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莽岭遇险
    邙岭背依黄河,南眺河洛,自古就有:生在苏杭,死葬北邙之说。

    而江湖群侠在邙岭烤‘肉’,烫酒庆祝新盟主的上任,原因有二:

    一是江湖侠客出身草莽,莽同邙,来莽岭如同回家般;

    二是莽岭距洛阳最近,出了北城‘门’不到三十里即到,这里不受朝廷管束,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不过莽岭中也有猛兽毒虫出没,不过这些江湖侠客人多势众,根本不担心这些毒虫猛兽出来伤人,甚至还怕找不到这些家伙。

    邙岭最高处当属翠云峰,那里建有玄皇,为唐玄宗立庙。

    庙内,水长老跟木大王两人坐在蒲团上休息饮酒,这里并无外人,看到水长老一直饮闷酒,长叹息,木大王就询问道:“水兄,你还有什么不顺心的?”

    水长老就道:“这哪有使我顺心的?我堂堂中原武林,却只能由一个文弱书生出任盟主,实在可笑,更是可悲!”

    木大王就道:“原来木兄是为这个书生烦恼,一个‘乳’臭未干的书呆子,即便坐上了盟主的位置,又能得意多久?”

    水长老叹息一声道:“可你也见到了,他有高雄和谷无用辅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设法除掉他,这也不是不能,他不是武功很差嘛?”木大王饮着酒说道。

    水长老摇头道:“谈何容易,自从他参加盟主竞选已经被伏击两次,而且第一次还是天煞盟跟五毒教的高手出动,都没伤他一根头发。”

    木大王道:“这事我也清楚,那是这小子运气好,有百晓生跟高雄二人在身边保护,现在他可没人保护,正是下手的好实际!”

    水长老苦笑道:“今天虽然没有高雄和百晓生在,但这漫山遍野的江湖侠士却不是瞎子。”

    木大王低声道:“我们趁他落单时动手,而且不必我们亲自动手,只需派人放出宠物对他发起偷袭即可,即便失败也会归究于猛兽。”

    水长老立刻回应道:“不错,趁他独自小便时,放宠物咬死他,最好是放老虎或狮子这些莽岭里原本就有的宠物,这样他们也不会怀疑是有人行刺!”

    木大王就疑问道:“莽岭中有狮子吗?”

    水长老就道:“那就放老虎,我让晏五去办,他正巧有只黑虎宠物。”

    木大王也道:“我负责支开盟主护卫,要快,速战速决,完事后,我还来这里跟你会合!盟主一死,正好有助大辽南侵。”

    里恩在莽岭上找到岁寒四友跟衣三昔师兄妹,就为两群人了介绍,然后大家一起围着篝火饮酒吃烤‘肉’。

    他们在聊天中,里恩就道:“我现在做了盟主,却没有靠得住的护卫,我很希望你们四人能来盟主府保护我,你们考虑下?”

    詹开窖就道:“可我们兄弟已经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也道:“盟主府好像不缺护卫,况且这事你能做的了主吗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是盟主,当然可以主,在盟主府做护卫至少稳定一些,不用再四处漂泊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询问道:“里公子就快要跟高小姐成婚了吧?”里恩点头道:“定在十天后,九月初一,正好大家都在,我对盟主的职务也熟悉了。”

    他破例饮了一些酒,很快就有了便意,就要去找地方入厕。

    “茅厕?这里除了我们所在的地方,到处都是茅厕,只要你避开人就随意吧!”衣三昔调侃的道。

    金胜寒就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说着就站起,带着里恩往树林里走去,查天阔就对二人道:“你们俩走远点解决,不要沾污了这里的空气!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了就哈哈大笑,一个衣衫破烂的乞丐朝二人望去,然后悄悄跟去,也假装酒喝多了要入厕。

    这时天空飞过一只云雕,在树林上空盘旋着。

    乞丐听到了云雕的鸣叫声,以为它发现了猎物,要俯冲下来捕猎,忙用木棍驱赶,不过这只云雕却不降落,也不飞离。

    而树林里正在****的二人浑然不知,很快解决了问题后,便转身要离开树林,拿着棍子挥舞的乞丐见状,立刻释放出了一只黑虎,然后惊叫了一声,假装吓晕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黑虎就朝里恩扑去,金胜寒忙‘抽’出长枪护卫,倒在地上的这个乞丐突然跳起,一挥手里的木棍就将金胜寒打晕在地。

    里恩不由又惊又怒,质问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但黑虎已经张开了大嘴,朝他扑来。

    里恩感到这个场景似曾相识,立刻站稳身体,一招武当派的“犀牛望月”,右拳击出,直扑黑虎额头。

    这个乞丐不防这个书生盟主也会武功,当即恼羞成怒,举起木棍就朝里恩脑袋砸来,一直在天空盘旋的云雕却俯冲下来,双爪钳住了木棍,锋利而又尖锐的喙就朝这个乞丐双眼啄来。

    乞丐惊呼了一声,立刻松开木棍,就要逃走,从云雕背上跳下一人,一指点向了黑虎,登时令黑虎毙命。

    然后转身就向这个乞丐望去,吓的乞丐立刻跪下求饶。

    这时木大王带着江湖侠士闻声赶来,一掌击出,打在了这个乞丐后脑上,登时令其毙命。

    里恩惊魂未定,看到木大王将这个刺客击毙,就疑问道:“他已经跪下求饶,木大王为何还要取他‘性’命?”

    木大王一把掰开了这个乞丐的右手,手心里‘露’出了一枚磨尖了的铁‘棒’,如同筷子般粗细,从云雕背上跳下救里恩的正是宵辟野,他惊讶道:“是蜀中唐‘门’的夺命追魂针。他想要趁我们放松之际放暗器刺杀我们!”

    当众人都朝长老围来,水长老却站在高处俯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,眼里‘露’出了怒火。

    余正华正在烤‘肉’,见状,忙也起身赶了过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水长老迅速从高处飘落,快步走到了余正华的篝火旁,取出一只瓷瓶,打开,往烤‘肉’上撒下。然后随手将瓶子丢进火堆里,大步朝众人聚集的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里恩已经示意众侠士散开,然后对赶来的屠院长道:“此事还望屠院长做调查,可能是跟先前行刺我的是同一伙人?”

    屠院长点头应了,道:“里盟主先下山回盟主府吧,这里让我们处理即可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不必了,这里江湖侠士都在,我不怕刺客再来行刺!”

    余正华走来拉过来,抓住了他的手道:“义弟,你受惊了,我们这就下山去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大哥不用担心,我们兄弟俩还没有共饮共食呢!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道:“二弟请,我的烤‘肉’和酒已经准备好了,就等你来!”

    人群后的水长老听了,‘露’出了惊喜的神‘色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