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不堪往事
    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兵法的最高境界。,: 。

    里恩想到了出任盟主的上策,答案却不可说,只能行动。高丽疑问道:“难道连我也不能告诉吗?”

    两人走出了宫殿,来到了洛阳的广场上,仰首望向天空,秋雨缠绵,秋风萧瑟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修真观!”里恩道,高丽召唤出了‘花’车,迅速赶往。

    武当的修真道长正在讲道,身前聆听的正是亦清道人和詹开窖,里恩示意高丽也坐下一起听道。老子的《道德经》在他们耳边环绕,高丽没心情听,幸好经文不长,修真道长向二人望来,‘露’出了疑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里恩低头回礼,然后道:“晚生想跟道长打听一些‘私’人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修真道长挥手示意自己的两位‘门’人回避,然后询问道:“里公子请问!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晚生想了解一下道长的这位后人李东野。”

    高丽忽然明白,修真道长便缓缓的道:“贫道的这位同胞兄弟在江湖上籍籍无名,但他也年少轻狂过,也是有远大抱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我们兄弟二人尚年少,初入江湖,无所畏惧,敢敢为,很快就打出了名声,但也招来了无数仇敌,不过我们仍无所畏惧,人来杀人,鬼来驱鬼,仙至诛仙。不过我们也为了盟主宝座争夺过,最终兄弟反目,敌人更是以此令我们兄弟二人自相残杀,我退出了,遁入了空‘门’。”

    里恩竖耳聆听,高丽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修真道长继续道:“我的这位兄弟以为就此可以荣登盟主宝座,他想错了,他被那位渔翁陷害,被黑道杀手追杀,逃往了江南,隐入山野,不过他好强,不甘心,抛妻弃子,重出江湖,联络了另外一位高人杀了自己的仇人,为了报恩,他谎称自己未婚,娶了这位高手的‘女’儿,生下了我这个侄子李东野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没想到李东野还有这样的身世,我知道道长所称的这位高手是谁了?”

    高丽忙追问道: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里恩仍道: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明。”

    修真道长继续道:“你很聪明,但贫道这个侄子的弱点就是自尊心很强,他父亲曾经来请我出山相助,但我拒绝了,所以我的这位兄弟不得不寄人篱下,他的后代更是感觉低人一等,一直到他的妻子故去后才有所好转,不过就害苦了我的这个侄子,这孩子看到了父亲的屈辱和无奈,立誓终身不娶!”

    高丽的脸上挂不住了,不敢向里恩看去。

    里恩再一次被触动,内心不断的疑问着:自己会不会也重蹈修真道长覆辙,自己的后代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悲剧?

    高丽再也听不下去了,立刻起身,对修真道长施礼告辞,里恩忙也向道长辞别,追了她出去。

    修真观前,高丽站在雨中,向追出来里恩质问道:“刚刚修真道长说的,你是不是有同样的顾虑?”

    里恩不语,詹开窖忙打了雨伞出来为二人挡雨,疑问道:“两位怎么出来了,有急事吗?”

    高丽一把推开了雨伞,道:“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雨水将三人浇了个透,詹开窖向里恩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里恩谢过了他,然后对高丽道:“我是有这样的顾虑,但我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,因为我只能非你不娶!”

    阿青赶了过来,打了一把巨大的雨伞将两人罩住,里恩道:“阿青,你带小姐回去,我去拜访李东野!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不,别想丢下我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有些话只能在我们男人之间说!”说着就回到了修真观内,对詹开窖道:“刚刚真的很对不起,我代高小姐向你道歉!”

    詹开窖道:“你们俩吵架了?”

    里恩拧着衣服上的雨水道:“没有,我想请你带我去拜访李东野!”

    詹开窖惊讶了,道:“你没发烧吧?如果他想要除掉你,你就是在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我没发烧,被雨水一淋,清醒的很,有什么可以打动一个不近‘女’‘色’男人的心?”

    詹开窖取出了一坛柳树湾的陈酿,道:“有什么能比好酒更能打动一个隐者的心呢?”

    里恩却道:“我不饮酒的,有没有好茶?”

    詹开窖又取出了一坛雨前龙井,道:“这是我师父托我带给修真道长的,先借给你用!”

    里恩穿上了蓑衣,詹开窖套好了马车,两人顶风冒雨向南城李东野家赶去。

    天黑了,李东野的家还真不好找,这里住着一大群穷人,他们磨破了嘴皮子,才打听到了李东野家,土房柴扉,泥水横流。

    房间里点着一盏灯,昏暗,正堂当中,父子二人正在饮酒解闷,见有客来,便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李东野见是他二人,一脸疑‘惑’,也不问话。

    里恩便取出了油纸包裹的茶叶奉上,道:“晚生初到洛阳,闻听隐士大名,专程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堂屋中,传来一个老者的询问声:“孩子,来者何人啊?”

    李东野推开茶叶道:“无功不受禄,你我是两路人,不用来访!”

    里恩却道:“非也,你我二人虽然年龄相差很多,但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?有些话说开了,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这时从堂屋内走出了一个颤巍巍的老者,向里恩望来,询问道:“来者都是客,快请客人进来坐啊!天又黑,外面还下着雨,让客人在‘门’外呆着多失礼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就对老者道:“爹爹,你不知道,这位是竞选武林盟主的里恩李公子,旁边这位是武当派的詹开窖侠士。”

    老者却道:“还都不是生人,两位快请进!”

    李东野没有阻止,正堂内只有一张桌子,四把椅子,再多一人来就无处可坐。

    詹开窖奉上了陈年佳酿,道:“晚生的一点心意,前辈请收下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拿来了两双筷子丢在了二人身前,道:“你们俩来找我有何事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李隐士不想晚生就任武林盟主,是否还有另外一个顾虑?”

    李东野听不明白,就回应道:“我不稀罕这个盟主,但我又不甘心让余正华这个纨绔子弟就任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那隐士就支持我做盟主,我一定不会令你失望的,而且我也可以让你扬眉吐气,一洗陈年耻辱。”

    李东野听后,就道:“我的家事不用你来过问,你我是竞争对手,我不欢迎你,送客,不,不送,你们自便!”

    老者仍朝里恩望来,然后道:“公子贵姓,哪里人氏啊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晚生里恩,哪里人氏已经记不得了,我只记得我从小就自一座大山的寺庙内长大,还差点做了和尚。”

    老者听后,双手就开始颤抖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