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我要离开
    有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世并不是一件好事。。: 。

    里恩正跟清幽寺来的小和尚常亮一起用饭,高丽走了进来,他忙介绍道:“我已经跟高小姐成亲了,就是高小姐救的我!”

    高丽向常亮略施一礼,然后对丈夫附耳道:“把方丈给你的信拿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这信里只是说了我失忆前的事情,并没什么稀奇的!以后我可以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高丽撒娇道:“那谁知你在失忆前有没有成家,或者已经有了婚约。”

    里恩忙取出书信,道:“绝对没有,谁能看上我一个穷书生啊!”

    高丽接过信,打开,仔细读了,道:“想不到你还真的做过和尚啊?”

    常亮就道:“做和尚并不丢人,做乞丐才丢人,特别是一直做乞丐的人!”

    高丽听后就道:“你这是在歧视丐帮弟子吗?小心被他们听到找你麻烦!”

    里恩解释道:“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生活来源,又找不到事做,就只有两条活路可走,一是出家,二是乞讨,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争辩道:“还有一条路可以选。”

    常亮就询问道:“什么路啊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净身进宫,运气好还会发达!”高丽不怀好意的道。

    里恩忙阻止妻子胡说八道:“常亮还是小孩子,况且进宫做宦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我在京城赶考时听看宫‘门’的小公公说过,做宦官也需要有人的。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你跟故人叙旧了,看来你已经记起以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高雄从‘女’儿手里拿到了书信,与另外两位佐使一起读了,道:“看来老方丈并没有在信里道明里恩的亲生父母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谷先生道:“如此说来里恩跟他这位结义大哥还是仇人,老盟主派人暗杀了新盟主的父亲,新盟主却还要为老盟主立祠堂拜祭。”

    里恩跟常亮二人谈了一整天都没有聊够,晚上还要同‘床’共眠,继续聊天,高丽非常不满,阿青揪着他的耳朵将其带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烫脚上‘床’后,里恩就对妻子道:“你以后不要再让阿青揪我的耳朵了,而且还当着客人的面,我毕竟也是武林盟主啊!”

    高丽就抱住了他的脖子道:“可你也是我夫君,我也很想知道你以前的事情,还有我记得咱们一起去拜会武当修真道长时,我问过你会不会有跟李东野一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里恩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寄人篱下,事事,时时,处处都受到长辈的压制,心里很郁闷的感觉!”高丽道。

    里恩一本正经的道:“当然有这种感觉!”

    见妻子听了不高兴,就继续道:“不过这种压抑并非令尊所致,而是这座盟主府所带来的,这里就如同监牢,我就如同被监禁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皇帝也是被监禁在皇宫内,在自由和权力之间,必须有所舍弃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那我情愿舍弃这并不存在的也没有什么用的权力,我这个盟主只不过是幕前的傀儡,而且还是累的要死的傀儡!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那等我们有了孩子,你就辞掉盟主,我们回江城生活!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可我又不想一无所成,至少要先将江湖中的事务处理好,我最大的挑战和能力就是处理好修真,修悟两派的纷争!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你不要再谈盟主的事务了,现在我可没有‘逼’你做不想做的事情,你不想有孩子吗?”

    里恩忙道:“当然想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做怎么会有孩子呢?”

    天气总算放晴了一天,一转眼常亮在盟主府已经住了十多天,想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里恩就对三位佐使道:“我想要去九大‘门’派拜访。”

    徐节就瞪着他道:“难道你忘了我们要做的事吗?事情还没有办好,你不能离开盟主府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可现在已经十一月了,修真和修悟派的高手都快要养好伤下山了!”

    高雄也皱着眉头道:“据丐帮的情报,水长老活动的更频繁了,他已经先到各大‘门’派走动过了,一旦两派高手伤愈下山,就立刻会闹到盟主府来的。”

    徐节生气的道:“那就不如让他们来盟主府闹吧,省得我们去找他们了!”

    里恩却道:“只怕他们不会来盟主府闹,而是选择去京城动手,把皇上也‘激’怒了,最好的理由就是向朝廷讨要阳关杀敌的封赏!”

    “什么封赏?”徐节追问道。

    里恩慢条斯理的解释道:“当初为了使这两派高手出关杀敌,我以盟主的身份承诺他们如果肯出关杀敌,就有封赏,不过不是向朝廷要,而是盟主给的!”

    谷先生就道:“怪不得我听修悟派的吕振清说他们并不把封赏看到眼里,可你有钱吗?还要封赏他们!”

    里恩自信的道:“我自有办法,国家没钱就不打仗了吗?”

    徐节冷笑了一声道:“老夫还真小窥了你这个后生,你都读的什么书啊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什么书都读,我离开盟主府,由余公子代替我暂时出任盟主,我会打消两派高手的不满,你们来牵制水长老。”

    徐节叹息了一声,道:“那就祝你平安吧!你武功这么差,还想要行走江湖!”

    里恩昂首‘挺’‘胸’,理直气壮的道:“所以盟主的护卫由我自己挑选,当然你们也可以派人随行!”

    仨佐使立刻召开会议,命高进和余正华也参加,还将高丽也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余正华听到自己取代里恩暂任盟主时,不由惊讶了,当场拒绝。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余大哥,其实你比我要强,至少在处理盟主的各项事务上,你比我有经验,另外还有三位前辈辅佐。”

    徐节就向高丽望去,询问道:“盟主夫人是何意见?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我本不应该参加这个会议的,就如同相公本不应该出任这个盟主的,可既然身在其位,就要谋其事,水长老是什么样的人,我比你们更清楚,他痛恨我相公,也痛恨你们,巴不得事情闹的越大越好,借朝廷之手,将我们除掉,而能够消除这个危机的只有相公,因为他可以跳到整个圈子外思考事情。”

    徐节犹豫了,向另外两位佐使望去,征求他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高进却疑问道:“要么让我代替妹夫去拜访两派前辈吧,或者我留下暂任盟主一职。”

    里恩一耸肩道:“我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我反对,就依你的打算,小‘女’不能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里恩坦然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娘子跟着我冒险,但此行不能少了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