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治疗心病
    既然是前来拜佛求佛祖保佑的,那就不能杀生。,: 。

    少林寺的晨钟打断了里恩向修真派前辈的请教,上官昂也哈欠不断的道:“已经五更天了,盟主抓紧回去休息吧,明日必定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!”

    里恩也是困的睁不开眼,就道:“我就在这里随便休息一会,等天亮后去拜访修悟派的前辈,否则他们就会对我心存芥蒂!”

    清早,高丽起‘床’洗漱罢,就对阿青道:“你去塔林后的石窟请盟主回来用早饭,然后我们一起去拜访修悟派的前辈!”

    阿青应了,就出了房间,仍在对镜施妆的范琦道:“我看姐姐就不要去拜访修悟派了,他们可不知你已经退出了修真派!”

    高丽思考了片刻,道:“妹妹说的有道理,那我们俩就在寺内游玩,塔林雪景可是嵩山一绝!”

    房外传来了敲‘门’声,涂总管站在‘门’外,恭恭敬敬的向开‘门’的高丽道:“盟主夫人早,盟主呢?”

    高丽就回答道:“盟主昨晚去拜会修真派的前辈还没有回来,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涂总管道:“我家老爷的事情不知盟主要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阿青去请盟主了,很快就能回来,你把柴员外带来,看盟主如何医治?”

    涂总管应了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范琦就疑问道:“盟主还会医术?”

    高丽披上了斗篷道:“他哪里会医术啊?否则就不会请薛神医搬到盟主府住了!”

    俩小孩也起了‘床’,先来向盟主夫人问了安,高丽就道:“你们俩就在寺内等候,不要离开,相公会去拜访修悟派的前辈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应了,就去找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。

    涂总管很快将柴进带来,这次开‘门’的是范琦,涂总管一脸疑‘惑’,高丽请他们进来等候,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的好姐妹范琦姑娘,她可是‘女’侠呢?”

    柴进一对眼睛盯着范琦,‘露’出了惊讶的神‘色’,情不自禁的走来,伸手就要去抓范琦的双手。

    范琦也被他的举动惊讶了,当即拔出了佩剑呵斥道:“你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涂总管见状忙按住了主人,柴进嘴里就念道:“碧莲,你是碧莲!”

    高丽对范琦道:“妹妹不用害怕,这位柴员外相思成疾,把你当他的故人了!”

    涂总管费力将柴进按在了椅子上,道:“最近老爷的疯病越来越严重了,发也越来越频繁了!”

    范琦收剑回鞘,道:“你家老爷有病就赶快治啊,还让他出来吓人!”

    涂总管一脸无奈,柴进嘴里仍碎碎念叨。

    阿青带着里恩赶了回来,见状,一拍脑‘门’道:“昨夜只顾向修真派前辈请教,倒把柴员外的事情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涂总管忙道:“盟主,你赶快救救我家老爷吧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带着柴员外跟我来!”

    高丽忙询问道:“相公你要将柴员外带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里恩回答道:“我带柴员外去见灵睿方丈,你们先用早饭,不用等我!”

    灵睿方丈没有给弟子讲早课,接见了他们。听了涂总管的叙述后,便道:“心病还需心‘药’医!老衲不问红尘事,只怕帮不了你们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方丈,晚生想请方丈断绝柴员外的凡心,如果想要皈依佛‘门’,也未尝不可,只要能医好柴员外的心病!”

    灵睿方丈回应道:“柴员外庄上距少林寺如此近,如果他想要皈依佛‘门’,早就上山出家了,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,老衲真的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里恩就解释道:“可柴员外痴‘迷’的‘女’子已经不在人世,如何找到解铃人啊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逝者已往生,生者当继续。找一个愿意舍身之人,根除柴员外的宿疾!”

    里恩忽然明白了,就对涂总管道:“听说陆松大夫的妹妹很仰慕柴大官人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涂总管点头应了,道:“陆姑娘是个热心肠人,总是为老爷送‘药’!”

    里恩对方丈道:“多谢方丈指点,晚生已经想出医治柴员外的办法了!”

    然后就带着涂总管跟柴进告辞,出了方丈,便道:“涂总管,你找一位画师按照柴员外的描述,将碧莲侠‘女’画下来,然后再派人去请陆凝霜姑娘来。”

    涂总管应了,就去找人。里恩对目光呆滞的柴进道:“现在这里就剩你我二人,你是否已经清醒了?不管你现在是否清醒,有些事情是躲避不了的,楚书生可找过你?”

    柴进傻傻的点头应了,里恩继续道:“你借给了他一笔银子,却没有替他保守秘密,反而将此事告诉了萧院长,萧让又告诉了他的朋友水长老,就这样楚书生带着水小姐‘私’奔之事暴‘露’,导致这对苦命鸳鸯死不瞑目!”

    柴进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会是这样的后果,楚中天也没说他借银子是要带水长老的孙‘女’‘私’奔用的!”

    里恩继续道:“这事不能完全怪你,趁着你现在清醒,我要告诉你,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,如果迈不过心里这道坎,就迈不过人生这道坎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迈不过去!有些人已经在我心里生根发芽。”柴进道。

    里恩道:“你先在寺内跟着众僧吃斋念佛,学习佛经,等陆姑娘来!”

    柴进就道:“你让陆姑娘来做什么,我不想吃‘药’!”

    里恩解释道:“陆姑娘不是来为你送‘药’的!”

    这时只听一声虎啸,柴进吓的缩成一团,身体瑟瑟发抖,嘴里道:“饶命啊!不要吃我!”

    里恩知道他的疯病又发了,忙去扶他。

    一群猛虎从墙头房顶跳下,为首的两人正是松林跟岩峰,另外还有三位骑着猛虎的‘女’子跟一个英俊的后生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动静,灵睿方丈匆忙出来,这群人立刻下来,一起向方丈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里恩怕‘抽’搐中的柴进咬住舌头,便一拳将其打晕,然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丈不理会这些弟子,对里恩道:“盟主,这些便是本‘门’的修真派弟子,老衲的话他们不会听的。”

    松林和尚就道:“盟主上山入寺来,也不派人通知我们一声,我们也好下山相迎,反倒显得我们修悟派的人不懂规矩,没有礼数!”

    这时慧易长老也下了早课赶来,对修悟派的众人道:“昨天盟主在寺外遇袭,你们一定有所耳闻,现在盟主已经到来,你们就应该前来拜见!”

    里恩就解释道:“我本要去拜访诸位前辈,只因柴员外病情加重,耽搁了!”

    松林就质问道:“那盟主是来救治柴官人的和尚来拜访我们修悟派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