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月圆夜
    夜晚是刺客的最爱,刺客往往也都见不得光。。: 。

    徐节希望盟主候选人留在封禅台过夜,但真正留下的只有里恩一人,邝安然和衣三昔师兄妹二人走来向他道喜,一个手持铁盾的壮汉走来道:“为了里公子的安全,两位侠士还是抓紧离去吧!”

    邝安然不服,道:“你这么说是何用意?里公子的命都是我救的!”

    在里恩的不舍中,这师兄妹二人还是被劝走了。

    高雄走到了里恩身边低声道:“小‘女’将你抛弃在沙漠里的事情,老朽已经责罚她了,老朽在这里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里恩忙去阻止他行礼,道:“高前辈,我不怪高小姐,她这样做并没有错,如果她不丢下我,我们仨都会死在沙漠里。”

    谷先生也走了过来,道:“你不用怕,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,不要有任何顾虑,大胆往前走吧!”

    又一个手持盾牌的壮汉走了过来,高雄就解释道:“他们都是盟主府的卫士,是来保护你的。等下我让阿青把被褥和饭菜送来。”

    里恩点头致谢,然后对二人道:“我想见万事通百晓生前辈。”

    二人有些惊讶,但两个护卫已经将他们跟里恩隔离开来。

    谷先生立刻追了骑上飞龙的徐节,大声道:“里恩武功不高,单独留在这里不安全,我要留下保护他!”

    徐节就道:“不是还有盟主府的护卫在吗?”

    高雄也追了过来,道:“盟主府的护卫怎及某些刺客武功高?胜宜扉武功比我还高,不也死在了刺客之手?”

    徐节就反问道:“那你说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雄就道:“我找人来保护里公子。”

    徐节有些不耐烦,就道:“随便,但里恩最好不要离开封禅台!”

    谷先生跟高雄对视了一眼,然后送徐节离开。

    待徐节“飞走”后,高雄立刻对谷无用道:“你留下,我这就下山去找百晓生。”

    谷先生却道:“不,我武功不如你,但我跟百晓生熟识,我下山,你留下!”

    高雄不再争执,命儿子陪谷先生一起乘马车下山,九大‘门’派的长老向他围来。

    天很快就黑了,里恩背靠着华表坐下,裹紧了衣服,这里的确有些冷,至少比洛阳冷。

    现在华表下的祭天台四角燃起了火焰照亮,四个手持铁盾的壮汉将他围在了当中,里恩道:“这里可真冷啊,你们冷不冷?”

    这些人不回答,脸‘色’比天气还冷,高雄送来了一只火盆,同时解下了自己的外衣让里恩披上取暖,里恩留下了火盆,将衣服还给了高雄。

    一辆‘花’车急速赶来,高雄立刻上前,就见高丽扶着母亲从‘花’车内下来。

    高雄迫不及待的询问道:“你们带酒菜被褥了吗?谷先生有没有来?”

    安氏点头回应,示意‘女’儿将食盒提起,又将帐篷和被褥抗在背上,跟着父亲来到祭天台上,一群壮汉将他们拦下,只是收下了食盒跟被褥帐篷。

    高丽就询问道:“李公子他?”

    高雄解释道:“为了防止里公子被人暗杀,所以盟主府的卫士将他保护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轮皎洁的圆月当空,高雄一家人坐在了公案后赏月,说是赏月,却没有水果点心,连酒和月饼都没有。

    明亮的月亮中出现了一群黑点,这些黑点越来越清晰,如同一群蝙蝠。

    马车的铃铛声响起,高雄立刻从公案后起身,马车停下,谷先生带着一位白衣老者前来。

    高雄忙行礼,来者正是万事通百晓生,脸上的皱纹已经成了螺旋状,不过身体却很健壮。

    祭天台当中,里恩躲入了帐篷里烤火用饭,高雄向这些护卫说明了情况,让百晓生去见里恩。

    里恩正在用饭,见到一位老得跟怪物般的白衣老者飘了进来,吓的手里筷子掉落地上。

    百晓生在火盆前盘膝打坐,用微弱却很清晰的声音道:“听说里公子要见老夫?”

    里恩放下了饭碗,用战战兢兢的声音询问道:“前辈是?”

    “老夫就是万事通百晓生。”

    里恩忙稽首行礼,恭恭敬敬的道:“晚生听星宿派的衣三昔侠士讲要想出任盟主,就必须要先向前辈请教,可晚生一到洛阳城东的来福客栈,就被阿青姑娘带到了这里,现在又被留在这里,只好委托谷先生请前辈来此相见,还望前辈不吝赐教!”

    百晓生烤着火,道:“谈不上赐教,老夫也就比你早生了一百多年。”

    里恩张大了嘴,心里迅速算了,惊讶的询问道:“前辈已经一百二十岁了?”

    帐篷外,高雄和谷无用并肩站立,高丽为他二人披上了斗篷。

    月亮中的黑影越来越大,然后向祭天台降落。

    高雄听到了翅膀扇动的声音,忙抬头望去,就见一群骑着云雕黑衣人出现,端起了火毒弩,朝帐篷发‘射’。

    盟主府的这些卫士立刻高呼道:“快保护里公子!”

    一道盾墙立刻组成,挡落了‘射’来的火箭,高雄立刻也嚷道:“阿丽快扶你娘上马车里!”

    帐篷里的里恩也不是傻子,立刻站起道:“有刺客!”

    百晓生却道:“年轻人,坐下,不用慌张!”

    高雄和谷无用二人也躲进了马车内,然后高呼道:“有刺客,快保护里公子!”

    不过令他们惊讶的一幕出现了,大群的黑衣刺客顺着绳子从云雕背上滑落,嘴里衔着匕首,手里拿着闪亮的弯钩,朝盾墙攻去。

    封禅台四角的钟鼓齐鸣,大群的江湖侠士跟各大‘门’派的长老火速往这里赶来。

    最先下来的这群黑衣人用手里的弯钩‘插’入了盾墙,敲开了缝隙,后面跟来的黑衣人打开了手里的葫芦,放出了毒烟。

    盾墙很快就瓦解了,这些刺客开始放火,帐篷很快就燃烧了起来,待江湖侠士赶来,这群刺客又抓着绳子往天空升去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都揪了起来,一起去灭火,不过燃烧的帐篷发出了震耳‘欲’聋的爆炸,耀眼的光芒令夜空里的‘玉’兔失‘色’,巨大的气‘浪’将赶来的众人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距帐篷最近的九大长老同时喷出了黑血。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乌龟迅速向这里奔来,然后对着仍在燃烧的帐篷喷出了一股水柱,大火随即熄灭。

    水长老站在了乌龟不,是玄武坐骑背上,冷声道:“居然有刺客在我们眼皮低下行刺,也忒猖狂了!”

    高雄和谷无用就朝帐篷扑去,但被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百晓生用微弱却清晰的声音道:“居然肯有人请天煞盟的至尊杀手出面,里公子的身价已值百万-----黄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