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耐心等候
    以诚相待,融化冰冻的是热血。

    见到里恩袖里藏刀去拜会余正华,高丽忙拦住他质问道:“你想要做什么?余正华的武功再差,也比你高,你这样去找他是寻死!”

    里恩却道:“你不要阻拦,这是我通往盟主的必经之路,你留下照顾高前辈,我让穆行带我去!”说着就推开高丽的手臂,径直出了回‘春’馆。

    穆行忙也要跟出去,高丽一把拉住他叮嘱道:“你一个要看着里公子,千万不要让他做什么傻事!”

    两人上了马车,里恩便对穆行道:“咱们先去买一些香烛纸钱和祭品。”穆行一脸疑‘惑’,疑问道:“里公子,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,重阳节还早呢!”

    里恩冷声道:“让你去买你就去,哪来这么多废话啊!”

    现在这个里公子的身份特殊,他只好应了,赶了马车往杂货铺赶去。

    买回了香烛纸钱和三牲祭品,放在了马车内,然后询问道:“我们现在就去盟主府吧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同意,道:“你对余正华这人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穆行敷衍了事的回答道:“小的在盟主府只是个护卫,对余公子不熟。”

    里恩知道他还在为自己刚刚的语气闹别扭,便轻声道:“刚刚我有些着急,所以语气重了,对不起啊!”

    穆行道:“没关系,我们跟高前辈关系一直很好的,小姐脾气也好,里公子能娶到我家小姐,算是福分。”

    盟主府在洛阳城南‘门’外,护城河南边建了一座宅邸。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盟主府为何要建在城外,建在城内不安全一些吗?”

    穆行就解释道:“盟主跟皇帝不同,江湖上有急事是不分昼夜的,如果盟主府建在城内,城‘门’一闭,就无法传达。”

    没有了城‘门’的限制,城‘门’口比城内反而更热闹,这里商铺客栈沿着护城河而建,也顺着通往运河码头的大道两侧林立。

    穆行赶着马车穿过商铺客栈,来到了护城河外,在一座三层高楼前停下,楼前还有前院跟‘门’楼,两名护卫守在了大‘门’两旁的石狮子边。

    里恩从马车上走下,来到‘门’前,俩守卫立刻阻拦,道:“里公子要找谁?容小的进去禀报!”

    穆行也跟这俩守卫点头示意,解释道:“这位就是盟主的竞选者里恩里公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胖守卫道:“我知道,老王他们说过,可里公子现在身份特殊,还不能进入盟主府。你也是知道的,还望里公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来拜见余正华公子,还望通禀!”

    胖守卫忙应了进去通禀,穆行跟剩下这个黑脸守卫聊起了天,里恩‘插’了一句嘴道:“盟主府里还有谁居住?”

    黑脸守卫就道:“先前除了辅助盟主的佐使外,还有盟主及其家眷,现在就剩徐右使跟余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徐右使现在在府里吗?”

    黑脸守卫摇头道:“没,徐右使一大早就出去了,说是去拜会五行督察使了!”

    里恩这才放下了心,否则等下撞见了徐节还不知要如何应对?

    胖守卫很快回来传话道:“余公子昨夜外出一直未归,里公子请回吧!”

    里恩有些不甘,穆行忙向俩守卫求情,胖子就道:“可盟主府现在没有正主在,我们真不敢放你们进去啊!”里恩就解释道:“我进去等余公子,你们可以让盟主府的护卫看着我的!”

    俩守卫就道:“这多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穆行往两人手里塞了银子,道:“有时间咱们一起去饮酒,况且高左使已经复职,我们还是要在一起共事的!”

    俩守卫收好了银子,就放两人进去,在一楼的大厅里,穆行跟这里的护卫和下人都熟,这些下人送上了瓜果茶水,请他们坐下等候。

    茶过了三遍,也不见余正华回来,里恩就向加水的下人询问道:“余公子经常夜不归宿吗?”

    这个下人看了四周无人,就低声道:“以前不这样,自从老盟主离世后,少爷才经常出去饮酒的,在府内,徐右使撞见了会责骂他的!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谢了,这个下人添了热水后就告辞退下。

    穆行在客厅里来回走动,嘴里道:“我们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?”

    里恩就上前对他道:“你立刻让你的老同伴去将余公子找回来,我的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穆行就道:“里公子,你记住,你欠了我五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道:“知道了,以后还你!快去办吧!”

    穆行立刻叫来了一个大脸汉子,对他附耳说了几句,这个壮汉有些拒绝,但穆行往他手里塞了一些银子后,就道:“老穆,你这是在难为我啊,余少爷发起火来,你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里恩走了过来,道:“如果余公子向你发火,你就说是徐右使刚刚提到他的!”

    壮汉就告辞离去。穆行介绍道:“过志恒,我的老伙伴,盟主府的护卫不多,而且还往各位佐使那里分了一些,我跟索铜就被分在了高左使宅中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询问道:“那索安呢?”

    穆行道:“索安跟索铜是兄弟俩,哥哥留在了盟主府,弟弟和我一起护卫高左使一家回了江城,现在高左使复职了,索安就回来保护高左使一家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聊着盟主府里的事情,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近中午时,过志恒终于将醉醺醺的余正华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里恩忙起身向他行礼,余正华醉眼朦胧,道:“你怎么还在?来找我做什么?”说着就要往地上倒去,两名下人忙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过志恒双手一摊,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。

    里恩就对余正华道:“你现在酒醉未醒,我可以等你酒醒后再说!”

    余正华张嘴就想要吐,穆行忙将里恩拉了过来,然后示意俩下人将余公子带去醒酒。

    过了午时,天还下着雨,二人饥肠辘辘,过志恒就来对二人道:“一起去吃饭走!”

    里恩拒绝了,穆行就跟过志恒一起去用饭。

    盟主府庄严宏伟,但想要住在这里却不容易,想要住的长久更难。

    穆行用过了午饭后回来,给里恩带了一点腌‘肉’,然后道:“余公子就是这样的人,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等下去了,不如回去吧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要回你回,我要一直等他醒来!”

    穆行只好陪他一起等,一直到了天快黑,余正华才醒来,洗漱罢,换了衣服路过客厅,看样子是又要出去,见到了里恩,不由惊讶道:“你怎么还在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余公子真的就打算这样一直‘混’下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