已经打听清楚了,里恩就在我们脚下的房间里,李东野跟他在内室,他的俩护卫跟阿青在外室!”

    水小姐青纱遮面,冷声道:“开始行动吧,一定要快,宵辟野也有飞禽坐骑的!”

    这个戴着海獭皮帽子的男子便是水府管家,立刻摘掉了帽子,脱了棉袍,拿出一支‘精’钢凿,先在脚下画了一个圆圈,在圆圈上点了几个点,水小姐拿出木柄小铁锤朝‘精’钢凿砸下。

    楼下房间立刻落下灰尘,里恩道:“楼上的人在做什么呢?这动静也太大了吧!”

    但很快楼上的敲击声如同落雨般细密,下面的落尘也越来越多,李东野立刻道:“盟主小心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头顶“喀嚓”一声,石板碎裂砸下,一道白影紧跟着坠落,李东野将身子挡在了里恩身前,却被砸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里恩正在惊讶,房间外传来了敲‘门’声,坠落的这个男子一把抓起李东野丢在了房‘门’后,然后又一把抓住了里恩往上面垂下的白练绳套内一放。

    上面水小姐一收白练,就勒着里恩的脖子拉了上去,往木雀中一丢,然后又朝下面房间内丢了一包生石灰。

    趁着粉尘弥漫,水府管家破窗而逃。

    三楼房间里的水小姐也从窗户跳进了木雀坐骑内,驾驶坐骑迅速逃离。

    李东野剧烈咳嗽着打开了房‘门’,嚷道:“盟主被劫走了!”

    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立刻用手帕遮住口鼻,一个往头顶跳去,另外一个破窗而出,坠入了河里,朝正在游水逃命的水府管家追去。

    宵辟野召唤出了云雕,追了木雀而去。

    阿青立刻向琵琶奴询问该怎么办?

    温姑娘当即向船工下令道:“你立刻去找苏州城防营的荀都统,请他命城头的兵士严守头顶。算了,还是我亲自去吧!”

    阿青忙也跟着下楼,出了万‘花’楼,登上了‘花’船,就见时苍梧已经将水府总管擒获,往‘花’船上等来,但从万‘花’楼内又冲出一群富家公子,他们扯掉了身上锦衣华服,亮出了兵刃,朝‘花’船追来。

    时苍梧一掌劈晕了水府总管,然后道:“你们先去报官,让老夫来对付这些喽啰!”说着轻身从船上跃起,亮出了大扇子,召唤出了穷奇,就朝这些喽啰杀去。

    老船工开船,阿青拔出了佩剑抵在了水府总管的心口,琵琶奴一口酒喷醒了此人,然后审问道:“你们是何人?为何要劫走里公子?”

    水府总管却一扭头,一双小眼睛‘色’‘迷’‘迷’的盯着阿青。

    阿青登时愤怒了,手里用劲,佩剑就刺入这人皮肤,水府总管就要反抗,温姑娘手指一拨琵琶弦,一道内力‘射’来,当即穿透了这人的肩膀,登时血溅船舱。

    水府总管惨叫了一声,阿青恫吓道:“赶快老实‘交’待,否则我砍下你的一条‘腿’!”

    温姑娘却道:“要砍就砍他的第三条‘腿’,然后直接送入皇宫做宦官!”

    水总管的脸‘色’异常难看,道:“且慢,你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?说出来吓死你们!”

    温姑娘冷声道:“好大的口气,我倒要听听你是多大的来头,难道比皇帝还大吗?”

    水总管就扯开了自己‘胸’口的衣服,‘露’出了一道水纹图案。

    温姑娘惊讶道:“你是宜昌水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水府的总管,五行督察使水长老的管家!害怕了吧!”水总管猖狂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