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星宿海
    三人行必有我师,可三人行其中有我,还有我未来的妻子。,: 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男人软弱到要‘女’人来保护,这也未尝不可。李恩是有武功的,阿青也有,不过在危险时,都想着让对方逃离。

    黑影在他们身前停下,高丽从黑影中跳下,疑问道:“你们俩怎么在这里停下了,还抱在了一起?”

    原来是高小姐的‘花’车,阿青松了口气,但刚刚那声野兽的怒吼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恩忙解释道:“阿青的脚崴了,加上天黝黑了,我们不认得路,就只好停下休息!”

    高丽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二人,道:“这里有猛兽出没,你们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阿青道:“都怪我歪了脚,才拖慢了咱们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高丽对李恩道:“你去砍些柴草来生堆火,我们就在这里过夜!”说着扶阿青上了‘花’车休息,她自己也取出了干粮食用。

    李恩在附近搜集了一些干柴,拖到大石头旁边引燃,坐在石头上烤火取暖,高丽走了过来留在他身边坐下,道:“我们找这样走下去也不是办法,必须要为你‘弄’一匹坐骑,剑阁不缺水,可到了沙漠里,走的慢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可在荒山野岭要上哪里去‘弄’坐骑?

    高丽跟阿青在‘花’车里睡,李恩躺在了大石头上睡。天很快就亮了,他们继续赶路,高丽放慢了车速,就这样他们用了快十天时间才出了剑‘门’关,来到了沙漠里。

    望着漫天飞舞的黄沙和荒丘,李恩感到了无限的荒凉,高丽就叮嘱他道:“要小心了,我们既要赶速度,又要防备这里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已经是八月天,但沙漠里却还是很炎热,到了夜里又冷的要命,一路上没见到其他人,野兽却不少,他们的干粮已经耗尽,幸好在剑阁带了足够的水。

    不过这水也是有限的,当他们耗尽了最后一滴水,高丽变得狂躁起来,当即要丢下李恩不顾,阿青忙劝住了她。

    在沙漠里,才感到人的渺小无助,这茫茫的大沙漠,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啊?

    李恩顶着烈日,挪着沉重的脚步,他感到非常口渴,而高丽跟阿青二人乘着‘花’车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晚上,不过又冷的令人受不了。李恩蜷缩着身体,在寒冷中入睡,高丽看着沉睡的阿青,悄悄下了车,把自己的佩剑放在李恩身边,然后回到车上,驾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当李恩再次醒来时,已经不见了‘花’车,忙四下寻找,他明白自己被抛弃了,颓废的躺在了沙漠上,不过他的呼叫声招来了一群鬣狗。

    鬣狗是食腐动物,贪婪而又狡猾,它们在一旁等着这个人死掉,食尸鸟在他头顶盘旋,李恩感到了绝望,干枯的嘴‘唇’已经在裂开。

    当他闭上了眼睛,这群食尸鸟和鬣狗欢喜的朝他奔来时,一声炸雷从天空响起,将这些食客惊走,一个骑着牦牛的‘女’子赶了过来,翻开了李恩的眼皮,然后又查探了他的鼻息,用土语道:“还没死,有的救!”就取出了皮囊,给李恩喂了水,然后将其横放在牦牛背上,向前面行去。

    李恩醒来时,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绿幽幽的宫殿里,这里‘阴’凉又‘阴’森,他惊疑道:“难道这里就是地府?”

    他起了身,见自己躺在一张木榻上,房间四周放着许多竹篓,就掀开一只查看,里面盘着一条手臂粗的毒蛇,吓得他惊呼一声,忙放回了竹篓盖子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蓝‘色’裙子的‘女’子闻声进了房间,将爬出来的毒蛇放回了竹篓里,盖上盖子道:“公子你醒了,千万不要动这些竹篓,里面都是我养的毒虫。”

    李恩向她望去,只见这个‘女’子也是用纱巾遮面,不过声音悦耳动听,忙询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这位‘女’子扶他回到‘床’榻上坐下,道:“这里是星宿派,我见你昏倒在了沙漠里,就把你救了回来,我叫邝安然,公子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一听这里是星宿派,李恩很惊恐,心里也很矛盾,毕竟对方救了自己,便回答道:“晚生李恩,多谢邝姑娘救命之恩,不知姑娘可见到我的两位同伴了吗?是两位年轻‘女’子,都背着长剑。”

    邝安然取出了一把佩剑,道:“我没有见你带剑的同伴,不过见到了你身边的这把佩剑,就带了回来,看这剑的做工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恩不由为高丽和阿青二人担心,邝安然继续询问道:“公子这是从哪里来,要往哪里去啊?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回答,就从屋外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洪亮的声音:“师妹还没有看出来吗?这位李公子身着峨眉派的服‘侍’,自然是从峨眉而来。”伴随着声音进来的是一位身着蓝‘色’长衫的中年虬髯大汉。

    邝安然就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师兄衣三昔,李公子穿着峨眉的服‘侍’就是峨眉派弟子吗?可他的行礼中还有一套武当派的道袍。”

    李恩就道:“晚生既非峨眉派弟子,也不是武当派弟子,我算不上江湖中人,但认得高雄前辈和谷无用先生,我就是要前往洛阳去跟他们二人会合,但不幸跟同伴走失了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一听这人跟高雄和谷无用认识,就道:“这么说李公子是两位前辈的朋友,公子前往洛阳是不是参加八月中秋的武林大会啊?”

    李恩一脸茫然的疑问道:“武林大会?”他摇了头,邝安然就道:“李公子的身体还没有恢复,就放心在我这里休养,衣师兄你先不要急着去洛阳,等李公子的身体恢复了,我们他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道:“邝师妹,可我这双人的马车是要带你去洛阳的,难道你不想参加武林大会了吗?”

    邝安然就道:“我不是有牦牛坐骑嘛,师兄就看在我的面子上,带李公子去洛阳吧,我一定会赶到洛阳跟你会合的。”

    李恩就道:“晚生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两位侠士,我的俩位同伴走失了,是高雄前辈的‘女’儿和她的丫鬟阿青。”

    衣三昔听后道:“原来你是跟高小姐一起赶路的,那我就带弟子为你找寻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恩忙谢过了他,邝安然从一只葫芦里倒了一碗水,让他饮用,衣三昔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一只五彩的大蜘蛛从房梁上爬过,李恩吓的不敢动,邝安然就道:“李公子不必害怕,这些都是我养的毒物,只要你不要惹它,它不会咬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恩硬这头皮饮下了这碗水,登时感到腹内如同火烧,邝安然就扶他躺下,道:“公子在沙漠里暴晒过久,身体已经严重脱水了,需要慢慢恢复。等下你就会感觉好点了。”李恩就疑问道:“姑娘为何要养毒虫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