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十七章 阳关之外
    生死之‘交’,方显兄弟之情。。

    以德报怨,攻心比杀人更高端。

    阳关战事起,江湖英雄纷纷前去御敌。刚刚出任武林盟主和迎娶高小姐的里恩也想要前往阳关督战,却被两位佐使阻止,不想前去的高进跟余正华二人倒被徐节‘逼’着前往阳关。

    如果这二人到了阳关后,跟杨文广一起守关不出,倒也不会有生命危险,可高进仗着宵辟野的云雕可以远离地面,直接从阳关上方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余正华和铁面人鹿含‘春’乘着双人马车,赶到了阳关,他怕跟谷无用相遇,也出了关‘门’,进入沙漠中,不过他运气太差,偏偏遇到了辽国大军,束手被俘。

    辽军将领擒到了这两人,如获至宝,立即向上级禀报。

    耶律铁木斤好奇的命卫士下揭下鹿含‘春’的面罩,‘露’出了一张狰狞的鬼脸,吓得在场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一品堂的百夫长戴疏奇连饮了几大口酒,镇定了下来,道:“我这就把他们俩带往三危山,‘逼’中原武林显身,有了他们盟主在手,还怕他们不乖乖就范!”

    余正华向铁面人鹿含‘春’望去,一旦见到了武林同道,自己的盟主身份就会被识破,可如果不去见武林同道,自己就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耶律铁木斤就道:“眼下也只能如此,我派一万铁骑随你们同去,我率剩下的骑兵在三危山跟阳关之间埋伏,你最好将这群中原武夫引入我的包围圈内,我负责将他们‘逼’到关‘门’外,就不信杨文广不开关‘门’救人?”

    戴疏奇应了,立刻召集了召集带来的一百武士,辽军也派了一万骑兵随行,大军穿过官道,来到了三危山外,先安营扎寨,并且加强警戒,严防敌人偷袭!

    谷无用在三危山中,正苦待援兵时,就闻丐帮的吴长风长老前来禀报,称西夏一品堂跟辽军铁骑再次驻扎山下,看样子明天就要攻山。

    丐帮的简长老立刻道:“那我着就率人趁夜偷袭敌营,一把火烧跑他们!”

    谷无用摇头道:“简长老还是不要去冒险,吴长老不是说来敌中有一品堂的武士,这些人武功高强,很难对付,我们现在只有严防死守,坚决不能让敌人攻上山来,等我们的援兵到达,我们就能解围了!”

    简长老叹息了一声,只好罢。

    谷无用又询问道:“吴长老,近日外出打探消息的兄弟们可又有信传回?”

    吴长风就道:“据天山派的晁婆婆发回飞鸽传书,书信内称昨日有上百武林同道出关,不过跟辽军遭遇,不敌,又无法退回关内,晁婆婆本来打算引他们退向山上,跟咱们相会,不过这些人却一直向西北莫高窟方向逃去了。”

    谷无用就道:“这些人都是奔着利益而来,不会跟咱们一起抗敌的!”

    这时一只云雕在天空盘旋,简长老立刻携同道警戒。

    云雕缓缓降落,高进跟宵辟野二人从雕背上跳下,众人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谷无用就惊喜的询问道:“大侄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高进道:“其实我们已经来有三四天了,一直在寻找你们的踪迹,还被江湖同道误引往宝藏‘洞’,后来遇到了晁婆婆,才得知你们在三危山,就赶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谷无用追问道:“那晁婆婆呢?”

    宵辟野收回了坐骑,道:“她老人家回天山请求援兵了,我们看到西夏一品堂跟辽军铁骑驻扎在山下。”

    吴长风就道:“是啊,他们打算将我们困死在山里!我们的粮食和水都不多了,又缺乏御寒的棉衣被褥!”

    高进就道:“那我们何不趁夜去踹营,放把火,把他们赶走!”

    简长老道:“敌人数量众多,而且还有一品堂的高手在,我们不能冒这个险的!”

    宵辟野道:“我可以先去探查下敌情,如果能将敌军主帅刺杀,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谷无用就道:“可一品堂的高手!”

    宵辟野也低头考虑道:“一品堂的武士很厉害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,但必须要探明敌情,你们带人先将敌人引开,我趁机用隐遁术溜入敌营,我探明了敌帅所在,明晚我们再去扰敌,杀他个出其不意!”

    高进就道:“好主意,就是有些冒险!”

    宵辟野道:“那就需要你们的配合了,我尽量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谷无用立刻召集众长老商议偷袭敌营之事。商量定后,三更天,高进率剩余的七大‘门’派长老跟几个速度快的江湖侠士下山佯攻,宵辟野换上了夜行服,骑着云雕往山下飞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刚到山口,还未到敌军营寨,就被敌人的探子察觉,当即号角声起,戴疏奇命手下武士看住这俩俘虏,他自己带人出营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辽军的万夫长已经命手下骑士弯弓搭箭,‘射’向来敌。

    简长老忙挥舞手里木‘棒’挡开来箭,高进忙也下令找地方掩护。

    万夫长见状大喜,命手下放火箭。

    这些江湖侠士中远攻的少,又没带防御的盾牌,吃了大亏,一时无法近前。

    宵辟野仍施展隐遁术潜入了敌军大营内,看到一座营帐外有重兵把守,就道:“想必这座营帐内就是敌军主帅,否则不会把守如此严密!”

    可要如何支开把守的重兵呢?

    宵辟野乃天山派高手,溜到了旁边的营帐,夺过阳关卫士手里的火把,放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不过重兵守卫的这座营帐却丝毫不放松警戒,也不见营帐内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宵辟野只好继续放火,将这座营帐也引燃了,但他暴‘露’了,一群武士高呼着有刺客,向他追来!

    把守营帐的武士立刻灭火,营帐内的余正华听到后大喜,不过嘴被塞住了,只好用眼神跟鹿含‘春’‘交’流,不过营帐顶的火势越来越大,滴落的火焰将两人衣服引燃,二人大惊,忙奋力滚落地上,这时戴疏奇率手下赶了进来,一把将两人抓起,带出了营帐外,灭了身上的火。

    宵辟野看到了这俩俘虏,不由大惊,不过也看不出这二人是投敌还是被俘,仓忙之中,召唤出云雕,飞速逃离。

    戴疏奇见状,立刻也召唤出一只金雕,翻身骑上,追了去,拉满了一张犀角大弓,搭上了毒箭,就朝前面的宵辟野‘射’去。

    听到背后金风袭来,宵辟野忙转身一挥手里的弯钩,将‘射’来的毒箭挡落,不过地方紧跟着有‘射’来一道无形箭,正中宵辟野后背,云雕载着主人飞速向三危山逃去,戴疏奇在后面紧追不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