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十章 解决办法
    向智者请教,是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。

    里恩想要去拜访修真和修悟两派的高手,但三位盟主佐使拒绝为其提供资金支持,这令他格外郁闷。自己特聘的两位高手酬劳自己可以想办法解决,可安抚两派高手属于公事,况且也不是凭空犒赏,三位佐使却不支持了,他很想不通!

    入冬后的洛阳,虽然没有下雪,但天气寒冷,所以卖鸭血汤的生意很红火,里恩本想带着妻子出来散散心,岁寒四友却跟了来,而且声称是来保护他们的。

    虽然对三位佐使很不满,但里恩对这四位朋友还是很敬佩,用过鸭血汤后,他们就进了城内,顺着南北大街走去,只见街道两旁有很多摆摊的。这些摊位跟普通摊位不同,都悬挂着巨大而又新颖的招牌,令人忍不住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里恩随便看了一个写着“材料出售”的摊位,发现商品竟是自己在盟主府仓库里看到的棉布和铸铁,还有黄褐‘色’的松脂,向摊主一打听才知,这些材料可以在野外得到,材料的等级越高,价格就越贵,做出来的东西就越好。

    詹开窖就向他解释道:“我们这些等级不高的人平常就喜欢去野外杀野兽获取材料,自己粗糙加工后卖给需要的人来换钱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询问道:“那这样来钱快吗?”

    詹开窖摇了头道:“人在江湖,到处都需要‘花’钱,我们累死累活挣的也只够日常‘花’销,想要多赚点钱购买武器装备,就只有押镖,而护卫你前往峨眉就是我们兄弟接的押镖任务。”

    高丽便对丈夫道:“里郎,你现在开始为钱财而苦恼了,三位佐使都不在乎,你又何必庸人自扰之呢?等两派高手前来,你只需好言安抚即可!”

    金胜寒就道:“盟主夫人的这话骗我们这些等级的人尚可,修真修悟两派的高手可不吃这套,他们一旦闹起事来,整个江湖都会地动山摇。”

    里恩非常苦恼,便赋诗一首:“横空来祸福所依,忽挑重任应悲喜。本‘欲’一展鸿图志,可惜北风冻大地。”

    高丽听后,心里也不是滋味,就对丈夫道:“洛阳城的百晓生前辈见多识广,通晓百事,我们去向他请教如何?”

    里恩应了,便带众人一直往北,向旧皇宫走去。

    这皇宫是大唐武则天时所重建,过了几百年,没有人入住,已经破败不堪,在寒风中显得格外萧杀,如同一个被世人遗忘的老者。

    皇宫旁的偏殿里,住着一位一百二十多岁的老者,里恩先前还被他救过一命,向宫‘门’口的守卫禀报了来意,便被准许入内,两人虽然是第二次见面,但已经如同故识。

    百晓生裹着厚棉袄,围着火炉取暖,里恩携夫人向他稽首行礼,然后也围着火炉而坐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遇到什么麻烦了?说说看,或许老家伙能帮上你!”这声音细微却又清晰。

    里恩忙点头道:“前辈料事如神,晚生就开‘门’见山了,修真和修悟两派在阳关外杀退了来敌,晚生承诺要亲自去犒赏他们,可盟主府中却无钱可赏!”

    老头子用铁筷子拨‘弄’着火盆里的炭块,道:“听说你将薛郎中‘弄’到盟主府去住了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继续询问道:“前辈可否为晚生指条明路?”

    老头子随口道:“请你的岳父跟谷无用帮忙啊!他们再没钱,封赏的钱还是有的!”

    高丽立刻道:“现在盟主府中是真的没有余钱了,我们已经查看过府库了!”

    百晓生就道:“高小姐现在可以回去向令尊‘私’下询问,或许他们还能挤出一些钱财来的!”

    高丽有些不相信,老头子点名道:“有些事情当着姑爷跟外人的面是不方便讲的,里公子留下陪老家伙饮酒,高小姐回去试试看!”

    里恩也对妻子道:“前辈说的不无道理,还麻烦娘子去试下,如果实在是没有,也就罢了!”

    高丽只好告辞离开,‘门’口等候的岁寒四友立刻围了上来询问情况,她并不回答,只是命他四人继续留下等候盟主,她自己召出‘花’车,径直往盟主府返回。

    里恩就对百晓生道:“前辈是不是有些话不方便当着我娘子讲?”

    老头子放下了铁筷子,道:“孺子可教,公子贵为武林盟主,犒赏有功之士,属于公事公办,如果官家没钱,难道就不打仗了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称是,“真正的商人可以做无本的买卖,还可以借‘鸡’生蛋。”

    “无本买卖,借‘鸡’生蛋?”里恩仍不明白,便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“把封赏打成白条,让官家来兑现!”

    里恩豁然开朗,道:“晚生明白了,多谢前辈指点‘迷’津,我先把封赏的条子送出,让他们到盟主府去领赏!”

    百晓生继续道:“只怕盟主现在连洛阳城都出不了,就更不要提前往九大‘门’派。”

    里恩忙点头附合,询问道:“还往前辈继续指点!”

    百晓生用铁筷子在身前的地上颤巍巍的画了一张粗糙的人像,仔细看了,却是一个道士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修真道长?前辈是要我去向城内的修真道长请教?”里恩疑问道。

    老头子点了头,道:“有些话老家伙也不方便对你讲,他应该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里恩就要起身告辞,百晓生却端起了烫热的黄酒请他饮用,一杯热酒下肚,整个身子都暖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百晓生用木炭涂‘花’了画像,道:“天黑之后再去拜访,你对老家伙多讲讲外面的事情!”

    里恩就留下一边饮着黄酒一边讲着最近发生的事情,直到天黑,高小姐返回,看到岁寒四友在‘门’口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进入偏殿房间里,里恩已经双颊通红,舌头也不伸直了,高丽便向百晓生拜别,扶起丈夫出了宫殿。

    詹开窖就诉苦道:“盟主在里面饮酒取暖,可把我们兄弟留在‘门’外,冻得够惨!”

    高丽召唤出了‘花’车,扶丈夫坐好,道:“你们不是号称岁寒四友吗?这点冷都忍受不了?”

    里恩醉醺醺的道:“去后‘腿’倒汤那里!”

    高丽没听懂,便径直回了盟主府,将披风还给了铁炭头,岁寒四友将烂醉如泥的里恩抬回了房间里,阿青忙捏着鼻子进来,道:“小姐,你们喝了多少酒啊,盟主怎么醉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一滴酒都没喝,都是百晓生请他喝的,这个喝法不要说长命百岁了,只怕会很快就去见阎罗王!”高丽不满的道:“你服‘侍’相公入睡,我要去泡热汤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