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再相聚
    有些事情我们不愿面对,却不得不面对,有些人我们不愿相见,却还是会再相见。

    把李恩送到了洛阳城东的来福客栈后,衣三昔当即告辞,驾驶马车离去。

    客栈里人如‘潮’涌,客似云来。李恩挤到了柜台前,胖伙计低只顾头记账,甩下一句:“客满了,公子另找别的住处吧!”

    李恩忙解释道:“我是来找人的!”

    “找谁?姓甚名甚,住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“我找江城来谷无用谷先生!”李恩回答道。

    伙计迅速翻看了账本,丢下一句:“查无此人!”

    “那我找高雄高前辈,也是从江城来的。”李恩补充道。

    胖伙计抬头看了他一眼,道:“高前辈不在客栈,不过他的千金在,我让伙计带你去!”李恩犹豫了,这胖子道:“你去不去啊?我忙的很!”

    李恩只好应了,一个身着中衣‘裤’褂的小二领着他上楼,来到了“玄”字号房间外,一个灰‘色’的身影立刻现身,拦住二人,亮出一把明晃晃的短刀质问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这个小二忙道:“李恩李公子来找!”

    灰衣人收回了短刀,打发小二离去,李恩向这人望去,惊讶道:“索铜。”

    这人却道:“我是他兄长索安,你就是李恩,高小姐就在房间里。”说着便敲了房‘门’,道:“小姐,李公子求见!”

    房‘门’立刻打开,阿青出来,看到了李恩,不断的打量着他,登时眼泪就流出来了,索安一脸诧异,询问道:“阿青,这是咋的一回事,哭什么啊?”

    阿青迅速将李恩拉入了房间,关上了房‘门’,请他落座。只见这是一座套房,内屋的房‘门’紧闭。外面房间里似乎是‘女’子的闺房,阿青为斟了茶,然后擦掉了眼泪,道: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其实高小姐丢下你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李恩就疑问道:“高小姐呢?”说着将佩剑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阿青握住了他的手,望着他的眼睛,诚恳的道:“你能原谅我们吗?”

    李恩忙挣脱了她的手,道:“都已经过去了,我想见谷先生,你能否带我去见他?”

    阿青再次抓住了他的手,道:“你是如何从沙漠中脱险,生存下来的?”

    李恩站了起来,再次重申道:“我想见谷先生,你能否带我去见他?”

    阿青也跟着站了起来,李恩见她不回答,转身就要走,但阿青已经从身后紧紧抱住了他,哭泣着道:“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们把你丢在了沙漠里吗?”

    李恩想要挣脱,但对方的双手十指紧扣,一时挣不脱。房‘门’突然打开,高丽闯了进来,见状,一脸惊愕。

    阿青忙松了手,就去擦眼泪。

    李恩见到了高小姐,也是一脸窘迫,不知要如何面对?

    高丽淡淡的道:“李公子,你来了!”

    李恩点头应了,询问道:“谷先生现在何处?我想见他,另外代我向令尊以及高夫人和尊兄问好!”

    高小姐呆住了,李恩出了房间,想要走,却被索安拦住,就听房间里传来了高小姐的痛哭声,伴随着阿青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索安拔出了短刀搁在了李恩的脖子前,质问道:“你对她们俩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没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做什么,那她们俩为何会哭泣?”

    阿青红着眼睛,戴上了纱巾,从房间走出,对索安道:“放下你的武器,李公子请跟我来,我带你去见谷先生和高前辈。”

    索安就疑问道:“小姐她?”

    阿青道:“小姐没什么,哭够了就好了!”

    李恩心里有些难受,阿青戴上了斗笠,再次对李恩道:“我带你去见老爷和谷先生,他们正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索安就对李恩恶狠狠的道:“让你走,你不走是吧?”说着就亮出了拳头,阿青忙拉了李恩匆匆下楼,出了客栈,召唤出了‘花’车,两人乘上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‘花’车停在了一处石阶下,李恩从车上下来,就见到了大群的江湖侠士站立在石阶两旁,这石阶往上至少有百层高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封禅台,上面传来了钟鼓声。

    阿青道:“刚好来得及!”说着摘下了斗笠,拉着李恩就往石阶上奔去,口里喊道:“李恩李公子到了!”

    嵩山封禅台上,四周九根石柱矗立,雕龙画凤,祭天台当中华表擎天,代表了炎黄子孙。

    每根石柱下都坐了一个长老,正对应了九大‘门’派。

    华表下是一方石座,石座下站立着俩男子,其中一个身着锦衣,头戴珠冠的年轻人意气风发,旁边的粗布衣男子就低调多了。

    围着石台而坐的是五行督察使,这无人之间坐着四个身形,外貌迥异的老者,想必就是镇守四方的长老。

    李恩迎面见到了水长老,吓的忙低下了头。对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面对着石阶,也坐了三人,从左到右依次是高雄,徐节,童贯。

    阿青气喘吁吁的对这三人道:“老爷,李公子带到了!”

    高雄‘露’出了惊喜的神‘色’,挥手示意阿青先退下,然后起身道:“高某举荐的盟主候选人就是这位李恩李公子!”并且用眼神示意李恩上台。

    李恩一脸疑‘惑’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四周这些人一片哗然,或投来了疑问的眼神,或投来的赞许的眼神,或投来了惊讶的眼神,或投来了敬佩的眼神。

    李恩看到了石柱下左沙湾旁边的衣三昔,也向他点头致意,暗指了华表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到了华表下,向四个方向俯首揖。

    高雄暗松了一口气,水长老立刻站起质疑道:“高左使举荐的这位李恩李公子也姓李,难道跟李东野,或者是李兮宗将军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李恩听了心里就道:“天下姓李的人多了,难道同姓就非得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高雄却道:“不,高某举荐的这位李恩李公子并非木子李,而是里程碑的里,里恩里公子,跟犬子一样,既非修悟,也非修真,甚至不是九大‘门’派弟子。”

    上上下下的人听后更是一片哗然,鼓声立刻大,将人们的喧哗声遮蔽,鼓声停,天地静。

    高雄就解释道:“高某知道,这位里公子算不上江湖中人,但绝非等闲之辈,而且他有我们九大‘门’派弟子所不具备的优势,那就是无根无源,不偏不倚,这样才能做到公平公正公道,当然也会公开,接受各位监督监管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无语,李恩就急了,想要争辩,总不能因为竞选武林盟主就把自己的姓改了,这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列祖列宗呢?虽然自己连亲生爹娘都没有见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