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十章 黄河行
    对于曾经背叛和抛弃自己的朋友,我能原谅他吗?

    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,只怕无法释怀,如果我是一个伟人,我就要原谅他。。

    李恩是一个普通人,但思想却跟普通人不同,常常为可怜之人伤感,憎恶恶人,却又无能为力,所以他也希望自己变得强大,那样就可以锄强扶弱,主持正义。

    因为邝安然的突然离队,他们不得不在月牙泉附近停留了一夜,第二日一早,就赶往黄河渡口,搭上了一艘大货船,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很快就能够见到高前辈和谷先生了,李恩心里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黄河从荒凉的西北高原穿过,船只随着河面漂流,这弯弯曲曲的河道,九曲十八弯的水路,颠簸的船只令李恩负载船舷边吐的胆汁都出来了,邝安然拍着他的背,道:“李公子是第一次乘船走黄河吧?”

    终于过了落差大的壶口瀑布,船只行驶在了平坦的河套走廊,李恩背靠着船舷,调整了呼吸,对邝安然道:“其实我以前也乘过船的,本来打算要乘船前往京城参加朝廷举办的科考,但在江城外出了事,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就询问道:“公子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

    李恩就将自己的遭遇跟她讲了,邝安然有些惊讶,道:“想不到李公子还有这样的遭遇,你历经千辛万苦,冲破千难万险到峨眉去找高小姐,她却将你遗弃在了沙漠里,任你自生自灭,她也太没有良心了!”

    一旁饮酒的衣三昔道:“你们不要怪高小姐没有良心,将李公子遗弃,要怪就怪你武功太差,人家都系金枝‘玉’叶,需要你来护卫,而不是拖累!”

    李恩就道:“其实我也不怪高小姐,如果她留下,只怕我们三人的‘性’命都会葬送在沙漠里!”

    “狗‘毛’!星宿海就在距你们不远处,高小姐有坐骑,可以前往我们派求救,但她却没有这样做!”邝安然跟师兄在一起久了,也学会了“狗‘毛’”这种骂人的字眼,但又不失‘女’孩的矜持。

    李恩道:“算了,我已经原谅她了,没想到邝姑娘也有如此凄惨的身世,面对这个弱‘肉’强食的世界,我能力太差,只会感叹和抱怨!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光抱怨有何用?连自己心爱的‘女’子都保护不了,还算什么男人!你还可以强大起来,只有变得强大了,别人才会尊重你,你才有尊严!”

    “可我只是一介书生,还能变得强大吗?”李恩疑问道。

    邝安然就回答他:“当然,除了那些侠二代,一出生就好命,到了学武的年龄就立刻有人教授武功的好命娃之外,大多数高手都是从一无所知开始练起的!”

    衣三昔加了一句更令人生气的话:有些人在娘胎里就开始练武了,不知你们俩是否相信?这些人一出世就带着深厚的内力,先天的优势加上后天的补充,他们注定就是高手。

    这句话对李恩的打击真的不小,邝安然却不服气道:“谁有这么厉害?我还不信了!”

    “老盟主的嫡孙余正华,闹市侠隐李东野,还有那个高雄的公子高进,都是这样的侠二代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也沮丧了,衣三昔道:“不过李公子如果能高攀上高小姐这根高枝,就可以事半功倍,平步青云,即便武功再差,江湖中人也会给你几分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李恩听着感觉对方是在嘲讽自己,便道:“如果高小姐看不中我,那我就继续参加科考,等待金榜题名。”

    “李公子还打算参加科考?那你到了洛阳后一定要去拜访一位高人,他‘精’通黑白两道,对官场和科举之事相当‘精’熟,人称百晓生或者万事通,不过这人极其清高,只见有缘人,不知李公子是不是他的有缘人?”

    船只顺着黄河而下,其中必需历经几番坎坷颠簸,衣三昔就教授李恩千斤坠的功夫,能够在跌宕起伏的船只上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沿途中,邝安然向李恩指了鹳雀楼,他随口就道: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,‘欲’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点头道:“不错,就是这座楼,当年王之涣也是英雄少年,意气风发,腰胯宝剑,登上了鹳雀楼,看到黄河‘激’腾东去,有感而发,了此诗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道:“师兄我虽然不懂诗书,但最后这句‘欲’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说的真不错,想要看的更远,就要登得更高一些,不过登得越高,摔的就越狠!”

    邝安然听后抱怨道:“师兄你这是在鼓励李公子还是在打击他啊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现实,师兄只不过说了实话而已!”衣三昔坦然道。

    船只很快过了风陵渡,由此进入京杭大运河,从这里到洛阳,只需一日,衣三昔望了夜空的一轮圆月道:“幸好我们的速度够快,在中秋之前赶到了洛阳。”

    下船后,衣三昔拉出了自己的双人坐骑马车,邝安然也召唤出了自己的牦牛坐骑,准备进入洛阳城。

    衣三昔就向李恩询问道:“李公子还要去找高小姐吗?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我先去找谷先生,谷先生会安排的,你们在哪里落脚,有2016年3月21日03:17:39我去看望你们!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道:“我们是来找我们的左长老的,如果你不怕其他‘门’派质疑的话,可以找星宿派的左沙湾长老,就可以见到我们了!”

    李恩记下了,就向邝安然道别,特意加上了一句谢言:“邝姑娘对晚生的救命之恩,李恩没齿难忘,日后姑娘若有需求,我必舍身想报!”

    衣三昔撇了嘴道:“那还不得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邝安然立刻红了脸,翻身骑上牦牛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衣三昔一挥马鞭,驾驶马车追上,对旁边的李恩道:“李公子不要朝三暮四的,如果对高小姐有意,就去追,我师妹的追求者多了,不差你一个!”

    当朝阳升起时,又是崭新的一天,他们自西城‘门’进入了洛阳城内,繁华热闹的景象令李恩大开眼界,江城跟这里都没法比,街上行人摩肩擦踵,各‘色’人等都有。如果没有衣三昔带路,他立刻会‘迷’路。

    马车直接驶入了洛阳城东的来福客栈,看到客栈的匾额后,李恩就疑问道:“衣侠士怎么带我来这里了,我还不想见高小姐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道:“你以为我想来这里吗?你要见的谷先生可能在长老落脚,即便谷先生不在,那高雄前辈也在的,你只要见到了高前辈,就能找到谷先生了!”

    李恩应了,衣三昔就道:“我的身份不适宜在此久留,如果有缘,我们嵩山封禅台再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