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冰释前嫌
    ‘欲’成大事者,没有直面死亡的勇气怎行?

    经过一天的的辩驳,里恩终于获得了武林盟主的参选资格,不过危险紧接着就袭来。.: 。他栖身的帐篷已经化一片灰烬,而保护他的盟主府护卫也伤亡惨重,不过他幸好有百晓生保护,才捡回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场面一片‘混’‘乱’,高雄跟谷先生二人忙挡在了里恩身前,仔细审视,询问他是否受伤?

    百晓生道:“有老夫的金刚罩保护,水火不侵。”

    里恩也忙向他致谢,水长老已经命九大‘门’派长老留下,其他人等一概退下。

    残余的盟主府护卫抬走了昏‘迷’的同伴,掩饰着内心的惊恐和悲伤,继续执行上司下达的命令。

    他们的上级终于骑着飞龙赶来了,一落地,就向里恩询问道:“里公子受伤了吗?要不要请薛神医来?”

    里恩摆手道:“晚生没受伤,只是这些保护我的卫士被烧伤了,鳄鱼的脂肪治疗烧伤的效果很好。”

    徐节道:“只要你没受伤就好,他们自行会去找大夫医治的。”说罢派人搜查封禅台四周,看是否还有隐藏的杀手?

    五行督察使和九大‘门’派的长老都到齐了,就差四方长老没来。

    丐帮的简长老就询问道:“这些杀手居然敢在封禅台行刺里恩,也太猖狂了。”

    明教的霍长老也道:“简兄,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?这些刺客都是专业的杀手组织,如果没有人出重金聘请他们,他们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行刺里公子的!”

    谷先生就疑问道:“那会是谁在幕后指使呢?”

    里恩也疑问道:“刚刚那群杀手是什么人,针对我而来的吗?”

    百晓生不语,高雄和谷先生目睹了整个行刺过程,便道:“这群杀手骑着云雕而来,组织严格,分工很强,先用火毒弩‘射’里公子栖身的帐篷,被盟主府的护卫用盾牌挡落后,降落在地上,用弯钩强行敲开盾墙,放毒放火,最后还往火里加了受‘潮’的火‘药’。”

    “受‘潮’的火‘药’?”谷先生疑问道:“为何杀手要往火堆里加受‘潮’的火‘药’?”

    高雄解释道:“往火堆里加入受‘潮’的火‘药’目的就是要将我们这些前来扑火的人炸死!”

    徐节就道:“骑着云雕,手执弯钩,这不是天山派的‘门’人吗?”

    天山派的晁婆婆立刻回应道:“徐左使不能单以杀手的武器就断定杀手是我们天山派的‘门’人,江湖中使用弯钩的‘门’派也不少,如星宿和逍遥,我们天山派训练刺客,但我可以用我的‘性’命保证刺杀里公子的刺客绝非我的同‘门’!”

    高雄就疑问道:“可云雕总是你们天山派的高等级坐骑吧?”

    晁婆婆道:“非也,云雕是生长余高寒地带的一种巨型猛禽,我们天山派俘获的居多,但也不敢保证其他人不会拥有!”

    里恩也道:“晚生认得天山派的宵辟野前辈和查天阔侠士,相信天山派是保护来行刺我的。”

    百晓生用微弱的语气道:“刺客是哪个‘门’派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幕后凶手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幕后凶手!谁会不惜重金除掉只是成为盟主候选人的里公子呢?”谷先生疑问。

    里恩有些疲惫就背靠着华表坐下,高丽来到了他身前,询问道:“你真的没受伤吗?我带你去找薛神医吧!”里恩拒绝了,旁边的百晓生裹紧了斗篷,道:“恋人之间有什么矛盾?”

    高小姐立刻红了脸,里恩忙解释道:“晚生只是爱慕高小姐,跟高小姐并不是恋人!”

    百晓生道:“老夫看的出你们俩现在的关系,也看得出你们俩以后的关系,必定会结连理。”

    里恩听后大喜,高丽就撒娇似的询问道:“既然万事通前辈连以后都看得出,那前辈可知刚刚行刺你们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百晓生用及其微弱的声音道:“在西部无人区,有一个神秘的天煞盟,他们的坐骑就是云雕,而峨眉山西南的无毒教,擅长用毒,今晚的刺客就是这两派的高手!”

    高丽和里恩立刻向这些长老和前辈望去,然后道:“今晚的刺客是五毒教和天煞盟的高手!”

    高雄立刻皱了眉头,疑问道:“他们都远离中原,为何会来行刺啊?”

    徐节就下令道:“九大‘门’派长老都下去命‘门’人暗中调查看今夜之前,何人跟天煞盟和五毒教的人接触过?”

    谷先生就询问道:“徐右使,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是否让里公子下山去过夜?”

    徐节道:“不,山下更危险,你们带里公子前往少林寺方丈闭关的石窟内过夜,我命少林寺的高僧护卫。”

    谷先生应了,少林寺的慧易大师立刻请里恩前往少林寺,高雄叫了妻子跟同去,百晓生便道:“既然公子已经脱险了,老夫也要回家睡觉了,要想活得长,睡觉不能少!”说着就召唤出一朵巨大的莲‘花’,他盘膝而坐,宝座飞起,迅速向下山。

    里恩怀着惊讶的心情向百晓生挥别,然后跟着慧易大师离开封禅台,来到了少林寺后院的一座石窟前,打开了石‘门’,里面是一空十尺见方的陋室,只有两盏石壁上的油灯和一只毡垫。

    里恩低头进了石窟内,高丽忙也跟了进去,道:“我来陪里公子!”

    慧易知道二人的关系,没有阻止,关闭了石窟‘门’,领其他人到禅房中休息。

    石窟中,里恩盘膝打坐,闭目养神,高丽红着脸道:“在沙漠里,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把你丢下的,我很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你并没有做错,如果你不把我留下,我就会连累你和阿青,我们三人都会死在沙漠里的。”

    高丽追问道:“那你真的不怪我吗?”

    里恩摇了头,道:“你没有错,我怪你什么?”

    高丽便扑进了他怀里,询问道:“那你是如何从什么里逃生的呢?不会就只靠我留给你的佩剑吧?”

    里恩苦笑一声道:“其实星宿派就在我们不远处,我是被星宿派的邝安然姑娘救了,她带我到了星宿派,为我医治,还带我来了洛阳跟你们相会!”

    高丽也在内心苦笑了一声,她又何尝不知星宿派就在不远处,但问题是她能相信星宿派的人吗?

    她又道:“刚刚那位万事通前辈说我们会结连理的,你愿意娶我吗?”

    里恩道:“当然愿意,就怕高小姐看不中我,是不是江湖中人都看不起书生啊?”

    高丽疑问道:“里公子何出此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