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十一章 盟主驾临
    身先士卒可以振奋士气,但拼的也是运气。

    战场上刀剑无眼,流弹更是无情,根本不给人情面,说要你的命就要你的命。

    里恩夫‘妇’在时苍梧的护卫下,先于杨延昭的大军赶到阳关,正在拜会杨文广和衣三昔师兄妹俩,两群武林侠士也来拜会。

    杨文广就疑‘惑’了:两群武林侠士?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正是为此而来,一起出去看看即知!”

    他们来到城楼上,只见关内,站着两群武林同道,皆是骑乘坐骑,携带宠物的高手,不过这些人分成了两群。

    左边一群,右边一群。

    鹿含‘春’跟衣三昔二人忙对里恩附耳道:“看来他们就是修真修悟两派的人!”

    时苍梧也证实道:“不错,这些人一向不合,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,今日却在阳关现身,看来盟主的威望就是大。”

    杨文广不懂修真修悟两派,但如果这些武林高手是来协助自己杀敌的,哪一派都无所谓!

    里恩就朝自己妻子高丽望去,‘露’出了疑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这些武林中人也都疑‘惑’了。

    高丽解释道:“不错,我就是修真派的代表之一,左边的是我们修真派同盟,右边的是修悟派‘门’人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等人没想到盟主夫人高小姐居然也是修真派的代表?

    里恩亮出了自己的盟主令牌,对城楼下这两派人朗声道:“在下就是新选出的武林盟主里恩,这些人都可证。”

    下面这两派人没有怀疑他的盟主身份,但也没出声,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‘药’?

    里恩继续朗声道:“既然大家推举晚生出任武林盟主,那所有的武林同道就应该听从盟主号令,否则也就没有必要推选盟主了!”

    下面这两群人仍不声,就连他们的坐骑和宠物都不吠叫喧闹。

    里恩见状,就继续道:“既然你们不反对,那就是默认了在下的说法,不管你们两派有多深的隔阂,现在大敌当前,我们同为武林中人,就应该摒弃前嫌,同仇敌忾,一致向外!”

    时苍梧也道:“我们武林中人分‘门’别派很正常,但不能让外人嗤笑,里恩盟主能够不顾‘性’命危险,来到阳关督战,勇气可嘉,我们就应该听从他的命令,一致对外!”

    修悟派中一个骑着凤凰的彩衣‘妇’人冷声道:“可盟主一个穷酸书生,来到这里,有用吗?”

    高丽就低声解释道:“这位是我们峨嵋派的前辈,也是修悟派的元老,名唤吕振清,吕‘艳’的姑姑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朝这位‘妇’人望去,只见对方柳眉杏目,不怒自威,面‘色’白皙,但粉黛却掩饰不住眼角爬上的鱼尾纹。他早有所料,修悟派对自己的质问要比九大‘门’派长老以及五行督察使要严格,因为修悟派就是要打破陈规,挑战盟主权威的。

    说白了,修真派就是墨守陈规,主守,修悟派是打破陈规,主战。

    高丽想要给城楼下这两派人解释,里恩却道:“晚生自有知之明,但你们未必知道我的思想能力,我可以解决你们两派的争端,但前提是你们要听从我的安排,先将敌军杀退!”

    一位身材不高的蓝衣‘妇’人,骑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独角兽,手提一杆镔铁硬枪,用尖锐却凌厉的语气道:“你个‘乳’臭未干的后生娃娃,有何能力出任武林盟主,还想要调解我们跟修真派的争端,实在可笑!”

    里恩向妻子望去,高丽忙低声解释道:“这位是修悟派的教主童彩霞,明教执火‘女’使,枪法如神,用起火来如发火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擅长火攻,里恩道:“晚生拜见童前辈,前辈所言不错,可晚生既然能出任盟主,那就有能力解决你们两派的纷争,但还是要你们协助杨将军先击退侵犯之敌。”

    童彩霞冷笑了一声,道:“什么盟主?我看也不过如此!”说着调转狮子头,率派众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修真派的人见状也要离去,里恩忙让妻子下去劝阻。

    高丽带了阿青跳上‘花’车急追而去。

    回到营房中,里恩就思索如何说服这两派听从自己号令?鹿含‘春’前来道:“盟主,鹿某希望盟主能够看在余公子跟盟主结为兄弟的情义上,用一品堂的武士赎回余公子!”

    里恩听后,忙追问道:“我来的匆忙,忘了询问高进跟余公子怎样了,怎么没有见到他们啊?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道:“高公子在宵辟野的护卫下穿过阳关,已经跟我们会合,不过宵侠士夜探敌营时负了伤,他们都跟谷先生一起在三危山上死守。我们师兄妹二人就是借了宵侠士的坐骑穿过敌军,来到阳关的!”

    邝安然接着道:“我们是奉了谷先生的委托,拖住敌军,为三危山那里减轻压力。”

    鹿含‘春’羞愧的道:“在下跟随余公子一路赶到阳关,怕见到谷先生他们,就出了关,不想却落入了敌军手中,幸好得同‘门’师兄搭救,可余公子仍落在西夏一品堂的百夫长手里,‘性’命堪忧!”

    衣三昔道:“敌人想要以余公子做人质攻城,看来只有牺牲余少爷了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敌人再攻入城内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可我跟余公子是结义兄弟,怎能舍弃大哥的‘性’命不顾呢?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道:“可敌人会拿你结义大哥来要挟我们,总不能为了余公子的‘性’命向敌人投降吧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一定会有办法救出我大哥的!”

    邝安然眼珠子一转,道:“主意到有,不过需要修真修悟两派的高手相助,不然单靠我们这些人太冒险了!”

    里恩忙向她询问要如何营救余公子?

    邝安然将自己的计谋说了,道:“我们星宿的长处就是如此,毒‘药’用的恰到好处,既能使敌人失去反抗,还不会要对方‘性’命!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疑问道:“可敌人已经上过你一次当,还会再上你的当吗?”

    邝安然道:“这就叫兵不厌诈,试试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她的计策还是假装投降,引敌军押着人质入关,然后迅速关闭城‘门’,来个关‘门’打狗,利用星宿派的毒‘药’,将来犯之敌全都麻翻,这样也不会伤及人质‘性’命。

    里恩道:“既然此计你们已经用过一次了,那再用就需要改进,我们要把将计就计升级一下!”

    他们一边商议一边等待高丽回来,不过高丽没回来,宵辟野骑着查天阔的普通雕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驿卒也传来了援兵的消息,杨延昭率的十万铁骑已经火速向阳关赶来,至多两天就能够抵达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