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峨眉学艺
    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,: 。而蜀山自古就是神仙隐居的地方。

    李恩千辛万苦来到了峨眉山,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高小姐,两人相处后,才发现各自的“政见”不同,就连日常的相处都不免要起争执。

    高丽也感到李恩表现出读书人特有的迂腐,认为他太天真幼稚,不过父命难违,带他前往洛阳是不可避免的,但能在这里多留一天是一天。

    在高丽的引荐和担保下,李恩跟着新入‘门’的弟子练起了峨嵋派的基本功,仍然是从山下往山上挑水,看着他笨拙的表现,高丽不由皱了眉头。

    峨眉除了连外功之外,最重要的练气,也就是定力。

    李恩在断崖旁盘膝打坐,闭目修炼。猿猴的啼叫声跟水流之下的瀑布声不绝于耳,高丽就教导他:“峨眉派注重的是定力,泰山崩于前而‘色’不变!”

    薛涛骑着大象朝他们走来,看到李恩置身悬崖边,不由惊讶,然后从象背上跃下,疑问道:“小师妹,你在教李公子本‘门’武功吗?”

    高丽点头应了,道:“是啊,他的武功如此差,怎能行走江湖呢?薛师兄你又出来遛坐骑了?”

    薛涛拱手揖道:“我是来向你们道别的,这就下山前往洛阳,小师妹有什么东西需要师兄稍带的吗?”然后指了大象,补充道:“再多再大的东西都可以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他稍上,也省的我带着他麻烦!”高丽指了已经入定的李恩道。

    薛涛知道她是在说气话,就安慰小师妹道:“李公子也并非一无是处,武功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差,不然他怎会孤身救出高夫人,更不可能历尽重重艰险来到峨眉跟你相会!”

    高丽不服的道:“可他这样,以后要如何在江湖上生存啊?”

    薛涛就道:“不是还有你跟令尊吗?李公子对你还是很用情的,如果你们俩现在就启程前往洛阳,我可以把坐骑让给你们俩,我走水路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道:“不用了,我有坐骑。”

    薛涛道:“我都忘了,高小姐有‘花’车,也是可以双人乘坐的,那就不叨扰你们了,我这就告辞,替我向李公子道别,我们在洛阳相见!”

    高丽应了,挥手道别,然后嘟囔道:“即便‘花’车是双人坐骑,那也是我跟阿青乘坐的,哪里轮的上他坐啊!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高丽命李恩睁开眼睛,淡淡的道:“刚刚薛师兄来过了,他向我们道别,先行前往洛阳去了!”

    李恩看到自己就在悬崖边,一股强风都会将自己吹落崖下,不由额头冒汗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高丽就教他急救和自我治疗法,为别人治疗就需要更深的内力了。

    秋风起时,秋雨绵绵,这样的天气令人心烦,李恩的心更急躁,不仅每日要冒雨提水挑往山上,而且山道湿滑,容易摔倒,他更加迫切的想要离开峨眉,前往洛阳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是独自在峨眉山,除了高小姐和阿青主仆俩之外,其他人一个也不熟悉,不得不继续忍受艰苦的锻炼。

    高丽很快又接到了父亲的回信,要求她立刻将李恩带往洛阳,因为八月中秋快到了。

    她将信藏了起来,二人晚上修炼峨眉的内功和定力时,李恩忍不住再次询问何时可以离开这里?

    高丽便将阿青叫了进来道:“我也很想带你离开这里前往洛阳跟我爹娘相聚,不过从这里到洛阳上千里,而且道路难走,我有坐骑,但是需要跟阿青同乘,你要如何前往?”

    李恩感觉自己是个外人,一种被抛弃和孤独感变的强烈,就淡淡的道:“我明白了,这么说我今后只能在峨眉山修道了,等待修成之日才能下山。”

    高丽没有回答,阿青就安慰他道:“李公子不必失望,我家小姐也希望公子练得一身好武艺,能够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李恩目送二人离去,山道上,阿青就询问道:“小姐,你跟李公子闹翻了?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不见他的时候还有些想他,担心他,见到了他,却发现他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,或许爹爹说的对,婚姻讲究‘门’当户对,至少我们江湖儿‘女’需要如此。”

    阿青不明白的问道:“小姐,李公子的表现让你失望了,你不是追求自由随‘性’的婚姻吗?为何又同意老爷的提倡了?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李恩武功如此差,我的武功也比他高不了多少,而我们却是江湖中人,在江湖中行走,随时都有危险,这怎么能行呢?”

    阿青道:“或许行走江湖就是一种历练,从低级升到高级的过程,如果一直在山上修炼,就失去了修炼的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高丽道:“可你知道吗?我们现在冒险不得,已经有些人向我们下毒手了,一旦失误,则是‘性’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阿青就道:“既然小姐心里充满困‘惑’,那就去向峨眉的前辈求教吧,我们也不能一直拖着,老爷和谷先生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雨听了,天气冷了一些,李恩照旧跟着新入‘门’的弟子从山下挑水上山,他现在已经不感觉吃力了,速度也快了。

    高丽带了阿青拜见师父梁杰英,向她请教心中的疑‘惑’。

    梁洁英便回复道:“我们身为江湖中人,即便躲入深山,麻烦还是会找上身,有些事情我们不能躲避,必须要面对和化解。师父问你,你是修真派还是修悟一派?”

    高丽不想回答,但面对师父威严的眼神,只好道:“弟子是修真派的。”

    梁洁英就道:“在为师看来,哪派都不重要,可眼下两派却势如水火,两者之间的恶战是不可避免的,只看能拖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询问道:“那徒儿要如何做,是带李公子前往洛阳还是继续留在山上修炼?”

    梁洁英从袖里取出了一封信道:“令尊又来信了,不过不是给你的,而是给孟掌‘门’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在信里说什么了?是关于李恩的事情吗?”高丽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梁洁英道:“令尊委托孟掌‘门’和为师暗中观察李恩,看他能否担负重任?如果此人堪负重任,那就命你迅速将其带往洛阳,一定要赶在中秋节前到达。”

    阿青忍不住就询问道:“那李公子堪负重任吗?”

    梁洁英道:“为师一人说了也不算,还要看掌‘门’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高丽就向师父告辞,带着阿青前往峨眉正殿拜见掌‘门’,李恩的去留就全在掌‘门’的回复,二人心里忐忑不安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