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十章 口才
    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,就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富贵。.: 。

    查天阔从武当带来了一封信,这是宁初散人写给阮星竹的,另外他还稍来了一个口信,掌‘门’希望他们能够将大还丹赠与阮夫人,如果他们已经抢到大还丹的话。

    这大还丹虽然来之不易,但也不是他们抢来炼成的,故称为借‘花’献佛。

    阮星竹见到了大还丹,有些惊讶,道:“本夫人用不上这种东西,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!”

    见对方不收,詹开窖就道:“这是我们掌‘门’的意思,弟子不敢违背,还望阮夫人收下,阮夫人收下了,我们兄弟几个就可以回师‘门’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阮星竹就将荷包‘交’给了丫鬟收藏,然后对他们四人道:“本夫人在这里隐居,不问江湖之事,替我向宁初姊姊已经你们掌‘门’问好。”

    詹开窖率了三人就告辞离去,绿叶追了出来叮嘱道:“夫人要我转告你们,要小心‘混’江龙,水克火!”

    四人谢过了她,继续赶路,往武当返回。

    这里仍是‘混’江龙的地盘,往前去也是水家的地盘,都是他们的强敌,所以能走多快就走多快。

    李恩疑神疑鬼的道:“我怎么总感觉有人在注视着我们呢?你们有没有感觉到?”

    詹开窖一边赶路一边低声道:“老二,你使用隐遁术打探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应了就要前去,詹开窖拉住了他,使了眼‘色’道:“大家都走累了,天气又这么热,找地方歇会在走!”

    李恩一脸疑问道:“我不累,况且这天气也不热啊!”

    薛涛就拉住了他向他使眼‘色’,詹开窖一指前面的一片小土丘,道:“那里有‘阴’凉,就那了!”

    一行人就奔往那里,席地而坐,薛涛趁机将李恩往‘阴’凉外挤,两人因此起了争执,詹开窖就过来调解,查天阔趁机施展隐遁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恩有些疑‘惑’的向四周望去,就见从小路两端各自走来一个头戴斗笠的壮汉,嘴里哼着小曲,手里拎着装酒的葫芦。

    詹开窖跟薛涛二人已经暗中握紧了武器,越是怕,狼来吓,来者不善啊!

    这二人将他们的前路和退路都堵死了,然后揭开了斗笠,‘露’出两张生着横‘肉’的脸,;李恩就感觉这二人有些眼熟,不过土丘上一个人的冷笑声他更熟悉,‘混’江龙提着一对宣‘花’板斧,嚷道:“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,居然敢坏爷爷好事,今儿就把你们四个全都宰了解恨!”

    道路两端的壮汉亮出了牛耳尖刀,将武器敲的刺耳响,往土丘下的三人‘逼’近。

    李恩‘露’出了惊恐不安的神‘色’,詹开窖和薛涛二人就在心里祈祷老二能够去请救兵,救兵能够及时赶到,否则他们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面对接二连三的强敌,李恩就道:“你们这样为非歹,不会有好下场的,小心报应不爽!”

    詹开窖和和薛涛二人‘露’出了诧异的神‘色’,苦笑一声: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兄弟仨听后,更是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我们兄弟出道五六年了,还没有人敢对我们说这样的话,你是头一个,报应不爽,我们从不信报应,只相信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而你们就是牛马,任我们宰割,受死吧!如果你们老实一点,我们兄弟会给你们留条全尸,否则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里,‘混’江龙故意不说完,李恩接口道:“你们不要以为老盟主死了,就没人管你们了,我也不是任你宰割的,阮夫人就在附近,高前辈和谷先生已经武当派的前辈都知道我们来了镜湖,如果我们遭遇不测,你们就等着被诛杀吧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犹豫了片刻,詹开窖和薛涛二人向李恩头来了敬佩的目光,但这仨强敌很快就嚷道:“怕个‘毛’,我们兄弟这就宰了你们,然后丢到水潭里喂鳄鱼,来个死无对证,就算是老盟主在世,我们有水长老撑腰,谁拿我们兄弟都无可奈何!”

    李恩似乎明白什么了,便道:“那你们就等着天下英雄来围剿你们吧,你们夺走了我们的绝世宝物,杀我们灭口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江湖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就疑问道:“你们还有绝世宝物?什么啊,大还丹吗?那还算不上绝世宝物!”

    李恩就道:“是老盟主的遗物!”

    詹开窖和薛涛而疑‘惑’了,不过查天阔正引着武当派的高手飞速往长老赶来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的俩兄弟上前,一把揪起李恩,‘逼’问道:“老盟主的遗物在哪里,快‘交’出来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也从土丘上跳下,用一对板斧将薛涛和詹开窖二人的武器挑脱手,呵斥道:“不想立刻死的话,就老实呆着!”然后朝李恩‘逼’问道:“小自,识相的把老盟主的衣物‘交’出来,就放你们走,我们就当谁也没见过谁?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老盟主的遗物我是不会‘交’给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抬起了板斧对准了薛涛的肩膀,道:“你不说,我就先卸他一条膀子,如果还不说,就把脑袋卸掉!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他们俩只是负责护送我的,你就是杀了他也没用,老盟主的遗物只有我一人知道,我也知道你们会随时出现,所以我不会把宝物随身携带的。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怒道:“你小子在耍老子!”说着手里的板斧就要落下,李恩忙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詹开窖和薛涛二人向李恩望来,‘露’出了疑‘惑’的眼神。

    李恩道:“我不是江湖中人,对江湖中的事情也不感兴趣,我可以把老盟主的遗物‘交’给你,但需要你拿钱财来换。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的一个同伙就把牛耳尖刀抵在了李恩的脖子下,恶狠狠的道:“你小子居然敢给我们讨价还价?老子宰了你,还怕拿不到老盟主的遗物?”

    李恩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那你们尽管动手,这世上除了我之外,就只有阮夫人知道老盟主遗物的埋藏之地。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就对自己的这个同伙道:“老三,你现在就回去取钱来,老二你看住他们俩!小子带我去藏宝的地方!”

    李恩就道:“不见钱财我是不会带你去的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的另外一个同伙就道:“那我们怎知你小子是不是在忽悠我们呢?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我们的命都在你们手里,如果我骗你们,有什么好处啊?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对先前这个同伙道:“老三,你愣什么,赶快回去取钱财啊!老二,你看住他们仨,先把他们捆起来,把这个书生留着。水长老对老盟主的遗物一定很感兴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