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书生身世
    身在其位,就要忍受这个位子上的各种烦扰。。

    现实总令人烦恼,里恩这才体会到自己所出任的这个盟主的意义,并非单纯的傀儡,只需按照幕后‘操’控者的意思行事,还要接受各种自己不愿接受的事情,遵守各种自己不能忍受的规定,做各种自己不愿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或许那些小皇帝也是这样的遭遇吧?

    里恩这样安慰自己,他并没有饮多少酒,不过他发现饮酒有一个好处,就是可以麻醉自己,让自己忘掉烦心事,怪不得世上如此多的人喜欢饮酒,而且还喜欢饮醉。

    高丽不算一个美‘女’,但也谈不上丑,里恩对于妻子没有更高的要求,对妻子也处处忍让,不过时间长了,高丽的大小姐脾‘性’就显‘露’了出来。

    临近初冬时,天气更冷了,所以他就赖在被窝里不愿起‘床’,高丽却早早起来,虽然武功不高,但每天的基本功还是要练的,就命阿青揪着他的耳朵叫他起‘床’。

    高进迈着‘肥’胖的身躯拉了他跟余正华一起到楼前练功,趁这个机会,他向妻舅请求在盟主府院子里为老盟主搭建灵堂,好让大哥继续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是他‘私’人的请求,高进听后,一脸堆笑,询问道:“你就不怕每天守着一个灵堂慎得慌?”

    “余公子也是想在江湖前辈面前做个表率嘛!”里恩解释道。

    高进不屑的道:“那就让余少爷去跟徐‘侍’中提啊!盟主府内的事情他说了算!”

    徐节听后,表示坚决不行,但当着众人的面又补充道:“老夫可没有赶余公子出盟主府的意思,不过余公子既然有这分孝心,就应该去做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把自己亲人的灵牌供放在正堂内很常见啊!在盟主府的楼前设座祠堂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谷先生就笑道:“哪有将祠堂设在盟主府里的?”

    高雄也‘阴’着脸道:“如果每一任盟主死后都要在盟主府设座祠堂,那盟主府里都成祠堂了!”

    里恩争辩道:“那至少也要设置一处可以供奉历任盟主牌位的地方,让我们这些江湖后辈可以瞻仰历代盟主的尊号!”

    徐节解释道:“历代盟主的灵牌都由他们的后人保管供奉,放在盟主府算什么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可历代皇帝都有供奉祖先的太庙,我们虽然不能建太庙,但至少可以设祭坛吧!”

    他们争执了许久,余正华看不下去了,就要告辞还乡,里恩仍坚持要把他留下来。最后谷先生在其中调和,同意在盟主府后院建造一座摆放历代盟主的房间,此事由余正华负责,建成后,由他看守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余正华总算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留在盟主府了。

    过了寒食节,天气就更冷了,里恩虽然失忆了,但知道自己是南方人,有吴越一代的口音,所以受不了北方的严寒,每日躲在室内,围着火炉取暖。

    这日屠院长带着一个小和尚来到盟主府,先拜会了三位佐使,然后将里恩叫了过去,谷先生对他道:“屠院长已经派人查明了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里恩听后心里‘激’动不已,就朝这个小和尚看去,虽然穿着厚厚的僧袍,但仍冻的瑟瑟发抖,不过他觉得这个小和尚有些眼熟,而且很熟。

    屠院长道:“盟主是浙江南雁‘荡’山清幽寺内寄读的一名书生,曾于三年前跟随同在寺内寄读的书生吴温亮等人一起赴京赶考,落榜后继续回寺苦读,这位小僧就是证人,另外他还带来了很重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里恩双手颤抖这接过了小和尚递来的一包裹,打开看了,里面有封书信,还有一些书籍跟衣服。

    小和尚道:“李公子,这信是白蔼方丈托我带给你的,我们见你一直没有回来,后又受到官符的消息称你落水身亡了,就连尸体都没存下,没想到你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里恩‘激’动的询问道:“我在路径江城时遭遇强人袭击,落水后就失忆了。你怎么称呼啊?”

    小和尚道:“小僧法号常亮,李公子,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拆开了书信,信是清幽寺白蔼方丈写的,里面说了他的身世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惊讶道:“清幽寺的方丈还认得李东野!”

    徐节就疑问道:“李东野?难道寺内的方丈还认识李东野吗?”

    里恩忙摇头道:“不,我想起了李东野前辈来,他也打算隐居山野的。”

    常量就询问道:“那李公子你还回寺里去吗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你先在盟主府住下,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办完了,就送你回去!”

    屠院长向徐节使了个眼‘色’,道:“既然李公子跟常亮认识,那就请盟主先带他下去用饭吧,你们正好也可以叙叙旧!”

    里恩谢过了他,向三位佐使告辞,带着小和尚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屠院长立刻关上了房‘门’,压低了声音道:“三位佐使,这个李公子的双亲已经过世,但经过我派人调查,得知他的祖父跟叔父还在世,而且我们还都认识!”

    三人听后惊讶了,“李东野!”徐节疑问道。

    屠院长点头称是:“李东野的父亲李溪章跟武当修真道长为亲兄弟,而李溪章在娶了老盟主的‘女’儿之前已经娶妻生子,却对老盟主谎称自己未婚,后跟老盟主的‘女’儿生了李东野,他先前的那个儿子曾经暗中来洛阳找过他。”

    徐节就道:“李溪章这老狐狸隐藏的也太深了吧?那老盟主是否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屠院长继续道:“老盟主应该知道此事,但瞒了下来,暗中命人除掉了这个祸害,但碍于‘女’儿的情面,留下了李溪章父子俩的‘性’命,余小姐肯定也知道此事,最终郁闷生疾而终。”

    “李溪章的长子将妻子留在老家,妻子谢氏久等丈夫不归,儿子刚刚出生,只好在寺院内寄宿,等孩子长到了一岁,她终于得知丈夫已死的消息,也郁闷而死。李恩做过和尚,但清幽寺内寄读的书生很多,所以在七岁时又还了俗,跟着书生寒窗苦读,老方丈为他起名李恩,希望他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后能不忘僧人对他的养育之恩。”

    高雄立刻追问道:“那李东野父子是否知道里恩的身份?”

    屠院长摇了头,道:“这我就没查出来,我派出的密探守在李东野家,一直没有听他父子俩谈起此事。”

    徐节就道:“屠院长,此事对外一定要保密,如果李恩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最好。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可那封信,就是清幽寺方丈写给里恩的信里会不会已经道出了里恩的生身父母?不行,我一定要得到这封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