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沙漠行
    或许我们听到的并不是真的。。: 。

    李恩听说过星宿派是一个擅长用毒的邪派,自己误入邪派,那不还得生不如死?不过这位邝姑娘却救了自己,他躺在了‘床’榻上,内心格外矛盾,不过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邝安然用洛阳口音道:“其实我们养毒虫不是为了害人,只是为了自保。”

    李恩就疑问道:“要自保只要学会武功即可,没有必要养这些毒虫啊?况且这些毒虫多危险,万一被它们咬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邝安然就道:“是啊,万一被这些毒虫咬了怎么办?我们不怕,因为我们可以解毒。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养毒虫。”

    在星宿派休养了两日,李恩的身体恢复的很快,衣三昔来到房间道:“我们没有找到高小姐和她的丫鬟,她们俩一定是把你抛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恩有些不相信,这时一个白胡子老头走了进来,疑问道:“李恩李公子是吧?”

    衣三昔就行礼道:“迟师叔,他就是李恩,高雄和谷无用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迟老头道:“就是了,李公子来,我们掌‘门’要见你一面!”李恩忐忑不安的跟着他出了房间,来到了一座凉亭下,四周生着大丛的灌木,蜘蛛蝎子等大量的毒虫在其中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一个白胡子白眉‘毛’的老头正在伺‘弄’竹篓里的一条毒虫,李恩见到了他就立刻想起了水长老,迟老头道:“丁掌‘门’,李公子带到了。”

    丁掌‘门’抬头看了李恩一眼,道:“本座听左兄提到过你,既然高雄和谷无用都很器中你,本座想要送你一样宝贝,不过希望你能记着星宿派对你的好处!”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只瓷瓶,倒出了一枚褐‘色’的弹丸,示意迟老头给李恩服下。

    李恩有些惊疑,但迟老头接过了丹‘药’迅速丢进了他嘴里,然后‘露’出了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丹‘药’下腹,李恩登时感到全身如同被丢进热油锅里一样痛苦,他在地上打起了滚来,质问道:“你究竟给我服的是什么毒‘药’?”

    迟老头将他扶起,用手背在他后背按下,他感到一股内力输入了自己体内,驱散了疼痛,丁掌‘门’道:“你小子服的是本‘门’的绝世宝‘药’万毒不侵丹,以后就不用惧怕任何毒虫了,不过这‘药’也是有期限的,三年后就会失效,而副用就是你的身体会特别软弱,即便被蚊子咬也会全身红肿。”

    李恩就道:“丁掌‘门’你这不是在害我吗?”

    丁掌‘门’道:“至少现在不是,万毒不侵啊!多少人梦寐以求的,让衣三昔带你前往洛阳去吧,但愿你不会让本座失望。”

    李恩被迟老头带了下去,见到了邝安然,然后取出了一些银两,道:“这些银子是老朽的一点心意,李公子拿着到洛阳用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将一条五步蛇装入了竹篓,道:“李公子,衣师兄已经在等我们了!”

    李恩匆匆收拾了行礼,跟着她来到星宿海出口,只见衣三昔坐在一辆马车内,邝安然翻身骑上了牦牛,他们离开星宿,进入了沙漠中。

    有了坐骑,走的就快多了,途中他们遇到了大群的马贼,邝安然高兴的道:“师兄,我们没白带着李公子吧,碰碰运气怎么样?”

    衣三昔从马车上跳下,拔出了双剑,道:“嗯,李公子在马车里不要下来。”

    师兄妹二人提着武器就朝这群马贼杀去,这些马贼立刻挥舞了马刀向二人反击,不过很快他们就中了毒,从马背上跌下,临死前睁大了眼睛道:“你们用毒!”

    邝安然迅速接过了剩下的马贼,取了他们的行囊一边清典一边道:“我们是星宿派的人,不用毒用什么,你们也太穷了吧,只有怎么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恩吓的不轻,悄悄从马车上下来,就看到一只漏网之鱼骑着马逃跑,他忙抓着剑追去,就看到这人的坐骑一个趔趄,倒在了沙漠上,口吐白沫。

    残余的这个马贼一翻身从地上跳起,挥舞了马刀就朝李恩砍来,他忙拔剑格挡,不过对方挑飞了他的长剑,正要挥刀砍下时,突然毒发身亡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恩惊魂未定,大口喘着气,拾回了长剑去查看,就见马贼的坐骑已经死亡,马贼也脸‘色’发黑,不过腰间却有一只小布囊,他取下打开,只见里面装着一只闪闪发光的铁牌。

    正疑‘惑’时,邝安然一把夺过,惊喜道:“黄宝石啊!怪不得没好东西,原来被你拣了。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姑娘喜欢就拿去吧,我要这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就道:“如此就多谢李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乘了坐骑,继续赶路。李恩就询问身边的衣三昔道:“这些马贼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杀他们?”

    衣三昔道:“马贼,马贼,就是骑马的贼人,烧杀抢掠无恶不,人人得而诛之,况且杀了他们还有宝物可拿。”

    李恩就疑问道:“可我们杀了马贼,抢了他们的东西不就跟马贼一样吗?”

    衣三昔冷笑一声,道:“如果你单独遇上了马贼,要么死,要么成为他们的同伙,不过依你的体格和武功,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穿过‘玉’‘门’关时,见到了这里的将领和兵士,衣三昔就介绍道:“出了‘玉’‘门’关往西北就是天山了,他们还有朝廷的将士为他们把守山‘门’。”

    李恩就道:“我有个朋友就是天山派的,名字叫查天阔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继续赶着马车,邝安然跟在了马车后面。

    “岁寒四友嘛,我知道,就是四个小辈,武功不高,却好名利,我们星宿派的人就不好这些蝇头小利,要做就做大事,朝西去啊,西域的宝贝多了去。”衣三昔洋洋得意的侃着。

    李恩疑问道:“衣前辈的坐骑跟谷先生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道:“是吗?这要一万两白银呢,谷无用还‘挺’有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两银子,只怕自己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。”李恩感叹道,衣三昔得意的道:“这是我去西域三年赚到的,如果你连一样像样的坐骑和宠物都没有,然后在江湖上立足?更不要提娶妻了,没人会看中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高小姐她,”李恩疑‘惑’了,心里道:“难道高小姐也是因为这抛下我的?”

    衣三昔见他不语,便道:“怎么又在想高小姐了?我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吧,这在我们江湖上称为癞蛤蟆想吃天鹅‘肉’。”

    李恩仔细想想,这倒也是,或许自己从头就是一厢情愿,自以为高小姐喜欢自己,其实高小姐根本就不喜欢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