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前来兑现
    .

    冬日的太湖也是寒风呼呼,幸好湖水尚未结冰。,: 。

    连日的乘船远行,众人都有些厌倦,于是将船靠岸边停了,从一个码头下去,俩小孩欢呼雀跃的奔下了船,时苍梧就道:“都说太湖的风景好,可到了冬天也没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宵辟野就道:“只要有好吃的就行,我们先去尝尝这里的饮食酒水。”

    里恩唤回了俩小孩,对二人道:“我们初到此地,人生地不熟,你们俩不要‘乱’跑,还有你们当着百姓的面不要称我盟主,唤我里公子即可,这里拐卖小孩的拍‘花’子也不少,你们俩就跟紧我们,不要跟丢了!”

    俩小孩都吓的不轻,阿青就道:“盟主这是要微服‘私’访吗?”

    他们召唤出了马车坐骑,各自搭乘了就往扬州城赶去。

    而洛阳盟主府‘门’口,过志恒跟铁炭头率护卫把守,修悟派的一群和尚骑着猛虎,手执盟主的欠条就要闯入,单凭他们这些护卫自然拦不住。

    楼上的谷无用见状,忙派詹开窖下去探明情况。

    高进跟了下来,来到‘门’口就询问道:“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,为何喧嚣?”

    过志恒忙汇报道:“这些和尚手执盟主的条子,要进来兑现赏赐,我见他们来势汹汹,不敢放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王岩峰就怒气冲冲的道:“我们有盟主亲手写的字条,赶快叫帐房为我们兑现!”说着举了字条。

    高进就道:“这位前辈可否把字条让在下一看?”

    王岩峰就将字条在他眼前迅速一晃,道:“你已经看过了,快让帐房先生出来兑现吧!”

    高进一脸无奈,就道:“诸位前辈请稍等,我这就去请帐房先生出来!”说罢匆匆往楼上返回,见到了正下楼的詹开窖,就道:“快带着你的仨兄弟将盟主府大‘门’把守好,千万不能让修悟派的和尚进来!”

    后院的余正华也听到了喧嚣声,便到前院来查看。

    高进将情况向三位佐使讲了,徐节就疑问道:“修真派的人说的可是真的,你有没有看清楚字条上的字?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让老夫去会会他们!”

    谷无用就叮嘱道:“右使且不可与修悟派的人起争执,有事我们商议过后再说!”

    自从薛神医搬到盟主府住后,高雄的病情逐渐好转,现在已经能够下‘床’行走了。

    见高雄下来,余正华忙退回了一楼客厅内观望。

    修悟派的人见到高雄前来,便停止了喧嚣。

    高雄忙向他们行礼,然后命岁寒四友让开路,请他们到客厅饮茶。

    王岩峰就道:“进去饮茶就不必了,我们是来领赏银的,请高右使抓紧兑现吧!”说着便呈上了里恩的手条。

    高雄接过后仔细一看,可以确认是里恩的字迹,上面还有盟主的印鉴,便询问道:“王兄见过盟主了?”

    王岩峰就道:“不错,盟主携夫人前往少林寺拜佛,我们闻讯就前来拜访,盟主称这次去少林走的急,没带银两,所以就写下了手条,让我们来找盟主府的帐房先生兑现。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原来如此,这事我要跟另外两位佐使商议过后才能决定,请问一下盟主他人呢?”

    王岩峰就道:“他们还在少林寺内游玩拜佛。”

    高雄再次请他们到客厅内饮茶等候,王岩峰就道:“不必了,我们在盟主府‘门’前等候即可,否则我们进去了,修真派那群老顽固还以为我们要谋反呢?”

    高雄疑问道:“修真派的前辈也来了?”

    王岩峰点头应了,然后一指大道对面,另外一群和尚正朝这里望来,为首的正是赵安邦跟赵瑞芳。

    高雄的脑袋立刻大了,当即转身回楼上去。

    盟主的班房内,听到高雄的所说,徐节就道:“先拖住这些人,赶快派人把盟主跟令媛找回来对质。一千两银子,盟主的出手可真大方,我们去哪里‘弄’银子打发这些人!”

    高进立刻带着索铜乘着马车火速向少林寺赶去。

    余正华也从后‘门’出了盟主府,骑着快马准备去少林寺,但路过码头时,就见到几张熟悉的面孔,就下了马,拦住了这几人。

    只见这几人皆是虎背熊腰,但衣衫破烂,一脸沮丧,见到有人拦路,立刻亮出了兵刃。

    不过一看拦路者,立刻收回了兵刃,为首的一个汉子用西北口音道:“这么巧,余公子找我们兄弟有事?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问道:“你们这是去哪里了,怎么还没有回甘肃去啊?”

    “没挣到钱,哪有脸回去啊?”为首这个汉子叹息道:“余公子还有活吗?”

    余正华摇了头,但忽然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你们跟我来,我请你们喝酒!”

    这些人应了,立刻跟着他来到了码头边上的一家酒肆内,包了一间雅阁,要了二斤高粱酒,几样菜蔬羊‘肉’。

    余正华询问道:“看来你们一个个衣衫破烂,垂头丧气的,是不是任务又失败了?”

    为首这个汉子道:“额仇永三自从出道以来还从未这么倒霉过,实不相瞒,我们兄弟一到中原,就一直在行刺一个人,不过从未成功。”

    余正华继续疑问道:“可我不是已经不再续任务了吗?”

    仇永三道:“你是不雇佣我们了,可有其他人雇佣我们继续行刺那个里恩!”

    “谁指使你们行刺盟主的?盟主现在怎么样了?”余正华追问道。

    仇永三咽下了嘴里的羊‘肉’,饮下一杯热酒,道:“雇主的名字我不能告诉你,我们不仅行刺失败,还被抓了,这个里恩却将我们放了!”

    余正华不相信的道:“居然还有此事?你们要杀她,他还会把你们放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然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跟你一起喝酒啊?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道:“那好,我现在继续雇佣你们,这里有一百两银子定金,事成之后付余款!”

    仇永三看着这张银票,咂着嘴道:“可我们兄弟一直没能完成任务,余公子这次的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对他附耳低语,仇永三听了立刻摇头道:“不行,这活我们从来没干过,也不是我们的业务范围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