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无动于衷
    人生得意事:事业有成,知己相伴。。

    禅房里,安氏对丈夫道:“你怎么让阿丽跟里公子共处一室过夜呢?”

    高雄喝着僧人的苦茶,道:“这正是我想要的,慧易大师都没有反对,你还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安氏知道丈夫心里的想法,就道:“可里恩只是获得了盟主的竞选资格,距坐上盟主之位还差很远,你就不怕他落选吗?”

    高雄道:“既然有人不惜重金行刺里恩,就说明还有人怕里恩会登上盟主之位,我正好可以籍此促使里恩出任盟主,阿丽能够嫁给里恩,也算是‘门’当户对,再说李公子是个读书人,知道礼义廉耻的。”

    安氏疑问道:“即便谷先生支持里恩,可还有五行督察使跟九大‘门’派长老以及四方长老呢,还不说余正华跟李东野,他们俩一定反对里恩出任盟主的。”

    高雄起身道:“这事你就不要‘操’心了,你和阿丽帮我稳住里恩,剩下的事情我跟谷先生来做,我们一定有办法让里恩出任盟主。”然后就朝房外走去,安氏忙追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啊?外面不安全!”

    杀手如果得知行刺失败,一定还会再来。高雄道:“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我要去找谷先生,你留在房中,不要开‘门’!”

    谷无用在隔壁房间里坐立不安,见高雄到来,立刻询问道:“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去找灵睿方丈,我们先从少林寺开始游说!”

    二人出了房间就向方丈走去,方丈是少林寺灵睿主持的居室,天下武功出少林,而且少林寺是中原武林的中流砥柱。

    里恩怀抱着高丽在石窟中过了一夜,慧易打开了石‘门’,二人忙起身相迎,用过斋饭后,高丽召唤出自己的‘花’车,带里恩前往封禅台。

    昨天她见到里恩还是痛哭不已,今天两人就‘春’风满面的同骑共乘,穿过江湖同道,邝安然和岁寒四友见到了二人,就挥手致意。

    今天是竞选盟主的时间,这些小辈只能在封禅台外观望。

    当太阳升到嵩山的山腰时,钟鼓齐鸣,四方长老,五行督察使,九大‘门’派长老进入了封禅台,而迎接者就是徐节,谷无用和高雄。

    最后余正华跟李东野一脸严肃的进入了封禅台。

    皇帝的人选是及其严格的,武林盟主的人选稍微宽松一些,也民主一些,不过决定权在江湖前辈和各派长老手里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徐节让候选的三人分开站立,然后他背对三人,向台下众前辈长老以及所有在场之人诉说了昨夜遇袭之事,这些人面面相觑,不敢妄自言论。

    之后,徐节高声道:“按规矩,候选人分开而战,你们支持谁做盟主,就站到他们身前,当然你们也可以坐着不动,保持沉默!”

    竞选开始,钟鼓齐鸣,旌旗招展。

    天空中风起云涌,大地上一片人海,封禅台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不过所有人都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高雄里向谷无用望去,‘露’出了疑问的眼神,阿丽也疑‘惑’不解道:“即便他们都不支持里恩公子,那父亲和谷先生也应该领头支持里恩?”

    更有人疑问即便他们不支持里恩,那也应该有人支持余正华或许李东野的啊?可这些人为何站立不动呢?

    徐节按捺不住,就朝高雄望去。

    老盟主余九莲生前有三位高人辅佐,左使徐节,‘侍’中胜宜扉,右使高雄。

    ‘侍’中是朝廷所设的一个官职,相当于宰相,而左右使是盟主的左膀右臂。现在胜宜扉身亡,右使高雄辞呈,故左使徐节权力最大,官位最高。

    这次高雄复职,还请了灵通先生谷无用出山,准备就任右使一职,原右使徐节就任‘侍’中。

    终于轮到高雄发话了,他清了嗓子,用尽了最大力气喊道:“里恩是高某和谷先生所荐,在下本已经退隐,可你们却非要我出山,要我出任盟主,但我的身体不行。”说着就开始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皆不语,倒是高丽为父亲担心。

    高雄咳嗽完了,继续道:“你们又想要犬子出任盟主,可犬子的能力我最清楚,他远不如余正华公子,可你们又看不中余公子跟李先生,故高某挑选了里恩公子,你们却无动于衷。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还是不语,也不知这些人葫芦里卖的什么‘药’?

    高雄无奈,向谷先生望去。

    五行督察使和台上两位候选人‘露’出了得意的神‘色’。

    谷先生清了嗓子,朗声道:“在下只是一江湖散人,习惯过自由自在的生活,这次若不是高兄非要拉我出山,我才不愿跟诸位共事,以免招惹是非,里恩公子有什么不合适之处,你们可以道明,让他退出也行,你们不出声,令人如何知道你们的想法呢?”

    今天这些人却变成了木头桩子,毫无反应,都只盯着公案后的三人,看的他们仨是一脸问号。

    天近正午,徐节只好命人击鼓散会,午后再议。

    鼓声一听,九大‘门’派长老一起朝公案围来,慧易的一句话解开了众人沉默不语的谜底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老衲支持里恩公子,可你们自己都不行动,贫僧怎敢妄动?”

    谷先生苦笑一声道:“原来是没人敢做出头鸟?”

    高雄朝徐节望去,征求他的意见。高丽将里恩从台上领下,准备去用午饭,想要叫上父亲同去,但已经近不了前,九个老者已经将公案团团围困。

    四方长老就地盘膝打坐,自然会有人为他们送上饭菜,他们四个等级相同,但一年见不了几次面,所以就抓紧聊天。

    水长老向里恩和高丽走来,道:“好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啊!”

    里恩一见他,就想起了水秀秀,便道:“水长老不必羡慕,水小姐原本也可以跟在下一样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高丽立刻捂住了他的嘴,向水长老解释道:“他是在痴心妄想,水小姐怎会跟他一个书生相伴呢?也就本小姐才看的中你这个软弱书生!”

    水长老冷笑了一声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里恩道:“水小姐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这时屠院长走了过来,高丽忙拉着里恩从‘花’车内跳下,向其行礼问安,然后道:“这位屠院长可是我们标准的上司和前辈,你即便不参选盟主,参加科考做官后也要拜他为师,成为院长的‘门’生。”

    屠院长挥手道:“高小姐说笑了,本府已经致仕了,现在只管江湖中的事情!”

    高丽就对里恩道:“屠院长写的书比你读的书都多。”

    里恩惊讶了,然后就疑问道:“可我阅览无数,却没有读到屠院长的著?”

    高丽再次捂住了他的嘴,道:“那是你孤陋寡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