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同病相怜
    攻人之计攻心为上,伐兵为谋。.: 。

    詹开窖带着里恩冒雨前来拜访李东野父子,想不到这对影响盟主竞选的父子却住在如此贫寒的地方,李老爹看着里恩,身体也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秋风入室,带来了无限的寒意,里恩以为对方是冷的发抖,就脱下了自己还未干的披风给他披上。

    李东野仍对来客持怀疑态度,詹开窖更是疑问道:“没想到李前辈住在如此简陋的地方,生活如此清贫,令晚生敬佩!”

    桌子是旧的,上面两碟小菜,一壶老酒,很难想象李老爹曾经在江湖中叱咤风云,竞选盟主。

    里恩道:“晚生听修真道长讲了你们的遭遇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道还真多嘴!”李东野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里恩继续道:“有的人竞选盟主是为了自己,有的人却是为了别人,还有的人是迫不得已。”李东野向他望来,脸‘色’通红,想要发怒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体会到你们现在的心境和打算,盟主就如同皇位,少年登基,必被辅臣所挟持,中年登基,就可以自主,但必会遭众臣反对,皇帝的人选很狭隘,但盟主的人选却很广阔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直截了当的道:“你的意思是要我退出盟主竞选,支持你出任盟主吗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不错,盟主虽然风光,但眼下却是危机重重,晚生还未入选候选者,已经遭到两次偷袭,险些丧命,高前辈也多次遇袭,不过我们都还有护卫家丁保护,李前辈却居于陋室,甚难防备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得意的道:“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之处了,你武功很差,我武功很高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可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况且你也要为令尊考虑啊,想要挣口气,不一定非要就任武林盟主,只需重入盟主府,当左使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明白了,但仍疑问道:“可左右使连同‘侍’中都已经有固定人选了,哪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地?”

    李老爹却按住了儿子的手,道:“孩子,里公子所言极是,你现在在江湖中支持者不多,只要能够重回盟主府,也算为爹爹挣回了一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提醒父亲道:“可即便孩儿退出盟主竞选,支持里公子,我们也入住不了盟主府,那里已经没有地了,高雄,谷无用,徐节已经站满了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不,只要我做了盟主,会为你们谋求一席之地的,不仅你要搬入盟主府,余正华也要留下,他虽然实际能力不足,但人脉广泛,会有大任可担的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就道:“可你要知道,即便你做了盟主,也不能恣意而为,你将会重走我父亲的路,屈辱的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里恩摇头道:“不,至少高小姐还是支持我的,更重要的是我也爱高小姐!”

    李老爹听后登时老泪,对儿子道:“里公子跟高小姐真是难得,我们何不‘成’人之美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就对里恩恶狠狠的道:“我可以退出竞选,支持你,但我希望你能履行你的承诺,否则你登上了盟主之位,也不会坐的长久的。”

    里恩起身叩谢,李老爹含泪挥别。

    待客人告辞离去之后,李东野关闭房‘门’,立刻向父亲质疑道:“爹爹,你为何突然支持这个里恩出任武林盟主呢?”

    李老爹擦去了眼角的老泪,道:“这个里恩就是你大哥的后人,你大哥已经不在了,如果他的后代可以登上盟主之位,也算是为爹爹挣了口气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仍疑问道:“可他一个年轻后生,靠得住吗?况且他又不知跟我们的这层关系!如果他登上盟主之位后,翻脸不认此事了,我们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李老爹道:“不要怕,关系在此,铁证如山,他不想承认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里恩冒雨拜访过了李东野父子后,挨到客栈,终于昏‘迷’过去,詹开窖向高小姐解释道:“里公子淋了雨,受了风寒,盖上厚被子,捂出汗就好了!”说着也打了个喷嚏,道:“天气的确冷了!”

    高丽让詹开窖抓紧回去休息,她召唤出了‘花’车,向阿青‘交’待了一下,带着里恩径直出了客栈。‘花’车穿过洛阳的大街小巷,在回‘春’馆前停下,

    天一黑,回‘春’馆就闭了‘门’,不过高丽身份特殊,报了名号,就被准许进入。

    馆主薛慕华看到高小姐,就道:“老朽也就剩这点用了,没病啥的也不会来找老朽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这位就是里恩李公子!”

    ‘药’童增加了房间里的灯火,老神医为里恩把了脉,道:“不严重,受了风寒而已,吃几副‘药’就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多谢神医了,里公子还有失忆症,不知神医如何使其恢复记忆?”

    薛神医就再次把脉,然后查看了里恩的后脑勺,然后慢慢的道:“如果里公子是受到惊吓或着脑部受伤导致失忆的,就比较难治了,而且‘花’费的时间也要久一些,病人试着在失忆前最长住的地方,最常用的东西,最常见的人,都可以‘激’起他的回忆。”

    高丽点头应了,道:“可我们现在没时间,里公子还要竞选武林盟主。”

    薛神医‘露’出了怀疑的神‘色’,道:“嘴上没‘毛’,办事不牢啊!”

    小‘药’童打来了热水,准备用热‘毛’巾为病人敷额头以退烧,高丽接过‘毛’巾,为里恩降温。

    ‘药’童接过‘药’方去拾‘药’,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里恩睁开了眼睛,见到了高丽,就询问道:“这是何处?怎么不像客栈啊?”

    高丽就握住了他的手道:“你生病了,这里是薛神医的回‘春’馆,你努力起来也真不要命,李东野那里游说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道:“我已经说服了他父子,薛神医呢,我要见他!”说着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高丽松开了手,将他按回‘床’上,道:“你人都在这里,还怕见不到薛神医,难道也是为了治疗你失忆症?”

    里恩摇头道:“不,我能不能记起以前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,薛神医人脉广泛,而且在江湖里德高望重,如果他能够支持我,我就更增一份胜算。”

    薛慕华走了回房间,朗声道:“老朽虽然在江湖里人脉广泛,但从不过问江湖之事,以免多管闲事引火烧身,里公子就不要为难老朽了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薛神医的回‘春’馆就开在洛阳,距盟主府一定不远,如果有人敢来找薛神医的麻烦,盟主岂能坐视不管?”

    薛神医一摊双手,道:“盟主为何要管?这洛阳又不止老朽一个大夫,即便老朽有个三长两短,江湖上的人该怎么‘混’,还怎么‘混’,没了薛神医,还会有刘神医,赵神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