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深宅大院
    出家人修身养‘性’,不惧寒暑,不为名利,普通人做不到。

    里恩遇到了一个用树枝在雪地中书写的少‘女’,勒住了马车,跳下去向这位‘女’子询问道:“姑娘为何用树枝写字啊?”

    骑着仙鹿的时苍梧跟了上来,向这位少‘女’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我们新任的武林盟主,这位是嵩山的索林姑娘!”

    索林向二人施了一礼,然后道:“奴家家贫,故用树枝笔,大地当纸!”

    时苍梧继续介绍道:“这位索林姑娘虽然出身贫寒,但品行高洁,自幼拜隐士萧让为师求学。我们前往少林寺途中会遇到这位萧隐士的!”

    里恩忙向这个少‘女’投来了敬佩的目光,然后就要取出银子布施。

    索琳当即拒绝了,然后道:“既然盟主要前往少林寺,奴家有件礼物肯请盟主带给家师!”

    里恩应了,索琳很快奔入了旁边一间茅草屋内。

    时苍梧对里恩道:“索姑娘虽然出身贫寒,但不愿受人恩惠。再过一段时间,就要加入少林派了!”

    “少林寺不都是和尚吗?”里恩疑问道。

    时苍梧就解释道:“少林寺都是和尚,但少林派有男有‘女’,而且可以食荤腥,能嫁娶,就跟普通‘门’派一样!”

    索林很快出来,将一只包袱‘交’给了里恩,道:“这里面是我给萧先生准备的礼物,还有一封亲笔信,麻烦里公子了!”

    众人告辞,驾着马车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宵辟野骑着云雕在前探路,时苍梧骑着仙鹿在后面护卫,里恩跟阿青轮流驱赶马车,俩小孩跟高丽坐在马车内。

    这次前往少林寺拜佛,他们轻装简行,没有太多护卫随行,非常低调!

    马车行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中,总是打滑,里恩跟阿青一起驾车,两人的手总是不经意的抓住了一起。

    马车过了山道,行使在了石板路上,速度快多了,他们听到了钟声。

    里恩大喜道:“钟声,少林寺不远了!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撑乘普通马车来过嵩山,先前都是乘特殊坐骑,速度快,而且沿途的风景也看不清楚!

    阿青就解释道:“这里是嵩阳书院,距少林寺还远着呢!”

    高丽让二人停住马车,走了下来,道:“我们走路去拜见萧让隐士。”

    宵辟野也驾着云雕返回,道:“前面就是书院了,我们可以在那里借宿。”

    顺着石板道,下了台阶,来到了一座大宅前,里恩就疑问道:“好大的宅院,谁会居住在这里呢?”

    高丽先前来过这里,就道:“等下见到主人你就会知道了!他可是你的榜样呢!”

    两扇朱‘门’已经红漆斑驳,但从七十二只‘门’钉跟两只椒图‘门’首可以看出此宅也曾叱咤风云过。

    宵辟野上前扣动‘门’环,两个小厮开了‘门’,道:“宵侠士!”

    因为宵辟野已经打点过,跟主人提了借宿之事,便点头应了,他们顺利进入,来到正殿前,正在等候主人出来,里恩对主人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不过伴随着呼喊声,一个蓬头散发的男子朝他们冲了过来,手里用一根‘棒’槌向他们故挥舞道:“你是鬼,你是鬼,不要来缠我!”

    里恩大惊,因为这个疯子双眼盯着自己,而且眼神里充满了恐惧,“难道这个疯子见过自己,或者是认错人了?”

    两个小厮追来,将这个疯子按住,一个胖管家赶了过来,气喘吁吁的命小厮将老爷拉回去服‘药’,然后对来客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宵辟野忙解释道:“这位就是我们的武林盟主里恩里公子。涂管家,柴员外怎么了?”

    管家将众人让进了客厅落座,下人送上了火盆跟热茶,然后道:“我家主人最近有些心神不宁,还总是失眠多梦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询问道:“刚刚那位就是你家主人啊?他是不是见过晚生,或者是别的书生?”

    涂管家点头道:“这附近就是嵩阳书院,里面的书生不计其数,盟主跟这些书生很像,夏季时有一个书生回乡探亲时溺水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里恩听着有些耳熟,但记不清在哪里听过了。

    涂管家对他道:“盟主真是年轻有为啊!我家老爷年轻时也跟盟主一样,而且文武双全,可惜生不逢时,出身不好,不能为官。”

    里恩想要追问但被妻子阻止。

    涂管家继续道:“老朽有个侄子就在盟主府当值,名字叫涂山侧。”

    里恩忙点头道:“是有此人,不过我们这次来嵩山他没有让我们稍话也没有稍东西过来!”

    涂管家道:“这里距洛阳不远,没有必要麻烦盟主的。老夫已经命灶房准备酒饭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用过饭菜后,便进入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恍惚中,里恩听到有个‘女’子在房间外低声‘吟’唱,以为是阿青,就让妻子在房中等候,他开了窗,却不见人。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你不会以为是阿青在歌唱吧?”

    房‘门’敲响,阿青走了进来,道:“你们有没有听到‘女’子的低唱声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立刻对她道:“我知道怎么回事了,你带我去见柴员外!”

    高丽立刻下‘床’来阻止二人,然后质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一起的?”

    阿青挣脱了里恩的手道:“请公子自重,等回到了盟主府,我就立刻出嫁!”

    高丽便道:“相公,你是不是对阿青无礼了?我跟阿青一直情同姐妹,你不能这样做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并没有对阿青姑娘做什么,想要解开柴员外发疯之谜,必须由阿青协助,娘子,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!”

    高丽冷笑一声道:“那我就再相信你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里恩抓住了阿青的手迅速离开了房间,然后对阿青低声道:“你必须要配合我,还有用纱巾将你的脸遮住。”

    阿青非常不情愿,里恩道:“你们之前来过这里,而且不止一次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嵩阳书院天下闻名,我们自小就是在这里上的‘私’塾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那你一定知道柴员外的房间,快带我去!”他的语气近似乎命令,他隐隐感觉到柴员外发疯的背后隐藏着一件谜案。

    阿青带着里恩走过前院,来到后面的厢房,指了一间亮灯的房间,道:“就是这里,歌声就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!”

    两人仔细听了歌声,歌词道:蝴蝶双飞‘花’盛开,郎才‘女’貌天做媒。

    里恩低声道:“阿青,你接着唱!”

    阿青就询问道:“我唱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