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十章 将计就计
    两军‘交’战,斗的不仅是勇,还有谋。.: 。

    衣三昔带着师妹邝安然趁夜骑着云雕赶到阳关,拜见了守关大将杨文广。

    九大‘门’派中的高手陆续赶来,却不来拜会杨文广,只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不过敌军已经开始以擒获的俩俘虏做敲‘门’砖,开始攻城。

    天刚刚亮,秋雨初歇,寒风阵阵。负责叫阵的是辽军的一个百夫长,首先将这俩俘虏推到了阵前,然后就开始叫嚣道:“你们的武林盟主在我们手里,赶快打开关‘门’投降,否则就杀了你们盟主,令你们群龙无首!”

    守关军士立刻擂响战鼓,大批铁甲军士在城垛口弯弓搭箭,小心防备。

    大宋守将杨文广便率了卫士跟衣三昔师兄妹二人登上城楼查看,然后征求二人意见。战鼓声止,旌旗猎猎。

    余正华见到了城头的衣三昔,立刻沮丧到了极点,自己假冒盟主的身份是瞒不过这人的,因为真的盟主就是这二人护送到洛阳的。

    鹿含‘春’见到了城头的衣三昔,忙低下了头,但很快丢下尊严,朗声呼救道:“衣师弟,快救我们!”现在尊严已经不重要了,命要紧!

    邝安然就对杨文广道:“敌军阵前的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武林盟主,只不过是前任盟主的孙子,杨将军还是用我的计策,将计就计!”

    衣三昔向鹿含‘春’点头示意,对身边的杨文广低声道:“我们就按师妹的计策,将计就计!”

    杨文广点头应了,衣三昔就向敌军回应道:“我们这就打开城‘门’,但你们要放了我们的盟主。”

    戴疏奇听后大喜,立刻命手下黄巾武士押着这俩俘虏前行,青角武士随后,辽军铁骑在两侧守卫,紧随而上。

    衣三昔带着师妹二人迅速来到城楼下,关‘门’内,用水布遮住了口鼻,一名队长长率了九个虎背熊腰的军汉也用厚布遮住口鼻,在二人的手势下,奋力打开了关‘门’。

    笨重厚实的橡木城‘门’吱吱呀呀的打开,辽将大喜,戴疏奇一挥手,命手下武士押着俩俘虏往城‘门’的通道内奔去。

    余正华心里也是疑‘惑’不解,鹿含‘春’戴着铁面罩,心里还是疑‘惑’是不是同‘门’的衣三昔看走眼了?

    城关内,两队马匹拖着两股铁链,哗哗响。

    阳关的城‘门’不仅坚固,而且厚重,所以非两三人能打开,想要快速关闭,就借助‘门’轴上安装的齿轮,以畜力带动。

    衣三昔跟邝安然二人双手各抓了一把**散,天山还召唤出了各自的宠物助战。衣三昔的宠物是一只火红的狐狸,邝安然的宠物是一条乌黑的蝰蛇。

    城‘门’打开,黄巾武士押着俩俘虏闯入,后面的青角武士紧跟着涌入。

    战鼓声再次响起,衣三昔一挥手,小队长立刻率手下转换城‘门’轴上的锁链,由开‘门’转换为闭‘门’,师兄妹二人也将手里的**散向这些武士抛洒,同时两只宠物迅速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马匹拖着铁链迅速往前奔跑,厚重的城‘门’迅速往一起合拢,小队长率手下军士合力抬起‘门’闩,准备拴住城‘门’。

    **烟令这些武士视野模糊,而且剧烈的咳嗽,余正华跟鹿含‘春’二人也未能避免,这些人中了毒,在地上打滚,根本没有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两只宠物向这些武士抓咬去。

    城关外的敌军见到城‘门’突然往中间合拢,就意识到事情有变,戴疏奇迅速率手下黄巾武士冲入城‘门’,阻止城‘门’关闭,但城头的弓箭手已经向敌军放箭,阻止后面骑兵靠近城‘门’。

    不过侥幸挤进城‘门’的这些武士却被弥漫的绿烟呛得眼泪直流,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戴疏奇迅速屏住呼吸,强忍着刺眼的疼痛驱马奔到余正华身前,一把将其抓起,横放的到马背上,调转马头,自己所率的黄巾武士也拼命的阻止城‘门’合拢,不过外面的援兵被城头的弩箭阻止,他挥舞了马刀,冲出了城‘门’,挡开‘射’来的羽箭,逃回了辽军阵营内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这些手下损伤惨重,而且还被俘虏。

    随着城‘门’合拢,耶律铁木斤宣告攻城失败,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这些攻入城‘门’通道内的一品堂武士中了毒,尽数被俘,城头的杨文广松了口气,看来江湖侠士对敌经验也很丰富。

    衣三昔对杨文广道:“我们所用的**烟只有一个时辰的‘药’效,会对中毒这身体有所伤害,但不严重,将军要把这些敌军的武士严加看守!”

    邝安然扶起了已经昏‘迷’的铁面人,向杨文广解释道:“这个铁面人是我们的同‘门’师兄,先前追随老盟主,现在又跟随了老盟主的孙子,奇怪,怎么不见盟主的孙子呢?”

    衣三昔也检查了这些被俘的武士,没有找到余正华。

    一个还没有昏‘迷’的黄巾武士一边剧烈咳嗽一边道:“你们的盟主已经被我们头抓回去了。”说罢就昏‘迷’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队长率了手下从城‘门’通道内奔出,登到城路口上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杨文广看到敌军退却,‘露’出了欣慰的笑容。衣三昔就道:“经过今日一战,想必敌人不敢轻易攻城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也道:“是啊,他们在攻城时,也要防备我们武林同道在他们背后偷袭。”

    杨文广就疑问道:“也不知谷侠士他们怎样了,他们受苦了!不过我们的援兵应该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鹿含‘春’醒来后,一脸惭愧,衣三昔就询问道:“你跟余公子怎会被一品堂的人擒获?”

    邝安然也道:“你们不是在洛阳吗?盟主怎么样了,何时能来这里督战?”

    鹿含‘春’道:“余公子怕在阳关见到谷无用,所以我们就越过关隘,进入了沙漠里,不料正好遇到了辽军,凭借坐骑速度快逃过一劫,想要去月牙泉找水,不料敌军把营帐扎在了那里,就被俘虏了。多谢两位同‘门’搭救,也希望你们能将余公子也从敌人手中救出,毕竟我们都是武林同道!”

    邝安然就道:“想要救出余公子,难啊!”

    衣三昔也道:“敌人已经退兵了,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!等我们的援兵到后,再设法营救余公子!”

    杨文广下令将士在城头轮流戒备,小心敌人偷袭。

    一品堂的这些武士被俘后,个个不服,张狂至极。衣三昔就对杨文广道:“西夏一品堂的这些武士个个自命不凡,但不还是被我们俘虏了,先饿他们几天,挫挫他们的锐气!”

    几天后,里恩一行人赶到了阳关,向守关兵士亮明了身份,就前来拜见杨文广,也见到了衣三昔师兄妹二人,他们正在介绍战况时,又有兵士来报,两群武林侠士前来拜会他们的武林盟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