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夜访前辈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如果错过就再不会来。。

    别人在帮你,也是在利用你,如果你连被别人利用的价值都没有,那你就毫无价值了。

    里恩现在也坚定了信念,科考一辈子都落榜的人占大多数,而竞选盟主的机会只有一次。左沙湾已经表明了态度,但仍不肯做出头鸟。

    “老沙代表星宿派支持你出任武林盟主,但我不会第一个出来支持你!”左沙湾躺在‘床’上,眼睛也不睁一下。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左前辈既然支持晚生出任盟主,却为何不敢公开站出来支持我呢?”

    左沙湾摆了摆手,高丽以为是对方赶他们走,衣三昔就带着师妹对她道:“高小姐请,我师叔要单独跟里公子聊!”

    里恩看到毒虫满屋子的爬,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左沙湾睁开眼睛道:“你把那条蝰蛇抓给我!我就给你答案。”说着指了里恩身边木架子上盘着的一条三角脑袋红眼睛毒蛇。

    看到毒蛇就在自己咫尺,里恩吓的忙往后退,但脚下一软,另外一条五步蛇就缠住了他的小‘腿’往上游来。

    蛇已经上身了,不出手不行。他只好硬着头皮伸手抓住了五步蛇的脖子,也未敢太用力,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左沙湾的“宝贝”,蛇身体凉凉的,他的汗‘毛’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左沙湾道:“不是这条,是木头架子上那条,小心不要被它咬到了。”

    里恩将五步蛇放下,然后慢慢抓住了蝰蛇,只见这蝰蛇脑袋上还生着一对角。

    左沙湾伸出了手臂,蝰蛇立刻飞跃过去,缠在了主人手臂上。

    里恩吓的出了一头的汗,对方道:“你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那老沙我明天就是拼了跟八大‘门’派决裂,也要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你出任盟主。”然后又自言自语道:“反正其他八个‘门’派也不待见我们星宿派。”

    里恩忙道:“晚生做了盟主之后,一定要让贵派跟八大‘门’派享受平等的对待。”

    左沙湾就疑问道:“那你打算如何说服其他八大‘门’派的长老?”

    里恩回答道:“其实每个‘门’派都有自己的特‘色’和生存之道,就如同丐帮靠乞讨,天山派会训练刺客,少林寺靠施舍,天龙寺是皇族一样,星宿喜欢炼毒,也会解毒,只要不违背江湖道义之事,就属于名‘门’正派!”

    “名‘门’正派。”左沙湾听后继续躺下,道:“你可以走了。出家人心软,会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里恩明白他说的是两寺一道,接下来他就要去找武当派的修真道长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高丽忙拉住他询问情况如何?

    里恩点头,然后对衣三昔师兄妹二人道:“我初入江湖,朋友不多,以后做了盟主,希望你们能来帮助我!”

    衣三昔摆手道:“只怕你做了盟主后,想见我们都难。”

    里恩坚定的道:“我一定会来找你们的,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帮我啊!”

    高丽带着他找到了穆行,然后乘马车出了谷水驿站,就往城东的来福客栈返回。

    岁寒四友已经在客栈等待,不过高雄还没有回来,谷先生也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里恩见到了这四人,格外高兴,说了下一步的打算,詹开窖就道:“我们这就去见修真道长吧?”

    高丽却担心道:“现在去会不会打扰道长清修啊?”

    詹开窖却道:“即便我们不去,他还能睡的着吗?”

    洛阳城内有座修真观,南北朝时就建成,吕‘洞’宾还曾经在此修行过。

    道观的‘门’虚掩,詹开窖推‘门’而进,见房间内灯未息,就敲了‘门’,房‘门’打开,他对盘膝打坐与‘床’榻上的道人禀报:高小姐跟里恩公子前来拜会师祖伯。

    高丽带着里恩入内,先行礼,这位道长仙风道骨,面相敦厚,低声道:“二位来晚了一步,余公子刚走。”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余公子来拜会道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余公子希望贫道支持他出任盟主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如果他为人正派,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,我爹爹第一个支持他做盟主。”

    修真道长就疑问道:“那李东野呢?”

    高丽回答道:“此人城府太深,为人冷漠,就跟有人‘逼’他来竞选盟主似得。”

    修真道长回答道:“不错,是他爹跟余公子一起‘逼’的。”

    里恩疑‘惑’不解了,爹‘逼’儿子竞选盟主是为了儿子前途着想,可余正华为什么要给自己强加一个竞争对手呢?

    道长继续解释:“余公子其实就是为了争口气,他自知难以号令江湖,却又担心被高雄和徐节二人挟持,故拉李东野来辅佐自己。”

    里恩这才明白,高丽就疑问道:“前辈为何知道如此详细?”

    道长淡淡的道:“贫道也姓李,是李东野的大伯。”

    俩年轻人惊讶了,里恩道:“可‘逼’一个人做他不喜欢的事情,是做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修真道长点头道:“贫道自然清楚,你们走吧,道家与世无争,只要有人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你,贫道做第二人。”

    俩人大喜,就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岁寒四友询问情况如何?里恩高兴的道:“可以去见天山派的晁婆婆了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在前带路,来到了宏盛坊一座青楼内,上了楼,只听房间里歌舞不休,丝竹绕耳。宵‘门’口的辟野见到了他们,立刻知道他们的来意,便道:“就里恩一人进去其他人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里恩小心翼翼的进了房间,只见纱帐内一‘女’子侧卧,榻前俩舞‘女’水袖轻挥,一歌妓唱词,一琵琶‘女’伴奏。

    他特意向弹琵琶的‘女’子望去,不由惊讶了,原来是温姑娘。

    纱帐内的‘女’子冷声道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里恩回应了,晁琵琶挥手示意歌舞停下,琵琶奴就道:“启禀晁婆婆,这位里恩定力非凡,而且很专一。”

    “专一?”晁婆婆冷笑道:“这个书生脑子一定有问题,男人哪个不喜欢美‘女’?哪个不是见异思迁的?”

    琵琶奴道:“里公子夜宿翠月楼,却对碧珠无动于衷。”

    晁婆婆不以为然的道:“那时因为里公子觉得碧珠是红尘‘女’子,而高小姐是名‘门’闺秀!”

    里恩忙解释道:“高小姐曾经救过在下的命,我很感‘激’她,也因此心生爱慕,但晚生真正爱上高小姐是因为她在沙漠里丢弃了我。”

    琵琶奴和晁婆婆俩‘女’人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里恩解释道:“高小姐也是迫不得已才丢弃我的,我并不怪她,她还真诚的向我道歉,现在又全力的帮我。”

    晁婆婆道:“谁做盟主,我并不在乎,不过我想知道你准备如何处理修真和修悟两派的争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