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斗智斗勇
    天无绝人之路,前提是你要坚持下去,不到死,绝不放弃。

    李恩想要用樟树的汁液‘迷’晕‘混’江龙,不料被其察觉,正在生死攸关之时,远处传来了一声豹子的吼叫,一道内力也朝‘混’江龙打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道内力击在‘混’江龙身上如同搔痒,不仅没有伤到他,反而‘激’怒了他,一掌将李恩打的晕头转向,眼冒金星。便起身望去,寻找偷袭自己的敌人,一只山豹飞速从他身前跃过,‘混’江龙拔‘腿’就追,然后口吐烈火,向如风一般逃命的豹子烧去。

    豹子的尾巴已经被引燃,逃的更快了,‘混’江龙脚下发力,很快就追上,伸手抓住山豹冒火的尾巴,一把拉回,往天空一甩,向地上一扫,将一块山岩击的粉碎,这只山豹登时脑浆崩裂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李恩在恍惚中,詹开窖从远处狂奔而来,甩出了手里的绳套迅速套住他,就往远处拉去。等‘混’江龙吸食完山豹的脑浆返回来时,这里已经没了李恩的踪影,他立刻丢下山豹尸体,四下望去,看到有两人正扛着一个书生逃命。

    他怒吼了一声,饮下一口烈酒,就朝这二人喷出一股烈火,火焰迅速烧出,将詹开窖和薛涛二人身后的衣服都引燃。

    两人不敢停下灭火,反而加快了逃跑的速度,‘混’江龙也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前方有一汪碧水,而水洼后又是一座石屋,詹开窖立刻对老四道:“把李公子丢到石屋那里,我们二人跳入水潭里躲避。”

    数了三声过后,两人同时抡起李恩向石屋抛去,当李恩的身体从水洼上方滑过,折扣价和薛涛二人也跳入了水潭里,迅速没到了水下。

    李恩在地上打着滚,滚到了石屋前,他现在更加晕头转向,四肢不能动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追到了水潭边,向水里望去。

    石屋内的人听到了动静,就走了出来,见‘门’口躺着一个书生,不由皱了眉头,向屋内回禀道:“回夫人,是一个书生躺在了地上,还活着,要如何处置啊?”

    李恩看到了一位身着碧绿纱衣的少‘女’正盯着他,石屋内走出了一位身着青‘色’竹布长裙的‘妇’人,扫了他一眼,道:“绿叶,你问一下他的姓名来历,如果回答不上来,就宰了他。”说罢又返回了石屋内。

    绿叶矮下了身来,向李恩质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来这里,快说!”

    李恩没有回答,他现在还有些头晕眼‘花’,‘混’江龙却走了过来,道:“这个后生是老夫送给水长老的礼物,让他逃到了这里,还望姑娘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绿叶就起身朝‘混’江龙望来,道:“原来是你的人,是应该还给你,不过奴家做不了主,需要向夫人请示。”说罢返回石屋,‘混’江龙一把揪起了李恩,道:“小子,救你的俩人是谁,躲到哪里去了,快说!不然我把你烤熟,再送给水长老。”

    李恩感到自己可以出声了,石屋内传来了脚步声,忙叫道:“晚生李恩,受武当派的委托求见阮星竹前辈的。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大怒,一掌将他打晕,然后提着转身就要走,不过身后传来了阮星竹的一声怒喝:把人放下,否则本夫人可要出手了!

    水潭中的二人偷偷朝石屋这里望来,‘混’江龙听到了阮星竹的呵斥,反而加速了脚步,不过一道闪电凌空劈下,将‘混’江龙和李恩炸的一片焦黑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一把将李恩丢进了水潭里,拔出了一对牛耳尖刀,转身对石屋的主人道:“你不要欺人太甚,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!”

    阮星竹冷声道:“本夫人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,跟你这种恶棍为邻,实属无奈。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冷笑一声,反问道:“你跟我为邻实属无奈,那你可以离开啊!没了你,我们更加逍遥快活!”

    绿叶就威胁道:“‘混’江龙,你居然敢这样跟我家夫人讲话,信不信我立刻让天下英雄来围剿你,令你没有一刻安宁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自然不信,嗤笑道:“就你一个小黄‘毛’丫头,给老夫妾都不配!”

    绿叶气的涨红了脸,阮星竹道:“你若留下书生速速离去,本夫人可以既往不咎,否则本夫人就向天下侠士称你很有钱。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听了有些好笑,但很快就明白后果,忙道:“夫人不要做的太绝了,这书生本来是老朽送给水长老的礼物,如果夫人看不上眼,就代老夫转赠给水长老吧!”

    绿叶立刻骂道:“滚吧,老恶棍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朝她抛了个媚眼,然后看了浮在水面上的李恩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阮星竹就对丫鬟道:“不要跟这人一般见识,先把这个书生捞上来吧,如果他是在撒谎,就把他丢到小溪里喂鳄鱼!”

    绿叶应了,就朝水潭走来,不过詹开窖和薛涛二人从水下冒出头来,大口呼吸,然后将李恩推上了岸,对一脸惊讶的绿叶拱手行礼,道:“在下武当弟子詹开窖,这位是我的义弟峨眉弟子薛涛,同李恩书生一起起来拜见阮夫人。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扶着李恩来到石屋外,阮星竹从屋内走出,看到三人衣衫破烂,狼狈不堪,就吩咐道:“绿叶,你安排他们仨在隔壁屋内住下,然后等武当派的人前来,如果他们所言属实,就放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绿叶应了,带仨人进入了隔壁石屋内,见李恩一动不动,就询问道:“这个书生怎么了?”

    俩人摇了头,道:“我们也不清楚,他被‘混’江龙抓走后,就成了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绿叶带詹开窖去向阮夫人求教。

    阮星竹看了李恩,道:“这个书生是被‘混’江龙用五雷轰震晕了,让他躺在地上,饮用一些鳄鱼血即可解!”

    长老鳄鱼血很容易得到,他们在石屋内住了下来,就时常看到一些江湖侠士前来拜访阮夫人,能够穿过重重险境,来到湖心小筑之人也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三人在石屋中迅速恢复了身体,而查天阔也从武当带来了宁初三人写给阮夫人的亲笔信,并且‘私’下对詹开窖道:“宁初前辈的鹰隼是如果我们抢到了大还丹就借‘花’献佛,送给阮夫人,如果没抢到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李恩取出了荷包,有些不舍的道:“这可是我们拿‘性’命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詹开窖就道:“这大还丹就一粒,我们分不了,拿到江湖上卖反而会引火烧身,倒不如借‘花’献佛,送给阮夫人,也不枉夫人对我们的救命之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