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由梦而发
    江湖之中,总会有很多巧合。,: 。

    戴疏奇既然能够成为西夏一品堂的百夫长,武功自然不弱,紧追着宵辟野不放,看到对方中了自己的无形箭,立刻再次弯弓搭箭,取此人‘性’命。

    宵辟野受了伤,云雕载着他向西北方飞去,即便死也要死回天山。

    不过西北方飞来一只五彩斑锦凰,全身冒着火焰,将夜空照的雪亮,云雕嘶鸣了一声,雕背上的宵辟野大喜,忙驾驭云雕向火凰飞去。

    戴疏奇搭上了一支狼牙箭,对准了趴在雕背上的宵辟野,他也看到了前面耀眼的火凰,无论是敌是友,都要尽快解决前面这个黑衣人。他一松弓弦,“嗖”的一声,箭如流星般朝宵辟野后心‘射’去。

    宵辟野虽然感受到了后背袭来的危险,却已经无力躲避,就看到前面火凰背上发出一道闪电,击在了自己背后,云雕再次发出了一声嘶鸣,迅速往地上降落。

    戴疏奇‘射’出的这支狼牙箭被闪电击中,化了灰烬,夜风一吹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看到火凰背上侧身坐着一位‘蒙’面‘女’子,但从坐骑上就可以看出这个‘女’子等级比自己高,忙勒住胯下坐骑,朗声道:“前辈是何方高人,为何坏本将军好事?”

    火凰从此人上空飞过,喷出一股火焰就朝他烧来,戴疏奇见来者不善,立刻调转金雕,迅速向三危山脚下的大辽军营逃回。

    火凰在宵辟野身前降落,他忙用力起身,拱手施礼道:“弟子宵辟野拜见晁婆婆,多谢婆婆搭救!”

    火凰背上这位‘女’子正是天山派长老晁婆婆,她丢下一只瓷瓶,道:“你何时来阳关了?”

    宵辟野捡起‘药’瓶,打开服用,然后回答道:“弟子奉徐‘侍’中之命跟随高进一起来的阳关,刚刚去三危山脚下的敌营打探,不料被敌军发现!”

    晁婆婆就道:“原来如此,这里不宜久留,你抓紧随我返回三危山跟谷右使相会!”

    负责引开辽军注意的高进也失败了,匆匆逃回山上,幸好岁寒四友率人阻拦,才不至于被敌军攻上山来。

    刚刚火里逃生的余正华跟鹿含‘春’二人衣衫焦烂,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看守他们的兵士重新用绳子捆了二人,丢进了另外一座营帐内,看守他们的兵士更多了。

    险些被烧焦的戴疏奇乘着金雕返回军营,辽军的万夫长也从三危山扫兴而归,见到他被火燎乌黑的脸和烧焦的衣服,不由疑问道:“怎么刚刚的火烧到戴将军了?”

    戴疏奇道:“不是,我刚刚去追偷袭军营之人,却遇上了一位强敌,只好折回。前来偷袭的敌人呢?”

    这名万夫长拍打着衣服上的沙尘,道:“被赶回山上了,要不是天黑,怕他们有埋伏,我就率部将杀到山上,端了他们的窝!”

    戴疏奇没时间听他吹牛,向自己手下的武士询问道:“我们擒获的那两个俘虏呢?”

    头戴黄巾的武士回应道:“这两个俘虏没受伤,已经换营帐关押了,将军请!”

    戴疏奇跟万夫长进入了关押俘虏的营帐,打量了二人,点头对余正华道:“看来你真的是他们的盟主。”

    余正华忙道:“不错,我就是他们的盟主,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万夫长就道:“那你给你的手下写封书信,让他们投降或者回关内去!”

    鹿含‘春’忙道:“少爷不可!”说着就向身边的余正华递了眼‘色’。戴疏奇立刻喝令他闭嘴,一个武士用破布堵住了鹿含‘春’的嘴。

    余正华当然知道不能写这封信,眼珠子一转,就道:“写信不如我亲自带你们去劝服他们回去!”

    万夫长点头应了,戴疏奇就对手下武士道:“把他们俩分开关押,让黄巾武士看押这个盟主,青角武士看押丑脸人!”

    营帐里没有生火,又‘潮’又冷,余正华冻得瑟瑟发抖,身上的锦衣也被火烧的‘露’出了棉‘花’,而且手脚被缚,想活动取暖也不行,他刚想要叫嚷,一个黄巾武士就也用破布堵上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在这个秋雨如珠的冷夜里,余正华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无助和痛苦。不过他躺在‘潮’湿的营帐内还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里恩也梦到了他,梦到他跟铁面人被敌人俘虏,在起火的营帐内挣扎求救。

    这个梦如同在琵琶奴的船舱那夜的梦一样真实,里恩被这个恶梦惊醒,忙擦额头的汗珠。

    高丽也醒了过来,一吹火绒,引燃了蜡烛,询问道:“你又做噩梦了,梦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梦到余大哥和铁面人在阳关外被敌人俘虏了,敌人想要烧死他们俩!”

    高丽忙追问道:“那你梦到我兄长了没有?”

    里恩摇了头,起身下‘床’来到桌子旁喝茶压惊。

    高丽道:“阳关的战报很快就会传回,听说朝廷已经在调动大军前往阳关支援杨文广将军了!”

    里恩饮下一口茶,道:“我们也去阳关!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可爹爹和徐节会同意我们去吗?”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阿青继续来服‘侍’小姐起‘床’梳洗,里恩洗漱罢,穿好了衣服,来到院内练功,感到身边少了个人,就道:“余大哥,你坚持住,我一定会去救你的!”

    早饭后,里恩来到处理公务的班房,老连正向他汇报朝廷的援兵调动情况,守卫过志恒就在‘门’外禀报:逍遥派的时苍梧求见里恩盟主。

    高雄和徐节‘露’出了疑问的眼神,里恩忙解释道:“我在镜湖遇到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在客厅等候!”

    终于等老连汇报完毕,里恩下楼来到客厅,见到了时苍梧。

    时苍梧打量着他,然后拱手行礼道:“果然是你,真令老夫难以置信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世上很多事情都难以置信,时前辈怎么没去阳关御敌?”

    时苍梧道:“我去阳关做什么?闻听你做了武林盟主,又娶了高小姐,老朽特备厚礼相赠,也不枉我们有一面之缘。”说着从口袋路取出了一只木盒。

    里恩收下了木盒,道:“前辈来都罢了,还送什么厚礼?实在见外了!”

    时苍梧冷笑着,道:“盟主请打开看看!”

    里恩打开了木盒,盒内只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大还丹。

    时苍梧解释道:“老夫炼制的大还丹被你拣去了,你别不承认,老夫已经从阮夫人嘴里得知了,你小子还真会借‘花’献佛!”

    里恩放下了空木盒,道:“前辈说的极是,若不是前辈引开了‘混’江龙,晚生只怕会命丧‘混’江龙之手,我也不知要如何报答前辈的救命之恩,这里有一些珠子,我也用不上,就送给前辈了!”说着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了一只荷包,正是装大还丹的那只。

    时苍梧有些惊讶,接过了荷包,打开一看,热泪盈眶,立刻抓住了里恩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