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十六章 琐事烦心
    里恩回到盟主府,却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几日后,徐节召开盟主会议,对于水长老跟木大王通敌之事,已经有确凿证据,但这二人在武林中根基很深,不好动摇,尤其是辽国战败,如果再处理木大王,只怕江湖中所有的辽国人氏都会不满。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我也处理不了,你们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徐节道:“我们要设下一个圈套,让水长老跳进来,令其自取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圈套?如果换成了皇上要然后处理此人?”里恩询问道。

    徐节冷声道:“即便是皇帝想要除掉一位权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此事需从长计议,另外需要盟主的配合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你们尽管提,我一定全力配合!”

    三人就将一个对付水长老的计划向盟主详细解说了,这个计划的后果就是里恩要一直呆在盟主府内,至少在除掉水长老之前不能离开盟主府。

    里恩当然不干了,做盟主又不是坐牢?

    谷先生就道:“此事无论你同意与否,都必须执行,我们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现在想要除掉你的人不计其数,甚至你意想不到的人都想要除掉你!”

    里恩就质问道:“你们不是在危言耸听吧?比如说。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比如说犬子,还有你那位结义大哥余正华!”

    里恩又惊又怒,道:“你们这是在臆想,如果我死了,对他们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仔细想想吧!你死了,有很多人都高兴至极!”

    徐节道:“此事就先放下,我们说第三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修真和修悟两派的纷争。”

    里恩听后立刻自信的道:“晚生不才,虽然对江湖‘门’派之争不熟,但我熟读史书,对文武权臣的争斗还是颇有研究,现在修真和修悟两派在端时间之内不会再起争执!”

    三位佐使立刻惊讶了,里恩继续道:“经过阳关一战,两派的主力都有不同程度的负伤,他们养好伤才能对掐。”

    谷先生立刻起身道:“没想到盟主还有如此心计,或许老夫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徐节也道:“怪不得你非要亲自前往阳关督战?那此事可以暂且放下,现在说说你的请求吧!”

    里恩听了大喜,道:“先前我的几个请求你们都同意了,请薛神医跟小‘药’童李湛搬入盟主府,请岁寒四友入住盟主府,我不是说盟主府的护卫不行,而是他们的武功跟宵辟野,时苍梧二人比起来差不是一般的远。”

    高雄就反问道:“虽然现在盟主府的护卫武功不及你提到的这二人高,但盟主府庙小,养不了你说的这两位大神,他二人同意留在盟主府你的护卫了吗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还没有询问他二人,你们不同意,我也不好意思询问!”

    徐节就道:“盟主不必为你的安全担心,自从盟主府建成以来,还出来没有一任盟主是在盟主府内遇袭的!”

    谷先生也道:“哪个刺客杀手再猖狂也不会选择在盟主府行刺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可我打算在腊月时离开洛阳拜访九大‘门’派,主要是熟悉各大‘门’派修真和修悟两派的情况,趁着这两派的主力都在各自的‘门’派内养伤,否则他们一旦伤好离开‘门’派,想要再找到他们就难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想要宵辟野跟时苍梧你的护卫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高雄就道:“盟主府的容纳是有限的,还有盟主府护卫的俸禄不高,规矩又多,他二人未必肯留下!”

    “盟主府三层楼,难道连这两位前辈都容不下吗?这样你们同意,我会说服他们留下的!”

    徐节道:“那好,不过这二人想要留在盟主府,必须要他们对天起誓,还有他们二人如果留下,你的结义大哥余正华就必须搬出去,他的身份已经不合适继续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里恩登时犹豫了,散会之后,回到房间,他躺在竹椅上,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高丽进来见状便询问他为何事发愁?

    他现在正为自己挑选的护卫跟结义大哥之间的取舍发愁,但又不能对妻子讲,因为高丽是反对他跟余正华结义。

    这时房‘门’敲响,余正华走了进来,低头道:“义弟,我是来向你辞行的,我需要回老家为爷爷守孝了!”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你不是说隔辈不用守孝的吗?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道:“可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不希望你离开这里,有很多事情我还需要向你请教呢?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道:“我可教不了你,我的能力我自己清楚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先不说走的事情,我们兄弟俩喝酒去,正好我也正烦躁着呢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会饮酒吗?”余正华询问道。

    里恩本来要请余正华到洛阳盟主府外的酒肆中饮酒,但徐节不允许他离开盟主府,只好让阿青去准备了酒菜,来到余正华的房间里对饮。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里恩就热泪盈眶,余正华便询问道:“义弟为何事烦恼呢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当上盟主后,就失去了自由,而且百事缠身,想要做的事情都不能做,跟傀儡有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道:“可有的人想做盟主还做不上!”

    “我不做盟主了,就让你来做!”里恩愤愤的道。

    余正华摆了手,道:“这盟主我是绝对不会做的,以前我想要做盟主,是怕失去拥有的一切,现在我除了义弟你,什么都失去了,也就不在乎盟主这个位子了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可我真的不想你离开盟主府,否则我们兄弟俩再想见一面就不容易了,你知道我不能离开盟主府的!”

    余正华道:“我为爷爷守孝也不能中途停止的,不过我现在真的已经不能再继续留下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守孝在于心,只要有心,在哪里守孝都无所谓,你从楼里搬出,在前院搭建草庐,设置老盟主的灵堂,为其守孝,这样技能向来人表明你的孝心,还不用离开盟主府!”

    余正华一拍桌子道:“好主意,可这样做会不会太丢脸了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为亲人守孝,这有什么丢脸的,还有我向要让宵辟野跟时苍梧两位前辈我的护卫,你可有什么好办法说服这两位前辈和三位佐使?”

    余正华摇了头道:“他们跟我都不熟,我只知道以重金收买人,可钱财根本买不到真心,现在我的钱‘花’光了,朋友一个也没留住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叹息道:“可我连钱财也没有,这件小事为何做起来却这么难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