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转机
    无论再强大的敌人,到了决战的时候,都必须要面对。.: 。

    拜访完天山派的晁婆婆后,里恩和高丽二人乘‘花’车返回来福客栈,途中他道:“天山派的晁婆婆跟李东野很像,对江湖中的事情漠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回到客栈后,已经是丑时,里恩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,可偏偏客房满员,没空房了,高丽跟阿青住一间套房,便让他住在外间。

    他躺在了‘床’上,虽然很困,却没有立刻睡着,脑海里回‘荡’着晁婆婆的话。他也疑问自己为何喜欢高小姐?如果自己顺利出任盟主,那迎娶高小姐也就顺理成章,可如果自己落选,是不是就娶不到了?

    他是被阿青揪着耳朵叫醒的,高丽已经洗漱罢,正对着铜镜梳妆,背影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里恩忙也穿上夹袄,套上长衫,洗脸的水有些冰凉,却能使他很快清醒。

    阿青一边为小姐梳头一边道:“小姐做了盟主夫人,就不用奴家伺候了,我也可以歇歇了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想的美,只要你不嫁人,就要一直跟着我,如果里公子落选了,那你留下照顾我爹娘,我跟里公子‘私’奔。”

    里恩听后,愣住了。

    阿青忙道:“小姐,大清早的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,快连呸三下!”

    用早饭时,高进不怀好意的盯着里恩,诈他道:“你前晚跟我妹妹同室而居,昨晚跟阿青同室而居,‘艳’福可真不浅,有没有做不该做的事情啊?”

    里恩羞红了脸,忙道:“在下是读书人,知道礼制的,若非情况特殊,我绝不会如此的!”

    高进拍了他的肩膀道:“不要担心,我们已经搞定了三位督察使,你和阿丽说服了几位长老啊?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辛苦哥哥了,不过希望你也能理解爹爹的用意,支持里公子出任盟主!”

    用过早饭后,他们出了客栈,只见天‘阴’着,乌云密布,将要下雨。

    阿青送了伞出来,高丽召出了‘花’车,请里恩上去,然后就往封禅台赶去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很早,但比他俩更早的是高雄和谷先生二人,两人双眼熬的通红。

    钟鼓齐鸣,徐节乘着飞龙降落,九大‘门’派的弟子陆续赶来,但五行督察使和另外两位候选人却没有出现,九大‘门’派长老一个也没来。里恩不由失望了,不过少林寺的方丈灵睿禅师来了,对三位佐使行礼,然后道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徐节就疑问道:“方丈可知慧易大师为何还未到?”

    慧能回答道:“我师弟他身体不适,仍卧病在‘床’,所以由老衲代他出席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天下起了雨来,九大‘门’派长老到齐了,不过五行督察使跟余正华,李东野还没到,徐节有些生气,便解散了众人,等雨停后再继续集会。

    高雄剧烈咳嗽着,脸‘色’惨白,徐节就对他道:“高兄抓紧趁下雨去看病,耽搁不得!”

    谷先生召出马车,二人乘上,往山下赶去。

    高丽也召出‘花’车,准备带里恩下山,里恩却撑开了油纸伞,道:“我们趁机在雨中漫游嵩山,机会也很难得啊!”

    九大‘门’派的长老一起向二人围了过来,徐节见状就阻止道:“你们难道忘了老盟主定下的规矩吗?在竞选盟主期间,严禁‘私’会盟主候选人。”

    左沙湾就反对道:“我们不是‘私’会盟主候选人,而是公开拜会。”

    丐帮的简长老也不满的道:“五行督察使跟另外两个盟主候选人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说不来,就不来,连招呼都不打一个!”

    徐节安慰众长老道:“徐某无能,镇不住五行督察使,不过四方长老也没有来,我们等雨停后再议。”

    里恩便向他疑问道:“五行督察使属于失职,江湖规矩里是如何惩罚失职的?”

    徐节道:“等你出任盟主以后便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追问道:“徐伯伯的意思是你也支持里公子出任盟主了?”

    徐节摇头道:“我可没这么说,不过我劝你们俩就不要在雨中散步了,还是抓紧去找万事通前辈,向他请教如何当选盟主?”

    里恩谢过了他,九大‘门’派长老当时就一起表态要支持里恩出任盟主。

    洛阳皇城外的一座宫殿里,高丽带着里恩拜见百晓生前辈。

    百晓生解释道:“老朽苟活百十多岁,皇上也很羡慕,时常向老朽请教长寿的秘诀,但他做不到,你们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里恩便疑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百晓生微微一笑,脸上的皱纹如同无数‘肉’圈相叠。

    “想要长寿其实很简单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得以依然,失意淡然。有的吃便吃,没得吃也不能饿着,不能吃的太饱,吃过后要多走动,避开危险的地方,睡足觉,你们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只有出家人才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百晓生摇头道:“出家人有信仰,所以他们做不到,信仰是人类的‘精’神支柱,老朽没有信仰,所以活的没心没肺,却老不死。”

    里恩忍住笑意,询问道:“那晚生要如何才能出任盟主啊?”

    “出任盟主?”百晓生道:“下策是挤走你的对手,中策是说服所有人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上策呢?”里恩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百晓生歇了口气,道:“说服你的对手,让他们也支持你!”

    高丽听了就觉得不可能,并且列出了理由:李东野是被‘逼’参选,还好对付,可余正华是要争口气,证明自己不是废物,对盟主宝座垂涎已久,也是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百晓生道:“这很容易的,想到答案就去执行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跟高丽低头议论,怕记不住,说不清,就在纸上写下。

    中午时,百晓生留二人一起用饭。

    这饭是朝廷特供的,对于活了两个甲子的老者,朝廷当宝贝似得供养着。

    百晓生不饮茶,却饮酒,而且只在饭后饮一小口,烫热的黄酒。

    高丽就对里恩道:“等我们俩头发白了后,也来跟万事通前辈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万事通摇头道:“很多人喜欢找我聊天,我只是静静聆听,但对于你们俩,我才解答,你们就知足吧,别来烦我了!”

    里恩疑问道:“那今日为何不见找前辈诉说之人呢?”

    百晓生道:“因为今天一早余正华跟李东野来过了,他们离开后就把‘门’封了,你们来之前,‘门’将才把‘门’打开。”

    用过了午饭,里恩忽然道:“前辈,我想到上策的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高丽忙追问答案是什么?

    百晓生却道:“不要说,要去做!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