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迷梦
    在一个全封闭的陌生地方,有很多人都会产生恐惧感而失眠。。

    里恩对于这个封闭的小黑屋,也产生了恐惧,寒冷更使他瑟瑟发抖,就更不要提入睡了。看管他的韩禾苗也困的直打哈欠。

    虽然全身‘穴’道被封,嘴也不能说话,不过他的眼珠子还是可以动的,趁着这个‘女’乞丐来巡查,他忙用力转动眼珠,韩禾苗便解开了他的哑‘穴’,道:“有什么话赶快说,说完就闭嘴,我还去睡一会呢!”

    里恩忙道:“这位姑娘,我并不会武功,你不用封住我的‘穴’道!”

    “堂堂武林盟主,你不会武功谁信啊?”韩禾苗自然不信。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的真的不会武功,否则也就不会如此轻易被你们擒获,还有我想要方便!”

    韩禾苗直截了当的道:“忍着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真的想要方便,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派人监督我,还有我真的很冷,这里有没有酒取暖?”

    ‘女’乞丐眼珠子一转,道:“那好,你等着!”说着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很快一个小乞丐进来,嘴里嘟囔道:“你要方便?大的还是小的,大的就忍着,小的就在这里解决!”说着丢下了一只破陶瓷夜壶。

    里恩忙道:“多谢这位小兄弟,麻烦你解开我的‘穴’道!”

    小乞丐解开了他的‘穴’道,里恩方便了,就想要趁机逃脱,但这些一想成功的可能‘性’不大,这里的建筑布局自己根本不熟悉,还有这个小乞丐既然位列修悟派‘门’人,武功自然不会很差,或许那个看押自己的‘女’乞丐正在‘门’口守着呢!

    他只好罢,小乞丐拿了夜壶离开房间,韩禾苗迅速进来,手里多了一壶酒,道:“喝了它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,一觉醒来,你就能回去了!”

    里恩客气的说了声谢谢,然后将酒壶内的酒一饮而尽,登时感到天旋地转的,往‘床’上一趟,立刻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女’乞丐冷声道:“我们丐帮的黯然消魂酒绝非‘浪’得虚名,你就好好享用吧!”说着裹紧了棉袍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里恩在沉睡中,就感到被人推醒,睁眼一看,却是白天见到的那个灰衣人,立刻‘激’动了起来,灰衣人示意他不要出声,然后用低沉的声音道:“你不用惊慌,他们杀不了你的,还记得我教你的武功吗?”

    武功只有两招,都是简单的招式,里恩还没有忘记,就点头应了,询问道:“前辈快救我离开这里啊!”

    灰衣人摇头道:“即便我能带你离开这里,可你能平息修悟派的谋反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前辈肯出手相助,我一定能够平定修悟派的谋反!”里恩自信的道。

    灰衣人道:“年轻人,你太自信了,如果郑康没有充分的准备和十足的把握,怎会甘冒此等大险,将武林盟主拘禁?”

    里恩低下了头,询问道:“那前辈,我应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灰衣人道:“等下拉拉牯进来时,你借机将他打晕,然后换上他的衣服,你顺着秘道走,遇到什么人都不要出声,然后在秘道尽头按下牛头上的左角。”

    里恩忙用心记下了,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!”

    灰衣人继续道:“离开秘道并不是结束,而是开始,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疑‘惑’不解了,道:“我离开密道就马上去找三位长老,就不信修悟派的人还敢从三位长老手里硬抢不成?”

    灰衣人道:“修悟派的人没有什么不敢的,反正他们已经扣押了盟主,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里恩惊恐和惊讶了。

    灰衣人道:“你出了秘道就会见到丐帮的三位长老和郑康,你先当着他们的面称自己受老帮主指点,先亮出亢龙有悔,然后拿过打狗‘棒’,练出我教你的打狗‘棒’法,就任丐帮帮主!”

    里恩追问道:“可要是修悟派的人还是不同意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就用我教你的两招将郑康制服,如果打不过他,就先制服俩‘女’乞丐!”

    里恩心道:“以我现在还不到十级的武功,别说俩‘女’乞丐了,就是一个普通的丐帮弟子我也对付不了!”

    灰衣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,就安慰他道:“你尽管照我说的去做,先镇住修悟派这群人再说!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灰衣人转身离去,居然穿墙而过,消失不见,他忙去寻找,就看到先前这个小乞丐在用力推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仅被小乞丐推到在了‘床’上,还被对方打了两个清脆的耳光,情急之下,眼睛一睁,双颊生疼,果然是这个小乞丐在打自己。

    小乞丐见他睁开了眼睛,便收了手,呵斥道:“你睡觉也不老实,把被子都踢掉‘床’下了!”

    里恩更是惊讶,不知刚刚那个梦是真是假?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要冒险一试,就道:“实在抱歉,我又想要方便了,夜壶呢?”

    小乞丐厌恶的用脚踢来了夜壶,然后转过身去,道:“你撒‘尿’还要我帮你倒!”

    里恩一边方便一边攥紧了拳头,用了对付猛虎的力气朝着这个小乞丐的后脑勺重重砸下。

    小乞丐立刻往后仰倒,里恩忙扶住了他,然后放倒了‘床’上,就去剥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正剥了一半,小乞丐却迅速抓住了他的手腕,冷声道:“你脱我衣服做什么!想不到盟主还有这种嗜好!”

    里恩一脸窘迫,小乞丐用力握紧了手,握的他的手腕生疼,里恩的眼泪差点就流出来,但只听“嘭”一声,这个小乞丐再次晕倒在‘床’上,里恩大喜,忙试探了一下,见小乞丐没有反应,迅速剥掉了肮脏破旧的棉袍,狗皮帽子和破草鞋。

    为剥的只剩贴身内衣的小乞丐盖上了棉被,里恩换上了乞丐装,便拿着夜壶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韩禾苗迎面走来,捏着鼻子道:“赶快拿走!”

    里恩低头匆匆顺着秘道走去,但这里布局复杂,他很快就不知该往哪里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有一个穿着黑棉袄的老乞丐飞速往前奔去,他就跟在了这个乞丐后面,决定碰碰运气,不过头顶一个‘女’子冷声呵斥道:“拉拉牯,你拿着夜壶往哪里去呢?茅房在这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