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夜会屠院长
    人们总喜欢论资排辈,先出生的就占了优势。。

    有的职务是终身制,在位者不死,不告老还乡,继位者就只有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想要在江湖中立足,没有关系是绝对不行,想要在江湖中站的更稳更久,就需要更强大稳定的关系,江湖即人心,江湖即人脉。孤单英雄跟杀手没有什么两样,都不会活的长久。

    谷先生带着咳血的高雄向徐节告辞,然后叫上了里恩马上往山下赶去。

    马车内的里恩一脸茫然,看到了高雄嘴角的血迹,立刻惊讶道:“高前辈,你吐血了?”

    高雄背靠着马车车厢,有气无力的道:“没关系,这两天着急上火,不碍事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你们都是为了能够让我参加盟主的竞选,我们这样做值得吗?我们还是赶快找那个薛神医为你开些‘药’吧?”

    高雄表情严肃了起来,‘露’出了威严的神‘色’,道:“你知道就好,我现在就带你去拜访屠院长!”

    “屠院长?就是那位前都察院院长大人吗?”里恩疑问道:“他不是不反对我竞选盟主吗?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屠院长是五行督察使中最有原则的,从他这里开始游说!”

    双人马车迅速驶向了洛阳城,这时天已经渐渐黑了,洛阳城东‘门’还未关闭,一个小乞丐背靠着城墙,准备入睡。

    马车在城‘门’口停下,丢出了一块碎银子,小乞丐忙去拣,高雄道:“你现在就进城让你们丐帮的兄弟打探五行督察使的下落,然后禀告给来福客栈的高丽。”

    小乞丐拣了银子,疑问道:“你谁啊?这点银子就想要我们丐帮的兄弟办事。”

    高雄‘露’出了头来,冷声道:“盟主左使高雄!”

    小乞见了他,忙拱手行礼,道:“小的这就进城去办!”说着提着木棍就奔入了城中。

    高雄缩回了头,继续驾驭马车,也进入了城内,来到东北角的一座宅院外,停下了马车,对里恩道:“你上前叩‘门’,就称我要见屠院长!”

    里恩忙应了,下了马车,来到大‘门’前,借着两盏灯笼发出的光亮,匾额上题着“威震百官”四个字,大红‘门’,两对石狮子左右把守。里恩拍动了‘门’环,‘门’开了一道缝,一个老者询问道:“何人叫‘门’?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很清晰,里恩忙回应道:“晚生里恩,随盟主左使高雄前辈特来拜见屠院长大人,还望通禀!”

    这人冷声道:“先等着,我去通禀!”说着就关上了大‘门’。

    里恩就朝马车里望去,对高雄道:“‘门’客让我们稍等,他去向屠院长禀报!”

    这时只听街道两端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,左右两骑,同时往这里飞奔而来,他忙朝‘门’廊内退去,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高雄也从马车内出来,收回了马车,准备往‘门’廊内进入。

    两骑飞速本来,突然两道寒光闪现,高雄双掌迅速打出,将马背上这两个骑士同时轰上了天空,然后挡在了里恩身前。

    里恩还没有明白过来,就见这两骑连人带马重重的摔在石板道上,两道寒光也丢在了地上,哐啷响,原来是两把钢刀。

    高雄双掌成爪,迅速探出,各自抓住了一人的脖子,‘逼’问道:“你们是受是何人指使?”

    这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屠宅的朱‘门’大开,院长大人身着儒服,带着下人迎了出来,见状,‘露’出了惊讶的神‘色’,疑问道:“这二人是?”

    里恩忙道:“这两人想要偷袭我们,被高前辈擒获后自尽身亡!”

    高雄站好了身体,向宅子的主人行礼。

    屠院长立刻道:“家乐,你速处理此事,查明这二人的身份和幕后主使,必要时请杨神捕帮忙!”

    一个家丁应了,屠院长请高雄和里恩二人到客厅里谈话。

    丫鬟捧上香茗,高雄开‘门’见山的道:“看来很多人不想里公子参加盟主的竞选,怕他当选,也不想高某继续活在世上。”

    屠院长忙道:“高左使跟里公子受惊了,胜‘侍’中已经离世,如果高左使再出了什么事情?徐右使只怕也不安全!盟主府没了你们,江湖就会更加‘混’‘乱’!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里公子是儒生出身,原本要参加科举,却被高某硬拉来参加盟主竞选,高某的去留倒无所谓,只是可惜了里公子。”

    里恩也道:“屠院长无论是在庙堂中,还是在江湖里,都是晚生的前辈楷模!”

    屠院长打量着里恩,道:“里公子还真应该去参加科考,说不定还真能金榜题名,成为国之栋梁呢?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可万一落榜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再考啊?”

    “那一直考不中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比丢了‘性’命要强啊!”屠院长道。

    高雄道:“机会只有一次,里恩公子不想错过,小‘女’也是江湖中人,想娶小‘女’,就必须踏入江湖!”

    屠院长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可惜我只是五行督察使之一,单靠我一己之力,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?”

    高雄立刻拉着里恩站起,拱手施礼道:“有屠院长这句话,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!”

    屠院长向里恩询问道:“听说你昨晚也遇袭了,而且还是高等杀手?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应了,道:“是骑着云雕的杀手,百晓生前辈说是五毒教和天煞盟的人。”

    屠院长哦了一声道:“查出是何人指使了吗?”

    高雄摇了头,屠院长道:“你们的时间不多了,只有让里公子就任盟主,才能获取盟主护卫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多谢屠院长指点,晚生感‘激’不尽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下一个要找的人是谁?”屠院长向高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金,火,木三位督察使,先找金国师,他乃大理皇族。”高雄思考后回答道。

    屠院长道:“金国师为了避嫌,在白马寺借宿,现在城‘门’已经关闭了。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我倒忘了这茬,那就去找木大王。”

    两人告辞离去,屠院长送二人出了大‘门’,道:“高左使,恕我不能跟你们同去!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高某明白,也是为了避嫌!”说着就召唤出了马车,拉里恩上车。

    里恩就疑问道:“高前辈,你们刚刚说避嫌是何意?”

    高雄解释道:“五行督察使在江湖中级别高,权力大,但不能‘私’下来往,更不能密会,否则就会被视为谋逆。金国师跟少林寺的灵睿方丈是故‘交’,跟慧易长老是上下级关系,故不能相会。除非公务,我也不能跟五行督察使和九大‘门’派长老‘私’下相会。”

    马车赶到了来福客栈,高丽已经在大厅里等候,见到他二人进来,便低声道:“刚刚丐帮的弟子来报信了,称木大王在大辽行馆内,霍太师在醉月楼留宿,水长老栖息与广德楼,金国师的下落没有打听到,屠院长在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