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封禅台辩论
    中岳嵩山屹立中原,如同一位帝王环视天下。

    而嵩山封禅台乃‘女’皇武则天嵩山封禅时所建,距洛阳,开封两大古都很近,但又在都城之外,所以成了江湖豪杰聚会的最佳选地。

    江湖势力是跟朝廷势力相对立甚至是相抗衡的,当朝廷势力强大时,江湖势力就不得不暂避锋芒,反之江湖势力就可能取代朝廷势力统治天下。

    李恩被阿青匆忙拉上‘花’车,稀里糊涂的就带到了封禅台上,成为了高雄举荐的武林盟主候选人,不过在坐的众人也并非一个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盟主候选人,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持怀疑态度,这其中反对者居多。

    首先发难的就是另外两个盟主候选人:余正华和李东野。

    余正华:前任盟主余九莲的嫡孙,自幼出身与武林世家,早年丧父,童年丧母,被爷爷和亲人娇宠惯养,不过也受到文武双面的教育,外人看来,此人就是一个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他用尖锐刺耳的声音对高雄质问道:“这个里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他有什么资格参选盟主?”

    台下虽有许多人跟他持相同的意见,但也不敢附和。

    高雄坦然道:“这位里恩里公子是小‘女’所救,本是进京赶考的一介书生,本‘性’忠厚耿直,爱憎分明,通过了百事灵通谷先生的数番考验,后又经九大‘门’派长老的提问,高某才敢将其举荐为武林盟主的候选者。”

    他同时又向九大‘门’派的长老望去,得到对方的回应,然后继续道:“九大‘门’派的各位长老也都迫切甚至是‘逼’高某出任盟主,但高某有自知者明,犬子也非盟主的最佳人选,故就推荐里公子出选。”

    余正华质问过后,按排序就该李东野发问。

    但此人很低调,却漠然不语。

    五行督察使中的水长老接着发难,质问道:“里恩只是一书生耳,连我们江湖中人都算不上,又怎能参加盟主候选,高左使不会随便找个人来糊‘弄’我们吧?”

    高雄继续辩驳道:“天下书生多如云,高某认识的人也不计其数,但能有里公子这样的出身,修为,才学,恒心,坚韧,武功基础的再无二人。”

    水长老疑问道:“这位里公子什么出身?又有什么修为,才学,恒心,坚韧,武功基础?还再无二人?”

    里恩听的是头皮发麻,但现在自己是骑虎难下,谷先生的情面还是要给的,不得不继续留在台上。

    高雄就水长老的发问一一回答:小‘女’救回里公子后,发现他失忆了,但后来里公子记得自己从小没见过父母双亲,在落雁山一座古寺内寒窗苦读,闲暇时学些武艺强身健体,有良好的武学基础和修为才学,而且能够从江城历尽艰辛,排除万难前往峨眉跟小‘女’相会,之后又独自穿过剑‘门’关,经过敦煌,来到洛阳,足见他的恒心和坚韧。另外他对修真修悟两派之争的处理方法也非常独特,对此,九大‘门’派长老在东林寺时已经得知。

    这一席话讲的水长老无话可说,但水长老还想要质问,却被旁边的金国师抢言。

    金国师:非汉人,本大理段氏皇族,修行于天龙寺内,后出任五行督察使,此人颇有皇室气度,深得江湖各道尊敬。

    里恩偷偷向水长老旁边这个身着黄‘色’丝绸长衫的老僧望去,只见他用平缓的语气道:“就算里公子如高左使所言这般,可将盟主职位由一个江湖之外的书生出任,是不是太儿戏,况且书生年幼,不识江湖规矩。”

    高雄就回答道:“金国师所言不错,故还要仰仗各位长老前辈的辅佐。”说着就咳嗽了几下,继续道:“如果是换一个成熟之人就任盟主,必会以其思‘性’来处理江湖中事物,对我们这些辅佐之人的正确意见也未必能听得进去,里恩年幼,诸位为其订下规矩,教其分辨事理,促其成为一个完美之人,岂不妙哉!”

    金国师不语,坐回原位。

    身着东北猎人服饰的霍太师站起,开始继续发问。

    霍太师:东北完颜部豪杰,武功盖世,且是非分明,其悟‘性’品德已经超出了国度种族,故出任五行督察使,‘精’通辽汉金三种语言。

    霍太师还兼任完颜部太师一位,故有此称谓,他用汉语朗声道:“里公子若出任盟主,但其年幼,涉世不深,极易被某些居心拨测之人利用,如少年皇帝,会被‘奸’佞小人欺诈,误国误家。”

    里恩向他投去了惊讶的眼神,在这个时代敢公然议论皇帝,是对国君的大不敬,是要砍头的,即便金国师是大理段氏皇亲,也不敢公然议论皇帝的是与非。此人却直言不逊。

    每一个督察使的发问,都引得台上台下众人朝高雄望去,看其如何辩驳?

    高雄依然面不改‘色’的道:“金国师的担忧不无道理,这就要看各位督察使和盟主辅佐使的品‘性’了,高某斗胆,如果皇帝身边都是一**佞小人,即便成年的皇帝也会被蛊‘惑’。”

    与他只隔一人的大太监童贯听后,脸‘色’立刻变了,但很快就转怒为喜。

    高雄继续道:“幸好吾皇睿智英明,挑选了一群忠臣良将和耿直善良之人辅佐,才使我大宋天下太平,海晏河清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这话有很大的水份,但在场之人却无敢唏嘘质疑,因为他们也是辅佐盟主之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该木大王发话。

    木大王也非汉人,乃大辽一番王,辖区在辽东,跟金汉接壤,他生着浓密的大络腮胡,穿着辽人的服饰,也‘精’熟辽汉金回天竺四种语言。

    五行督察使不仅江湖和本族中地位威望高,武功高,而且博学多才,又因为经常行走各地以督察各大‘门’派,故‘精’熟各种语言,至少会辽汉金三种语言,还要懂各地方言土话。

    木大王用正宗的洛阳话道:“高左使刚刚说这位里公子对修真修悟两派的争执有独特的处理方法,不知是何独特的处理方法?如果‘弄’巧成拙,就会引发两派‘激’战,到时候势必会血流成河,牵涉甚广,甚至会掏空整个江湖势力。”

    这不仅是木大王想要知道的,也是修真修悟两派都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高雄道:“在处理修真修悟两派相争的问题上,老盟主一直保持沉默,而我们辅佐盟主的三人中,胜宜扉兄主张武力镇压两派,但已经被遇害;徐节兄想在两派间调和,但不成功,而在下主张放任两派发展,但放任不是最终的解决之法,里公子的解决方法就非常巧妙,但我现在还不能向各位透‘露’,以免被人效仿。”

    最后还有一个土院长,他是汉人,而且是大宋的一位致仕高官。

    院长是朝廷所设的一种官职,如太医院,太书院。而土院长本姓屠,乃大宋都察院院长,监督文武百官,真正一品大员。

    他只说了一句:“老朽对里公子出选武林盟主无话可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