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再生节枝
    古宅深深锁清秋,也会滋生晦气。

    阿青带着里恩前往柴员外的房间,窗棂上显出了一位长发‘女’子的身影,正在翩翩起舞,一边歌舞一边‘吟’唱,歌词极为幽怨。

    里恩就让阿青接着唱下去,并且低声说了歌词:一朝相逢生相思,‘春’还去,秋又来,无情风雪,君可知奴心意。

    阿青熟记了歌词,斗胆‘吟’唱了出来,房间内的歌舞身影登时停歇,房‘门’打开,柴员外披头散发的站在‘门’口,大声询问道:“碧莲,可是你?”

    涂总管带着两名小厮赶了过来,一把按住了里恩,并且拦住了阿青。

    柴员外就朝阿青扑来,两名小厮忙上去阻拦。

    阿青吓的‘花’容失‘色’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柴员外被小厮拖入了房间内,涂总管质问道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为何要搔饶我家老爷?”

    里恩昂首道:“心病还需心‘药’医,想要医好你家老爷的疯病,必须要听我的安排!”

    涂总管一把将里恩揪起,质问道:“你个‘毛’娃娃,怎知我家老爷得的是心病?”

    阿青忙阻止道:“涂总管,里公子是武林盟主!”

    涂总管道:“朝廷都不会为难我们,我还怕你们武林中人么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没有恶意,只是看透柴员外的病症,想要医好他!”

    这时俩小厮从房间出来禀报:“老爷的疯病更厉害了,现在正用脑袋撞墙呢?小的只好将老爷打晕了!”

    涂总管放下了里恩,询问道:“你是郎中?”

    里恩摇了头,道:“晚生虽不是郎中,但柴员外得的也不是普通病!”

    涂总管将信将疑请阿青跟里恩二人进入了柴员外的房间,然后道:“如果你能医好我家老爷的疯病,你提什么要求我们都能答应!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既然员外已经昏睡,那就请老总管讲讲你家老爷为何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涂总管请里恩跟阿青二人坐下,命小厮送上热茶,然后打开了话匣子,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柴员外本名柴进,江湖人称“小旋风”,江湖世家,为人仗义疏财,喜欢结‘交’江湖豪侠,另外他的家世特殊,受朝廷保护,占着嵩山的许多山头。

    柴进年轻时也在嵩阳书院读过书,之后还留在书院过先生,不过从未参加过科考。他年轻时遇到过一位峨嵋派的‘女’侠。

    里恩‘插’嘴道:“这位‘女’侠名唤碧莲!”

    涂总管惊讶了,继续道:“不错,可惜落‘花’有情,流水无意。碧莲侠‘女’被朝廷大军追击,死于嘉陵江内,老爷郁闷成疾。处于某些特殊原因,还不能为意中人报仇。为了治疗心病,老爷向薛神医求治过,还前往少林寺向灵睿方丈跟武当派的张清心掌‘门’请求出家,不过被两位前辈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阿青就询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柴员外终身未娶,时间是治疗一切疾病的良‘药’,但只能治标,不能除根!”涂总管道。

    里恩就询问道:“那柴员外最近有没有去嵩阳书院教书,书院的学生有没有身亡的?”

    涂总管离开站了起来,道:“你怎知柴员外又去书院任教,书院的学生有身亡的?”

    里恩自信的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死亡的那个学生姓楚,湖北宜昌一带人氏。”

    涂总管惊讶的坐下,道:“盟主料事如神,这个姓楚的书生跟水长老是同乡,不过今年会试前溺水身亡。”然后压低了声音道:“之后就听说水长老的孙‘女’也病死了。”

    阿青有些疑‘惑’,里恩站了起来,‘激’动的道:“他们俩根本就是不是溺水和病死的,而是被水长老一家‘逼’死的。”

    涂总管和阿青惊讶了,忙示意他低声,如果传到水长老耳中,势必会引起对方的寻仇。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要前往少林寺拜佛,让你家老爷与我同往,我会治好你家老爷的疯病!”

    涂总管格外惊讶,里恩走到了昏睡在‘床’上的柴进,道:“想必是你向水长老告的密,否则楚书生跟水小姐就不会枉死。”

    在回房间的路上,阿青就询问道:“里公子,你怎知道柴员外的这么多秘密的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在前往峨眉山途中被水长老抓去为他孙‘女’招魂,还遇到了水小姐,不想那日一别,竟成永别!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高丽没有睡,正在等他回来,见状,便对阿青道:“我想过了,让相公收你妾!”

    里恩跟阿青二人疑‘惑’不解,高丽解释道:“纸包不住火,我不想失去相公,也不想失去你这个好姐妹,这样就两全其美!”

    二人忙争相解释彼此是清白的,高丽不愿听,阿青就对里恩道:“请公子去跟两位前辈或者俩小孩挤一夜,我要陪小姐!”

    高丽忙道:“阿青,不用了,我不怪你!”

    里恩应了,离开房间,来到宵辟野跟时苍梧的房间,两人正在围着火炉饮酒,要请他一起饮酒,他道:“我不好饮酒!”

    两人毫无睡意,一直在饮酒,里恩就去找俩小孩,俩小孩睡在被窝里仍在聊天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一个小厮请众人到餐房用早饭,熬的骨头汤加烙饼,顶饥又暖和。

    涂总管让俩小厮抬着捆成粽子的柴员外,跟着他们离开大宅。

    众人朝嵩阳走去,书院内读书声朗朗,里恩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宵辟野就去找这里的先生萧让,然后送上了索林的礼物。

    里恩向这个飘逸的先生点头致意,萧烟略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萧让见到了涂总管,便询问道:“柴员外的疯病又发了?”

    涂总管点头应了,道:“这位里恩公子是新任的武林盟主,他有办法治好我家老爷的疯病。”

    萧让回应道:“诸位请稍等片刻。”然后命一个学生去请陆姑娘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一位秀丽的柔弱‘女’子匆匆赶来,掀开了轿子的‘门’帘,看到了疯疯癫癫的柴进,眼泪登时落下,众人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萧让解释道:“这位是柴员外治疗大夫的妹妹陆凝霜姑娘,她对柴员外暗生情愫,却不能表达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珍惜眼前人,莫待失去苦。”

    涂总管就介绍道:“里盟主对我家老爷的病症看的很透彻,所以我带老爷跟着里公子前往少林寺医治。”

    里恩继续道:“如果陆姑娘是真心喜欢柴员外的,就请跟我们一道前往少林寺,这样有助余柴员外恢复!”

    陆凝霜听后,立刻询问道:“里公子说的可是真的?奴家这就回去收拾行囊。”

    萧烟立刻道:“只怕尊兄不会同意你去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