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盟主大婚
    男人在初婚之前都充满了期待,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。.: 。

    盟主府内的日子忙碌而又繁琐,这是一项全新的职业,对于里恩来讲,就如同被朝廷分配到地方做县令,不过江湖中的事务处理起来要比地方事务麻烦。

    他签署并且加盖了盟主印的诏告已经发布下去,但应诏前来的九大‘门’派高手寥寥无几。江湖侠士,追求的都是自由自在,不受束缚的生活,喜欢凑热闹也是他们的天‘性’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高进教他很多江湖常识,例如一个人只有加入了‘门’派以后,才能修习这个‘门’派的的武功,他的修为也有了等级的区分,通常是从10开始,10级以前是江湖常识。

    里恩就领悟道:“这么说来,我现在还是在10级前,高兄看我现在有几级的修为了?”

    高进打量着他,道:“你现在顶多九级,如果不加入‘门’派,就无法突破等级的瓶颈,九大‘门’派,你愿意加入哪个?”

    里恩摇了头道:“我还不能加入‘门’派,否则就不好处理修真和修悟两派之间的争执了!”

    高雄继续道:“爹爹能推荐你出任武林盟主,也算是千古难觅了。江湖侠士10级以后就可以学习‘门’派内的普通轻功,并且要不断的历练以提升自己的修为,这里的修为不止是外功,还有内力,外功跟内力相辅相成,外功就是招式,内力是力道,力量,武功招式再新颖,没有内力,打出来就没有杀伤力,内力再高深,也需要有武功招式发挥出来。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高兄解释的很通俗易懂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高雄又为他讲如何加快修为?如何增加自己跟江湖同道之间的关系?

    一晃到了八月底,秋雨绵绵,天气真的凉了起来。

    里恩整日宅在盟主府内,屠院长带这老连再一次找三位佐使议事,又将他叫去。

    徐节仍然是开‘门’见山的道:“‘玉’‘门’关没守住,辽国三十万铁骑外加一品堂一百名武士正在飞速穿越沙漠,不过他们被风沙阻隔了,真是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可坏消息是,大宋的军队无法在沙漠里战,而我们江湖侠士都不愿去沙漠里送死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那要不要我亲自率江湖侠士前去御敌?”

    谷无用摇了头,道:“盟主不必亲自去,我先率一些能够调动的侠士前往阳关,跟杨文广将军一起做好守关准备,所以就不能参加你跟高小姐的婚礼了!”

    里恩‘露’出了遗憾的表情,道:“可我跟高小姐的婚期就在明日,谷先生就不能等过了明日再走吗?”

    谷无用道:“军情紧急,根本等不得,如果我去的晚了,只怕阳关也会失守,一旦让辽国的骑兵突破阳关,那大宋就无险可守!”

    待徐节跟屠院长离开后,高雄就对他低声道:“谷先生新入盟主府成为右使,寸功未立,不去不行,所以你要理解他!”

    谷无用也对里恩道:“江湖中听盟主命令的越来越少了,喜欢看热闹的越来越多了,此去我要将岁寒四友跟九大‘门’派长老带去,等你跟高小姐完婚后,让高进领你们去阳关督战!”

    秋风瑟瑟,‘阴’雨绵绵,十里长亭,又到别离。

    谷无用率了九大‘门’派长老跟岁寒四友等人饮过离别酒,披上了蓑衣斗篷,登上坐骑,在送别之人的挥别中自官道西去。

    九月初一,里恩跟高丽在盟主府举办婚礼,前来道贺之人不计其数,盟主府一时客满,他受到的贺礼堆积如山,白天收礼等级,安排住处,天黑后,才大摆宴席,招待众来客。

    首先要招待的是皇帝派来的使者,礼部的一个官员跟童贯一起前来,送上了御赐的匾额“天媒”,外加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里恩对这个礼部的官员道:“如果晚生没有被高小姐搭救,就可能命丧地府,如果坚持前往京城参加科考,就可能会跟先生一样成为一名官员。”

    礼部这个官员道:“千名进士入京赶考,只有一名中地,今年的科考更难,十不出一啊!”

    里恩叹息了一声道:“可书生不参加科考又能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趁着诸位要客都在,里恩便朗声道:“听说辽国的骑兵所骑的马匹都是上等的骏马,而西夏一品堂的武士使用的都是宝剑快刀,可惜他们的武功差了点,我完婚后,就要前去打秋风,拣些外赚!”

    这些客人听后登时议论纷纷,高雄趁机道:“盟主说的不错,我们大宋的出产的马匹跟辽国的马差太远了,西夏的铸造技巧也很‘精’湛,去的晚了,就怕赶不上了!”

    徐节明白他翁婿俩的用意,便道:“为了庆祝里公子出任武林盟主和大婚,我们也没有什么礼物送给大火的,不过阳关外的三十万骏马跟上千把宝刃你们随意取,也算是盟主送给大伙的礼物了!”

    这时盟主府章总管朗声吆喝道:“吉时已到,有请高小姐上堂!”

    身着华服的阿青搀扶着凤冠霞帔的高小姐走来,里恩跟高丽先拜天地,不过江湖侠士拜的不是天地,而是祖师,这祖师却是炎黄二帝。相传炎黄二帝乃华夏祖先,部落头领,联合起来,率领部众,大败魔族蚩尤,也被江湖侠士奉为先祖。

    接着拜当今圣上,没有大宋国,哪来的太平日子?

    第三才是拜高雄夫‘妇’,最后夫妻对拜,不过还不能送入‘洞’房,夫‘妇’俩要向来客敬酒,而且是持酒近前,要让所有的客人看到二人的模样,以证明二人的婚事。

    里恩不饮酒,便以苦茶代之,高丽略施粉黛,满面笑容,来客大都是熟人,对高小姐并不陌生,对这个盟主兼新郎倒很好奇。里恩被他们看的都不好意思,面孔太多,无法记住。

    终于敬完了酒,高丽被阿青送入‘洞’房。

    里恩留下,高雄要叮嘱妹夫一番,这是江湖侠士的风俗,通常由师兄代为。

    在座客人就趁机追问道:“盟主刚刚说那阳关外的辽军和西夏一品堂的武士可是真的?我们可以随意拿取,不用上‘交’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道:“不错,我说话算话,等明日我携夫人与你们同往!”

    不过这些客人在喝完喜酒后,便连夜启程,前往阳关而去,生怕去晚了,就赶不上了。

    ‘洞’房之中,里恩充满了期待,挑开新娘的盖头,阿青就走了进来,道:“姑爷跟小姐都是老相识了,就不必再多礼,我这就服‘侍’小姐宽衣,里公子真的要前往阳关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