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斗智
    登上了山顶,才可以看的更远,也距天空更近了,看的远了想的也就远了。。

    里恩被徐节带到了嵩山山顶的一座凉亭中,对方带他来就是要询问他如何处置修真和修悟两派的纷争?

    凉亭外,天空‘阴’云密布,秋风阵阵,这里比南方的秋天要冷。

    里恩吃喝完毕后,站起来向身前的嵩山望去,置身山巅,俯视苍茫大地,登时令人心‘胸’开阔,豪情万丈。

    腹有诗书气自华,长风扯着他的长衫,望苍茫大地谁主沉浮?

    对于徐节的提问,他了首诗答复:

    一入江湖风云卷,两派相争势破天。武林本有多豪杰,藏龙卧虎强者愿。‘欲’息烽火止‘交’战,当有威震王者范。九派前辈来辅佐,五行长老共发展。若能上下齐同心,何愁魔道多‘乱’?

    徐节听后就疑问道:“里公子还是没有回答老夫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里恩转过了身来,拱手揖道:“晚生的答案就在这首诗中,至于具体要如何去做?就需要诸位前辈共同商议了!”

    这老头沉思了片刻,然后就询问道:“里公子是否跟高小姐已经有了婚约?”

    里恩有些窘意,低下了头,道:“高小姐已经把我抛弃了。”

    徐节再次细致的打量着他,道:“里公子不必伤感,江湖儿‘女’多豪杰,风‘花’雪月总会有。”

    里恩向他投来了感‘激’的眼神,一声龙‘吟’声响彻了长空,巨大的飞龙再次出现,扑扇着巨大的翅膀,低下了头来,徐节到:“这不过是老朽的坐骑大风,我们该下去了!”

    里恩小心翼翼的骑到了飞龙背上,飞龙长啸了一声,就冲进了乌云中,领他切实的感受到了风起云涌,直上云霄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感受置身风云中的做神仙般的体会,耳边响起了徐节沉稳有力的警告:你爬的越高,摔的就越狠,尤其是当你双脚离地,摔下去就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里恩明白这句警告的含义,徐节继续道:“如果没有足够的势力,即便做上龙椅也不过是个傀儡。”

    傀儡,就是牵线木偶,在幕前风光无线,却始终被幕后之手‘操’纵,里恩熟读各种书籍,自然知道这个道理,有的木偶生不如死。他回答道:“秦皇年幼,也是一个傀儡,不过他最终还是统一了天下,如果让‘操’控他的吕不韦皇帝,未必能够横扫六国。”

    徐节‘操’控飞龙坐骑往封禅台飞去,道:“年轻人,你说的不无道理,你差的只是一个机会,这个机会如果没有老夫点头,你就还是一个普通的书生,跟千千万万的同伴去挤独木桥。”

    里恩不语,飞龙在封禅台一角降落,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高进立刻走来,先向徐节行礼,然后对里恩低声道:“下午就轮到了各大‘门’派长老向你发问了,他们的问题千奇百怪,而且令人意想不到,所以我们都帮不了你,你要做好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徐节拍了里恩的肩膀道:“年轻人,不用担心,老夫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里恩向他俯首致谢,然后道:“其实晚生并没有想过要做武林盟主的,但晚生在江湖中的际遇,加上谷先生跟高前辈的希望,晚生尽力而为,如果没选上,也无所谓,至少我也开了眼界!”

    高进再次向徐节行礼,请其到公案后坐下休息,他自己拉着里恩到了台脚下准备再叮嘱一些,这时台上的钟鼓齐鸣。

    徐节朗声道:“时辰不早了,三位候选人赶快登台吧!”

    高雄和谷先生强‘露’笑容,余正华意气风发的踱着大步往台上走去,随口对里恩道:“里公子,该上场了!”

    李东野缓缓向台上走去,里恩只好跟上去。

    钟鼓声戛然而止,台上台下一片肃静。

    徐节起身,朗声道:“里公子的参选,五行督察使已经通过,不知各派长老还有什么疑问,尽管提出。”

    九大‘门’派的长老席地而坐,天龙寺的本因禅师想要开口,台上的余正华却抢先质问道:“这位里公子只是一介书生,如果一点武功都不会,又怎能胜任盟主之位,书生跟武士向来都是相对的,他就是一个外行嘛!”

    高雄立刻辩驳道:“里公子虽然是书生,却并非手无缚‘鸡’之力,否则他也不能从杀手手里救出内人,更不可能通过谷先生的考验!”

    谷先生也当即附合道:“不错,老朽的考验除了佛家的九戒,还有胆量和武功,以及最重要的本‘性’,我们绝对不能让一个本‘性’邪恶之人做我们的盟主!”

    一直很低调的李东野质疑道:“这一个文弱书生,自己的‘性’命都保不住,又如何在盟主之位上坐的长久呢?”

    徐节立刻回应道:“这个等他做了盟主以后再说,我们江湖中人一向讲究公道,现在由九大‘门’派这里发问,其他人的疑问稍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本来要发问的本因现在闭嘴不语,少林寺的慧易大师就开口道:“里公子跟高小姐是否已经定下了婚约?”

    里恩忙答复道:“高小姐是名‘门’闺秀,晚生虽然心生爱慕,但又怎敢高攀?”

    左沙湾身边的衣三昔跟邝安然听了面‘露’喜‘色’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暗紫‘色’衣‘裤’的‘蒙’面男子冷声道:“如果里公子做了盟主,是否愿意在江湖中走动?真正的体验江湖中人的生活?”

    里恩还没有回答,谷先生就回答道:“这个当然了,里公子是读书人,知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亲眼看到的,亲自体会的才是最真实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紫衣人向里恩望去,等待他的回答,里恩道:“谷先生说的很对,我跟着岁寒四友从江城到峨眉山,途中才发现了江湖中还有如此多的不公和霸道。”

    水长老听后扬头,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节继续询问道:“其他‘门’派的长老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

    九位长老皆不出声,徐节就道:“既然所有人都不反对里恩参选盟主之位,那就表示同意了,我们明日在这里继续推选盟主,无关人等就不要再来凑热闹了,山下开始戒严,高兄带五行督察使负责巡山,四方长老负责带人把守各个进山的入口,老夫亲自把守封禅台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任务一吩咐下来,台上台下的人都炸开了锅,徐节立刻示意钟鼓奏响。

    钟鼓声将这些人的喧哗声遮住,钟鼓声止,徐节用浑厚的声音道:“老夫建议参选的三位留在这里,后悔的人还来得及!”说着就朝里恩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