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六十章 并肩而行
    ‘混’江湖的日子总是提心吊胆,出来‘混’,迟早是要还的,所以他们今朝有酒今朝醉,从不去考虑明天。,: 。

    里恩向高丽望去,只见她双眼通红,高雄就低声询问道:“你们可去拜访过薛薇师太了?”

    高丽点头应了,道:“师太已经被‘女’儿说服了。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这就好,去让你哥哥通知岁寒四友来找我!”

    高丽虽然不解,但还是应了,高雄继续道:“你带里公子去找星宿派他的两位朋友,我跟谷先生去找金,木两位督察使。”

    索安和索铜兄弟俩已经出来,高雄在大厅便下了命令,索安去保护谷先生,索铜跟他,让穆行为高丽和里恩二人驾车。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不用麻烦穆行了,还是让他留在客栈保护我娘吧!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不,我们刚刚遇袭,客栈也不安全,你们俩武功又差!”穆行立刻领命,去套马车。

    父‘女’各自离去,马车中,高丽对里恩道:“我真不想去见你那两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里恩纠正道:“邝姑娘身世很可怜的,自由丧母,少年时又丧父,要不是衣三昔出手,她也不在人世了。”

    穆行就将头探入马车车厢内道:“里公子,你这两位朋友住在何处?”

    里恩摇了头,高丽就道:“他们一定跟左沙湾住在一起,星宿派跟朝廷有来往,就去洛阳城内最大的驿站里去找。”

    穆行道:“那就是谷水驿,小姐,里公子坐稳了。”

    入夜后,洛阳城的大街小巷一片寂静,行人寥寥,不过各坊和驿站内却是灯火通明,歌舞丝竹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谷水驿自隋时就建,之后毁了再建,规模越来越大。‘门’前两群衣甲鲜明的卫士手持长戈把守。

    穆行亮出了身牌,道:“我乃盟主府护卫穆行,马车上的是高左使的小姐和里恩公子。”

    护卫当即放行,穆行去停放马车,高丽和里恩望着一座三层高楼,有些惊讶,在大堂内向驿丞打听了左沙湾的房间后,就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穆行对他二人道:“你们进去吧,我在‘门’口等候!”

    里恩敲了‘门’,房‘门’打开,邝安然开了‘门’,见是他,‘露’出了惊喜的神‘色’,又看到了旁边的高小姐,脸‘色’就变了。

    高丽知道自己跟对方互相看不惯,就道:“邝姑娘,我跟里公子是来向你道谢的,多谢你救了他!”

    里恩这才想起他二人是空手,不像是来道谢的。

    邝安然径直回到了房间里,里恩拉着高丽走了进去,然后解释道:“高小姐也是迫不得已才将我丢下的。”

    高丽忙撸下了自己手腕上的一只‘玉’镯,塞到了邝安然手中道:“我也没有好礼物送给妹妹,这只‘玉’镯是我娘给我的,只有皇族才可以佩戴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立刻拒绝道:“既然这枚‘玉’镯是你娘传你的,又是皇族才能佩戴的,我一个江湖‘女’子,可不敢要。”

    高丽按住了她的手,道:“镯子在你身上,只要不‘露’出来,何人会知?况且我跟里恩还有求于你呢?”

    邝安然仍要退回‘玉’镯,这时房‘门’被推开,衣三昔走了进来,道:“你们俩在推搡什么,里公子左右为难,不知该帮谁了吧?”

    高丽忙松了手,道:“衣侠士来的正好,里公子现在是骑虎难下,如果不能出任盟主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坐了下来,‘露’出了疑问的神‘色’,盯着里恩和高丽二人,邝安然看着‘玉’镯,疑问道:“不至于吧,即便做不了盟主,那就还做书生啊?不会令尊断了李公子的退路了吧?”

    里恩忙解释道:“这两日我们不断被人行刺,屠院长说只有我做了盟主,这些敌人才能消除!”

    衣三昔撇了嘴,道:“如果换余正华或者是李东野做了盟主,这话我还相信,但你的危险正是从高小姐救了你开始,却不止于你做了盟主,相反,你做了盟主就会更加危险!”

    高丽不服的争辩道:“那至少也会有盟主府的护卫保护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道:“盟主府不是皇宫,即便皇宫里也会有刺客闯入,要想平安,就退出盟主竞选!”

    高丽‘阴’了脸,里恩忙道:“我跟高小姐向要见你们的左前辈,希望能够得道你们星宿派的支持,我不想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可惜的道:“其实你真不应该趟这趟浑水,多少英雄豪杰都淹死在了其中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即便水再深,我也不怕,只要你们肯帮我,我相信江湖一定会有公道和正义的。”

    高丽也道:“世上无论多么下贱的事,总会有人做的,再危险的职位也会有人就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越是危险的地方,越是有人抢着去。”衣三昔补充道:“因为权和利所在,就如同皇位,不过一旦失败,可就死无葬身之地,而且还会株连九族,里公子,你可要考虑好了!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反正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,既然遇到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,就一定不能错过,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走到了高丽身前,将‘玉’镯还给了她,道:“好,你的心意我收下,不过我代里公子送给你,我们这就去见左前辈!”

    左沙湾醉醺醺的回到了房间,胡‘乱’躺在了‘床’榻上,他的房间里毒虫到处‘乱’爬,邝安然推开了房‘门’,借着幽绿的灯火,低声呼喊道:“左前辈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高丽和里恩也跟着进来,衣三昔‘弄’亮了房间里的光亮,左沙湾睁开了眼睛,道:“不要踩到了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立刻回头对高丽道:“你们小心脚下!”

    高丽立刻跳了起来,里恩忙向地上望去,只见一只癞蛤蟆正瞪着他们俩。

    衣三昔就拱手行礼道:“高小姐和李公子前来拜访,左前辈,左师叔!”

    左沙湾闭着眼睛道:“我不是说要支持你做武林盟主了吗?你们还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高丽吸了一口气,冷静了下来,道:“我以前错怪了你们,直到你的‘门’人救了被我丢下的里公子,我才自觉形秽,你们星宿派并不像江湖所传的是‘阴’毒邪教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既然星宿派能够位列九大‘门’派,那我们就应该一视同仁,对于江湖所传,我们一定要核实之后再论定,不能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要包庇一个坏人。”

    左沙湾冷笑了一声,询问道:“那里公子以为何为好人,谁是坏人呢?”

    里恩就道:“好人有很多,但坏人也不少,‘混’江龙跟水长老都是坏人!”

    星宿派这仨人跟高丽听后都惊讶了,里恩这也太直接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