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夜拜修真
    很多人都认为江湖草莽不在乎礼数,其实不然,他们比文人雅士更注重礼数。

    里恩失忆之前读过很多书,几乎是各种各样的书都读,书的内容可能会忘,但形成的习惯却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他在少林寺外遇到天煞盟的再次袭击,幸好被灵空大师相救,令众人意外的是他却放走了这些要取他首级的杀手。

    刚拜过佛,里恩就连夜拜访修真派前辈。

    后院石窟中,他见到了修真派的几位前辈。

    高丽就介绍道:“赵安邦,赵瑞芳两位前辈是我们修真派的元老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胖一瘦俩僧人,瘦高的叫平继宗,矮胖的僧人名唤上官昂,都是修真派的高手。高丽继续介绍道:“平前辈最擅长布置和破解机关,上官前辈对佛经中的上乘武功很有研究。”

    范琦对高丽眨了眼,低声道:“恭喜姐姐觅的如意郎君,里公子温文尔雅,如此年轻就登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,你们俩真可谓是神仙眷侣,慕煞旁人啊!”

    高丽含笑道:“他就是一个书呆子,朱公子呢?”

    这时从侧室走来一位稍胖的白衣公子,生的浓眉大眼,一脸福相,先向修真派的两位元老行礼问好,又向胖瘦两位高手点头示意,最后对里恩施了一礼,用温和的声音道:“在下朱子温拜见盟主及盟主夫人!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如果朱公子不在这里,范琦妹妹肯定也不会在这里!”

    赵安邦就道:“盟主能够深夜来访,我们修真派实在荣幸之至,不过我已经跟其他几位元老商议过了,高小姐已经贵为盟主夫人,所以不能继续我们修真派的代表了,改由范琦姑娘代替,希望盟主跟高小姐能够了解。”

    高丽听后有些伤神,里恩便道:“前辈这样决定也是为了内人考虑,晚生初入江湖,对贵派了解不多,特向几位前辈请教,望不吝赐教!”

    赵元老便道:“既然盟主有心请教,那老夫也愿详细阐述!”

    高丽没心情听修真派的来源,就拉了范琦一起到塔林游玩。

    朱子温就叮嘱道:“你们俩不要走远,一定要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高丽应了,道:“你就放心吧,灵空大师也在塔林里等候我们呢,我一定会将范琦妹妹完整无缺的还给你!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石窟,来到了塔林中,灵空大师从塔顶飘落,上前询问道:“盟主呢?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我相公他在向修真派的前辈请教呢,我跟范琦俩趁机出来夜游,还望大师向导,听说塔林夜月是嵩山一绝,现如今又有白雪覆盖,风景更是无双!”

    灵空大师就引着她二人夜游塔林,在一弯素净的月牙下,一座座宝塔覆盖着白雪,泛出了白‘色’的光亮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了风声和狼叫声,范琦裹紧了披风,高丽身着狼皮背心,道:“相公本来要向你们封赏,可盟主府实在拿不出封赏的钱物,只好罢,希望妹妹不要介意!”

    范琦就道:“我无所谓,反正我也不差这点钱!”

    在狼嚎声中还夹杂着虎啸声,灵空大师立刻警惕了起来,只听一阵细微的脚踏积雪声,一只巨大的白虎驮着一个胖和尚朝这里悄悄‘逼’近。

    俩‘女’子忙也警惕了起来,灵空大师单掌竖与‘胸’前,嘴里念道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岩峰你来塔林做什么?”

    旁和尚从白虎背上跳下,也单掌树在‘胸’前,低头施礼道:“弟子拜见灵空祖师叔,以及盟主夫人,祖师叔不也在塔林里吗?弟子闻声前来查看!”

    灵空冷声道:“松林,既然来了,为何还不肯现身!”

    俩‘女’子一脸疑‘惑’,他们背后又走出一个和尚,向灵空跟高丽施礼,这个和尚就是阳关内向里恩质疑的张松林。他跟胖和尚王岩峰为修悟派的元老,也是少林弟子。

    高丽若不是身兼高雄的‘女’儿跟盟主夫人这双重角‘色’,也会跟范琦一样被这二人无视。

    灵空大师就向这俩弟子质问道:“你们二人的目的老衲最清楚不过,盟主就在石窟内拜访修真派的弟子,盟主绝对不是轻视你们修悟派,而是你们躲在嵩山之巅,盟主一个文弱书生,没有坐骑,想要拜访你们也很困难!”

    松林质疑道:“我们修悟派才不介意盟主先拜访那派呢?可盟主为何要深夜拜访,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高丽当即坦言道:“绝对没有,本来我们只是来少林寺拜佛,没打算拜访两派前辈的,盟主还不是怕你们耿耿于怀,他不顾白天在寺外遇袭,舍弃了休息时间连夜拜访,按江湖规矩,盟主驾临,你们应该来拜见盟主的!”

    王岩峰听后就道:“高小姐身为修真派代表,自然向着你们派说话,反对我们修悟派的所所为了!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我只是就事论事,还有我已经退出修真派了,现在修真派的代表是这位范琦姑娘!”

    灵空大师就对这俩修悟派的弟子道:“你们俩就先回去,盟主明天一定会去拜访你们的,这个后生虽然初入江湖,武功不高,但是位懂礼数,知规矩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松林便道:“那弟子就恭候盟主大驾了,不妨碍祖师叔带两位姑娘夜游了!”

    这俩和尚就拱手告辞,翻身骑上坐骑,向山顶赶去。

    经过这二人的叨扰,俩‘女’子游玩的兴趣全无,高丽就道:“我困了,妹妹,咱们还是回去休息吧,看样子相公不到天亮是不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范琦也应了,高丽就对灵空大师道:“灵空大师,你先回去休息吧!我们明日再见。”

    石窟内,赵安邦向里恩详细介绍了修真派的主张,不足之处便由赵瑞芳增补。

    平继宗也道:“我们修真派主张守规矩,不张扬,在自己的‘门’派内苦修武学,讲究纯粹的本‘门’武功,只有专攻,才能‘精’熟!”

    上官昂也道:“少林武功,博大‘精’深,足以让我们研习一生,哪有时间再去研习旁‘门’左道!”

    朱子温也道:“江湖规矩既然已立,我们江湖中人就应该遵守,断不能为了谋求更高的武学造诣而投机取巧不择手段!”

    他们解说了一夜修真派的主张,其中不乏贬对修悟派的时弊,里恩已经明白,要想消除两派的争端,必须先从修真派着手,只要‘弄’明白了两派的争端根源,处理起来就不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