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抓狂
    某些虚职就是当你离开当权的机构或地方后,别人都会忘记你的职务,只有名字才属于你。,: 。

    里恩决心要离开盟主府去九大‘门’派拜访修真和修悟两派高手,三位佐使都想要阻止,却无法阻止,这毕竟也是徐节当初答应过的。

    高雄叫来了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,当着众人的面道:“盟主想让两位护卫,先前我跟两位佐使都不同意,不知你们二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里恩就朝着二人望去,‘露’出了恳求的眼神。

    宵辟野道:“我倒是很乐意跟盟主一起前往九大‘门’派,不过只怕在下的武功太差,保护不了盟主!”

    里恩想要说话,但高雄向时苍梧望去,征询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时苍梧捋着胡须道:“老夫没什么意见,不过我要知道要去多久,报酬如何?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我们拿不出太多的银钱,只怕会令时前辈希望!”

    里恩却道:“他们二人的酬劳无需盟主府来出,由我自己来付!”

    徐节听后就冷笑一声,疑问道:“里公子很有钱啊!”

    高雄也追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变得有钱的?你的钱财都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里恩没有回答,高丽就道:“爹爹,两位前辈,你们就不要再问了,我相信相公不会信口雌黄的。”

    徐节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再多管,希望盟主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谷先生向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望去,道:“盟主跟高小姐的安全就托付两位了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会跟两位前辈谈好酬劳的,不过我此行是去九大‘门’派慰问修真和修悟两派高手的,所以我不能空着手去,所以需要钱财和慰问品!”

    高雄立刻道:“现在盟主府没钱,盟主不信可以去账房那里查账!”

    里恩当然不信,就让穆行带他去了管账的先生房间,账房先生拿出了盟主府的帐薄,并且打开了库房。

    库房内只有少量的棉布跟铸铁,以及一些褐‘色’的腊状物,穆行就解释道:“这些是打造配饰用的松脂,都是些用处不大的东西,不过也可以卖掉换钱!”

    里恩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,对帐薄上的数字更是眼‘花’,就让妻子代替自己查账。

    高丽随手翻看了几页,就丢下了帐薄,道:“我爹爹不会骗你的,就快年底了,不如我们等各个山头的岁贡收上来后再去拜访两派的前辈吧?”

    里恩就快要抓狂了,快步出了账房,下了楼,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跟了下来,安慰他道:“盟主其实就跟皇帝一样,有的皇帝富,有的皇帝穷,还有的皇帝没钱也要奢侈,最终惹得天怒人怨,‘性’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高丽想要去追丈夫,高雄拦住了她道:“他还是太年轻,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,就自以为熟知一切,就想用自己的雕虫小技来平定江湖!”

    谷先生也道:“处理修真修悟两派的争执急不得,我们现在所能做的,也只能静观其变,生怕着两派的任找上‘门’来,盟主却自己上‘门’去找!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盟主想去,就让他去吧,只是你的身份特殊,就不要跟着掺合了!”

    盟主府所有的人都向楼前怒吼的里恩望来。

    余正华带着岁寒四友走了过来,‘欲’言又止。詹开窖对里恩道:“三位佐使也是为了盟主的安全着想,如果盟主真想要赏赐着两派的高手,大可不必亲自前往,只需下道命令,两派的高手自然就会前来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可问题是他们来了,我也无钱可以赏赐他们!”

    时苍梧就道:“其实盟主不必为封赏的事情烦恼,在江湖中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钱财解决的!阳关一战,盟主不就没用一分一毫变让两派高手出关助战嘛!”

    宵辟野道:“可那是欠下的帐,现在到还账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里恩心里很烦,便道:“我想独自静静,你们不用管我!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道:“那贤弟可以上到楼顶去,那里没人打扰!”

    望着三层十多丈高的楼顶,里恩摇了头,高丽走了下来,驱散众人,对丈夫道:“我陪你去城外走走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离开盟主府嘛?”里恩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由我陪伴,他们不会阻拦你的,不过需要有人在周围保护我们。”高丽召出了‘花’车,阿青取来了斗篷为里恩披上。

    里恩道:“不用乘车了,我们徒步走走吧!另外我们低调一些,不用劳烦护卫跟随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‘门’前,取过了黑脸守卫的披风道:“铁炭头,借你的披风一用,回来就还你!”

    二人走出了盟主府的大‘门’,顺着护城河走去。

    里恩一边走一边发牢‘骚’道:“这盟主做的可真没用,有权的无能,有能力的不被起用,完全不似圣上,一道圣旨,强过多少权臣!”

    高丽就劝他道:“可少年皇帝呢?老盟主死后,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,如果盟主好做,根本就轮不到你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还要拉我来竟选盟主呢?”里恩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自己嫁给一个籍籍无名的书生,你当上了盟主,即便坐的不长久,至少我也曾经是盟主夫人。”高丽望着一池死水,不过水面上却还有野鸭在游‘荡’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时分,夫‘妇’二人逛到了东城‘门’,见到了一家卖鸭血汤的饭铺,就进入用饭。

    岁寒四友也跟了进来,坐到他们的桌子旁,查天阔道:“盟主夫人请客,我们兄弟四人一定要赏光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不是不让你们跟出来吗?外面多冷啊!”

    薛涛便道:“可盟主不,里公子不还是出来了?说实话,我们也不愿在盟主府当差,那里不自由!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想要自由,等级又不高,那就只有受穷,不仅受穷,还要受罪受欺负!”

    詹开窖立刻争辩道:“我们兄弟几个一起,同甘共苦,有兄弟在,别的都无所谓了!”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可你们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吗?不成家,不立业吗?”

    詹开窖道:“我是出家人,已经看破世俗红尘,普通人的俗人才会成家立业,一辈子忙忙碌碌,成功了倒也值得,但成功的又有几个?大多数不还是被妻儿老小所牵绊,累死累活,却一事无成!”

    高丽听后就不高兴的道:“那是你们没本事,也没雄心壮志,就还拿阳关一战来讲,战死的都是些等级低武功差的,好东西跟大量的经验都被高手拿去,所以强者更强,不堪一击的只能成为别人成功路上的垫脚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