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盟主府一夜
    如果连‘性’命都敢舍弃人,还有什么顾虑呢?

    里恩在盟主府等了余正华一整天,终于在天黑后等到了,不过对方再次将他晾了起来。。

    楼上余正华在房间里,跟铁面人和老连商议里恩的请求,他们几乎认可了这个有利无害的请求,不过铁面人一句话点醒了两人。

    余正华曾经重金请天煞盟和五毒教的人行刺里恩,就在前几天的夜里,第一次失败后,为补充,天煞盟的人又进行了第二次行刺,也就是高雄带着里恩去拜访屠院长的那天晚上。

    两次行刺失败后,余正华便恐惧了,怀疑这个里恩是不是有高人在暗中保护。

    为前辈和密友的同名人跟老连俩还得知里恩多次遇袭,却总能死里逃生的遭遇,这更加使余正华犹豫和害怕,害怕一旦事情败‘露’,或者对方登上盟主宝座,会将自己除掉。

    老连也捋着胡子,铁面人道:“上次请天煞盟除掉里恩之事并被公子一人所为,还有那个李东野也是同谋!”

    余正华就道:“是啊,我现在就给他写封密信,你现在去将他暗中召来商议此事,我先下去把里恩稳住,千万不能让他发现了破绽,更不能让他见到李东野!”

    老连也点头称是,当即研磨铺纸,余正华蘸饱了笔,迅速写了密信,让铁面人带去。

    余正华也匆匆下楼,见里恩已经用过晚饭,就招呼道:“招呼不周,还望里公子见谅!”

    里恩起身道:“哪里,余公子客气了,不知公子对在下的提议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余正华犹豫了,但很快就道:“里公子能够坦诚相待,我十分感动,但此时夜已深,不如里公子先在这里住一夜,等明天再商议此事!”

    里恩知道对方在敷衍和拖延时间,但也急不得,就应了。

    余正华大喜,立刻命下人准备房间。

    穆行忙对里恩附耳道:“公子,这里不安全,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!”

    里恩却拒绝了,朗声道:“高前辈那里有人照顾,不需我们‘操’心!”

    余正华亲自将里恩引到了客房,安排住下。

    穆行立刻去找盟主府值夜的旧同伴,暗中请他们多加关注里公子的安全。过志恒等人当即答应,道:“虽然穆兄已经离开了盟主府,但仍为高左使护卫,我们就还是同僚。此事就包在我们身上了!”

    里恩洗漱罢,躺在了‘床’上,他感觉特别困,就准备睡觉。穆行闯了进来,关好了房‘门’,道:“你在这里还能睡的下,就不怕被人暗中取了‘性’命?”说着就检查‘门’窗。

    客房很普通,里面的家具摆设也很普通,里恩道:“这里是盟主府的客房,如果我在这里遇袭,那么盟主府所有的人都难逃嫌疑,况且这些护卫知道我现在的身份,不会掉以轻心的。”

    穆行却警惕的道:“你也太大度了,如果有人买了死士来杀你,你就白死了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难道盟主府的防护能力就如此差吗?”

    穆行立刻辩驳道:“当然不是,我的这些同伴虽然武功不高,但责任心还是很强的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那就是了,我们俩都忙了一天了,抓紧休息吧,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办呢?”

    他刚睡着,徐节就回来了,值夜的过志恒忙向其禀报:里恩来访,就住在客房里,是否要叫醒?

    徐节疑问道:“他来这里拜访谁啊?还在这里留宿了?”

    过志恒忙回答道:“里公子来拜访余公子,已经等了一天,余公子安排里公子在盟主府留宿的!”

    徐节就道:“余公子还在府里吗?”

    过志恒道:“在,少爷今夜没有出去!”

    徐节就径直来到二楼余正华的房间外,敲了‘门’,见是他回来,余正华有些惊讶,对于这一个老前辈,他还是有些害怕的,忙行礼问好。

    落座后,徐节开‘门’见山的询问道:“里恩来找你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余正华忙道:“就是竞选盟主之事,他向我请教一些盟主的日常事物。”

    徐节信以为真,就起身道:“他真以为自己就能出任盟主了?”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余正华仍惊魂未定,老连进了房间来,询问道:“徐右使回来了,他没有发现什么吧?”

    房间的木头架子上陈列着一排老酒,这都是各大‘门’派相赠的,余正华取来一瓶,大口痛饮了压惊,然后道:“加强我的防护,我感到了一丝恐慌!”

    虽然饮了许多酒,护卫也加强了他的防护,余正华还是寝食不安,躺在‘床’上也辗转反侧,他为自己的出路苦恼。

    房‘门’被敲响,余正华忙拔出了藏在枕头下的匕首警惕的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‘门’外传来了铁面人低沉的声音,他这才放心开‘门’,询问道:“李东野呢?”

    铁面人呈上一封书信道:“我去见了李东野父子,不过他二人却只给了一封回信,说一切都在信里!”

    余正华忙接过书信拆开查看,脸‘色’很快就变得‘阴’沉起来。

    铁面人忙又为他倒满了一杯酒,询问道:“信里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余正华将书信放在油灯上引燃,沮丧的道:“里恩已经去拜会过李东野父子了,他父子俩已经决定放弃盟主的竞选,而且还改为支持里恩出任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父子俩的脸变的也太快了吧?”铁面人气愤的道:“那对于买凶杀人的事呢?他可不要想移一走了之。”

    余正华道:“他在信里发誓会对此事永远保密,而且也打算自此之后退隐山野,真正的隐居起来,再不踏入江湖一步!”

    铁面人就道:“如果他们父子俩真的退隐江湖,那公子不就孤军奋战了?”

    余正华心里很‘乱’,道:“你先去休息吧,我想一个人好好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铁面人就告辞离去,余正华想要借酒入睡,却发现躺在‘床’上不仅难以睡着,还口干舌燥,想吐又吐不出来,一直折腾了一夜,天快亮时才睡着。

    倒是里恩在客房里睡了一个安稳觉,然后跟熬红了双眼的穆行一起到客厅等候余正华。

    徐节走下了楼来,两人忙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里恩当即解释道:“晚生特来拜会余公子,希望能跟余公子结为异姓兄弟,共同处理江湖中的事情!”

    徐节有些惊讶,然后道:“看天象,雨今天就会停,明天在封禅台继续召开盟主竞选大会,你可不要迟到了!”

    里恩应了,徐节道:“我还要去探望高左使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穆行想要同意,但里恩却拒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