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五章 盟主嫡孙
    别人不在乎你努力的过程,只看重你努力的结果。.: 。

    竭尽全力,争取一切可争取之人为己所用,包括自己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里恩继续道:“等我做了武林盟主,你就干脆将医馆搬到盟主府去,这样既安全又方便!”

    薛神医对于里恩的承诺,就道:“里公子是在说胡话吧?”

    里恩立刻道:“不,可医术如你这般高超的就没有第二个,如果老神医出了什么事,我们要找谁看病啊?”

    高丽将热‘毛’巾敷在了他脸上,道:“你还发着高烧,就不要多说话,等下服过‘药’后,抓紧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‘药’童煎好了‘药’端到了房间,高丽伸手将‘药’接过来,喂里恩服下。

    薛神医对高丽道:“里公子服过‘药’后就会昏睡,高小姐可以先回去休息,等明日一早再来提人!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不,我还是留下照顾里公子吧!万一他夜里想要喝水呢?”

    小‘药’童就道:“高小姐不要担心,我会照顾好里公子的。”

    高丽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里恩醒来,发现棉被已经被汗水湿透,不过自己感觉也好多了,‘药’童端了‘药’来让他服下,服过‘药’后。里恩就向这个小孩询问道:“小兄弟如何称呼啊?看你年龄不大,父母亲人呢?”

    小‘药’童收了碗,回答道:“我叫李湛,爹娘将生了重病的我‘交’给了薛神医医治后,就再也没出现过,我现在跟着薛大夫习医两年多了,再过两年我就弱冠(十五岁)了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你也姓李啊,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,我也是被父母遗弃了,自幼在寺院里长大,还差点做了小和尚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聊天,薛神医走了进来,道:“里公子还要继续参加盟主的竞选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,回答道:“等雨停住了,武林大会就要继续召开。”

    薛神医便问道:“里公子昨晚说的话可算数?”

    里恩还没有想起昨晚对神医说了什么话,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呼唤着神医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穆行将高雄背了进来,着急的道:“我家老爷昏‘迷’不醒,薛神医你快救救他吧!”

    里恩迅速从‘床’上跳下,帮助穆行将高雄放到了‘床’上,薛神医在‘床’边坐下,开始为病人把脉。

    高进兄妹俩很快跟了进来,见状道:“里公子,你的病好了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道:“我已经好多了,令尊怎么病重的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薛神医挥手示意他们到房间外聊天,高丽便简爱那个兄弟和里恩二人推到了房外,闭上了房‘门’。

    高进就道:“还不是为了你能够竞选盟主的事情累的,谷先生也累的够呛,他们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询问道:“那谷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正在客栈房间里补觉呢?”高进道:“幸好他们成功说服了两位督察使支持你出任盟主,否则他们就白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房‘门’打开,薛神医走了出来,道:“高左使劳累过度,又受了风寒,故需卧‘床’静养,我让‘药’童熬些益气补中的‘药’来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对兄长道:“哥,爹爹由我跟里公子照顾即可,你跟穆行抓紧回客栈去吧,不要让娘担心,还有照顾好谷先生。”

    高进就道:“可你在长老既要照顾爹爹,还要照顾里公子,一个人忙的过来吗?让穆行留下帮你!”

    高丽正要拒绝,高进就道:“还有你独自在这里也不安全,爹爹和里恩两次遇袭,让穆行留下保护你们!”

    穆行被留了下来,高进召唤出马车,迅速返回客栈。

    里恩对高丽道:“不如我先回客栈吧,我还要去拜访余正华。”

    穆行听了就道:“看来里公子高烧没退,还在说胡话呢?”

    里恩就盯着他质问道:“你何处此言?”

    穆行就辩驳道:“余正华可是你的竞争对手,而且他住在盟主府,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我是去拜访他,他还能拒客置府‘门’外吗?”

    穆行就低声道:“屠院长已经暗中调查了,行刺你们的幕后主手很有可能就是你要拜访的这主!”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不会吧?百晓生前辈说行刺我的杀手没有万两黄金是不会来的,我何时值万两黄金了?余正华这么有钱。”

    薛慕华闻声走了过来,就道:“余少爷不缺钱,但从小缺少关爱,长大后又缺少真正的朋友,说起来还听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“余正华还可怜?”穆行‘露’出了不信的神‘色’,道:“我在盟主府当值时,这位余少爷被老盟主娇宠万般,还找了一群年轻人给他解闷。”

    薛神医就道:“这只是表象,余正华自幼丧双亲,其他亲人又不会照顾他,所以他一直体弱多病,经常被送来请老朽医治,老朽只能医好他身体的疾病,却无法医治他空虚的心病,他看似‘春’风得意,而且还有些飞扬跋扈,他只不过是怕自己会被赶出盟主府,失去拥有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里恩听后,就道:“薛神医,我听懂了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高丽就带穆行去照顾她爹爹。

    薛神医的房间里,里恩就询问道:“听你这么一讲,我倒觉得余公子也不算是个坏人。不知他父母是因何离世的?”

    薛神医就道:“这说来话长,今天的病人怎么不多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来看病的人少不是好事吗?什么人们都没生病。”

    薛神医看着窗户外‘阴’雨绵绵的天空,裹紧了衣服道:“可没了病人,老朽岂不是要被活活饿死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等我做了盟主,你就跟李湛搬到盟主府内住,我们为你养老送终!你快给我说说余公子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薛神医品了一口茶,道:“余正华出世时,他祖父余九莲还没做上盟主之位,江湖上也不太平,很多仇家和竞争对手都不惜重金买杀手除掉对方,余正华的父亲就是死于一场袭击,母亲带着他躲过一劫,但在余九莲登上盟主不久后,也遇袭身亡了。正是因为如此,余九莲加大了盟主府的护卫,凡事也不再较真,否则还会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里恩继续追问道:“那老盟主是怎么离世的?还有胜宜扉呢?”

    薛神医反问道:“里公子把老朽当万事通百晓生了?余九莲是在巡游时突然病故,死于脑中风,年纪大了,却还要逞强,就从马背上摔下,当场毙命。至于胜宜扉‘侍’中,他也是被人下毒毒死的,而且临死前只跟余公子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多谢神医相告!”

    他出了房间,对穆行道:“你这就带我去盟主府见余正华。”说着将一把小刀藏在了袖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