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敦煌夜月
    雄关漫道真如铁,男儿壮志撒热血。.: 。

    虽然走在漫无边际的荒漠,但这里却是丝绸古道,驼铃声声,黄沙漫天,路上客商如云,李恩坐在衣三昔的双人马车里,看着身边经过的驼队,正发呆时,见到了一只白雕从天空飞过,然后降低了高度,对着后面骑牦牛的邝安然吹了口哨。

    邝安然并不生气,象征‘性’的拱手回礼,李恩见状,忙也拱手行礼,衣三昔却不屑一顾的道:“神奇什么,不就是骑着白雕吗?不过一刺客耳!”

    这个骑在白雕背上的紫衣男子看到了马车里的李恩,略迟疑了片刻,虽然他纱巾遮面,但从他的双眼中,李恩惹出此人便是在庐山道上借自己云雕的宵辟野,忙开口行礼道:“宵前辈!”

    宵辟野点头回应,然后又迅速骑雕前行,超过了他们的马车,也是往东方飞去。

    衣三昔快马加鞭,追了去,向李恩询问道:“你认识?”

    李恩点头应了道:“晚生在庐山上所遇到的前辈,有幸骑着他的云雕前往东林寺拜见高前辈和谷先生,而九大‘门’派的长老也都在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追问道:“那他们是怎么评价我们星宿派的?只会用毒的歪‘门’邪道?”

    李恩忙解释道:“他们说你们跟朝廷有来往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再次挥舞了马鞭,道:“狗‘毛’,他们跟朝廷没有来往吗?如果九大‘门’派跟朝廷没有关系,甚至跟朝廷对着干,朝廷早就灭了其他八大‘门’派,任凭你们武功再高,朝廷的大炮可不管这些!”

    李恩就疑问道:“可你们丁掌‘门’?”

    衣三昔随口道:“我们掌‘门’只是一个可怜虫,原本雄心壮志,但运气不好,被中原的高手接二连三的挫败,现在蜷缩在沙漠深处,都不敢见人。不过我们星宿派弟子并不妄自菲薄,别人可以看不起自己,但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!”

    李恩正想要言谢,对方却淡淡的道:“看,从这里往北就是敦煌莫高窟,那里有无穷无尽的宝藏,当然也有前去寻找宝藏的人,不过那里很适合你这样低等级的人去探索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黄沙的呼啸声,马车很快就来到了阳关,身着红衣的大宋将领在把守,衣三昔向一个将领点头致敬,然后对李恩道:“这位就是大宋名将杨文广。”

    这位将领来到马车前询问道:“衣侠士,你可曾遇到一个叫李恩的后生?”

    衣三昔指了身边的同伴道:“他就是,杨将军认识他?”

    杨文广沧桑的脸上‘露’出了惊讶的神‘色’,然后将一封书信‘交’给了李恩,道:“这是高雄侠士的千金托末将转‘交’给你的,我以为没机会‘交’给你了!”

    李恩不想收,但还是收下了,向他致谢,衣三昔挥别了将军,继续驾驶马车穿过阳关,然后向李恩道:“我率弟子在你被遗弃的地方寻找了两天两夜,根本就没有高小姐的踪迹,没想到高小姐居然来到了阳关。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她们一定有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“狗‘毛’!舍弃同伴不顾的算什么江湖侠士?”衣三昔愤愤的道:“我忘了,她是千金小姐,根本就不是江湖儿‘女’!”

    李恩拆开了信,信是阿青写的,意思是高小姐是迫不得已才抛下了他,如果他能侥幸活下来,并且来到阳关,就到洛阳来福客栈去找她。

    衣三昔回头对师妹道:“赶快走了,我们尽快在天黑前赶到黄河渡口,在那里乘船!”但后面没人回应,他忙勒住了马车,李恩不防被他诳了一下,手里的信纸脱手而出,被狂风带走。

    李恩正要质问他时,衣三昔已经从马车上跳下,向后面望去,却已经不见了师妹,就惊讶的道:“安安不见了!”李恩从马车上跳下道:“刚刚过阳关时我还见邝姑娘的啊?怎么眨眼快就不见了?”

    衣三昔返回马车,一把将李恩也抓回了马车内,道:“我知道安安去哪里了?一定是去那个地方了?”

    在李恩的询问中,衣三昔调转马车车头,就朝南边奔去,天渐渐黑了,夜风吹来,远处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声音,李恩吓的忙握紧了佩剑。

    马车飞速穿过沙丘,在一片湖泊旁停下,衣三昔从马车上跳下,肯定的道:“就是这里,师妹应该就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李恩也从马车上跳下,看到了泉水,就取出水囊来到湖泊边打水。

    衣三昔对他道:“小心这里的沙坡狼,跟紧我!”

    李恩取了水,自己先饮了个饱,然后将皮囊递给了衣三昔,二人沿着湖岸寻去,风沙渐渐变大,有些‘迷’人眼睛。

    恍惚中,李恩抬头看到了一弯钩月,一个‘女’子的歌声从远处传来,仔细听,却不是汉人的语言。衣三昔也听到了歌声,回头对他道:“不要被这歌声‘迷’‘惑’了,这不过是一段声音,而歌唱者早已经被黄沙淹没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牦牛,忙赶了过去,见到了在湖边流泪的邝安然,李恩忙将水囊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邝安然摆了手,道:“每次路过阳关,我都忍不住要来这里一趟!”

    李恩就疑问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衣三昔道:“逝者且已矣,生者当自知。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又遇到她了,她还是那么年轻美丽,眼神中充满了哀怨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拉着他二人找了处避风的地方坐下,拣了些枯枝生堆篝火,邝安然取出了葫芦,打开痛饮,李恩疑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我们已经过了阳关,就快到黄河渡口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事说来话长,都是不堪的往事。”衣三昔接过师妹手里的葫芦,自己也痛饮了一口,将往事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邝安然本是洛阳人,父亲是一个大商人,一次带着她以及大量的货物跟一群胡商搭伴前往西域,这群人之中还有一位回鹘公主,所以他们还肩负这秘密护送公主回国的重任,不过驼队行至这里,见到了这湾月牙泉,就停下歇息,半夜时一队骑兵将他们包围,杀死了所有人,师妹年幼,装死逃过一劫,第二日,我路径这里时,见到了频临死亡的她,将她救下,带回了星宿海。

    邝安然道:“所以我每次路过这里都要来拜祭一下我父亲,还有那位公主,后来我才知道杀死我父亲和驼队的人就是这位公主的仇敌,公主冤死这里,魂魄久久不散,而仇人就是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阻止了她,道:“不要说出来,否则对谁都不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