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大还丹
    与高手擦肩而过不能求教,实在可惜,但高手往往会无视自己。.: 。

    李恩和岁寒三友躲入了‘混’江龙栖身的石屋内,从窗户的缝隙向外窥视,只见这位老者正跟‘混’江龙的‘激’战。老者虽然打了火抗,但‘混’江龙的火焰实在太猛了,老者不得不往石屋逃来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对擅入自己地盘之人非常仇恨,便继续喷火朝老者烧来。

    老者再次召唤出自己的宠物穷奇,跟‘混’江龙拼命,为自己逃生博取时间。

    穷奇怒吼着喷出一股绿烟,不过绿烟对‘混’江龙似乎没有什么效果,反而引火烧身,哀嚎着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老者趁机将炼成的大还丹从丹炉内倒出,塞进了一只荷包内,随手将青铜丹炉朝‘混’江龙丢去,嘴里嚷道:“还你的大还丹,接住了!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伸手接住丹炉,就去查看,老者趁机将荷包塞到石屋的房檐下,迅速调运内力,往身前布下一口陷阱,然后仰天长啸了一声。

    借助‘混’江龙放出的火焰,石屋内的李恩看的很清楚,詹开窖低声道:“这位老前辈在召唤同伴,看来他真的要跟‘混’江龙决一死战了。”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打开了丹炉,却发现里面是空的,当即丢下丹炉,怒吼道:“敢耍老夫,你就受死吧!”双臂举起,一道内力迅速朝石屋顶上的老者打去。

    老者忙纵身跃起,大步朝石屋后逃去,这道内力打在了石屋顶,将屋顶的石板掀起,抛向了空中,这只荷包也跟着石板一起到了空中,然后坠落在了石屋内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紧追不舍,一步往前,再次落入陷阱。

    石屋内的四人登时感到房顶敞开,一股热‘浪’袭来,李恩伸手抓住了荷包,低声道:“快跑!”

    詹开窖却将他按在了地上,‘混’江龙挣脱了陷阱,飞身跃起,跳到了石屋的墙头,嘴里喷出一股烈火,朝石屋内烧去。

    老者召唤出了坐骑,对‘混’江龙怒道:“老匹夫,有种就跟来,我定让你死的很难看!”

    石屋内一片大火,詹开窖拉着李恩迅速钻到了石案下,查天阔和薛涛二人却全身着火,发出了惨叫声。

    ‘混’江龙见石屋内的敌人已经被引燃,就纵身去追老者。

    詹开窖和李恩二人忙从石案下转出,不顾烈火的灼烧,抱住了着火的俩同伴,飞身而出,就往小溪边奔去,连滚带爬的就跳到了水里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的火终于扑灭了,不过他们被烧的不轻,而且溪水里还有鳄鱼。

    薛涛咬着牙调运内力,为查天阔止了痛,李恩低声道:“小心有鳄鱼!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这些鳄鱼在睡觉,也可能是吃饱了。抢夺千年草者的尸骨散落的到处都是,令人‘毛’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还是惊扰了一只鳄鱼,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詹开窖伸手把查天阔背在肩上,对李恩道:“你来背老四,跟着我不要掉队!”

    在鳄鱼游来之前,俩人背着同伴拔‘腿’狂奔,一口气奔出了十多里,李恩躺在了地上,再也不想起来,詹开窖放下了查天阔,也大口喘着气,向四周望去,心里暗自祈祷没有敌人追来。

    薛涛盘膝打坐,不断的调运内力为自己疗伤,他虽然也被烧的也很重,却不敢闭眼,手里握了佩剑小心警戒。

    天再次亮了,他们置身在了一处沟底,前面是一条小河,几条鳄鱼懒洋洋的在水里浮着。

    查天阔因为烧伤的疼痛发出了呻‘吟’,薛涛忙去‘摸’他的额头,道:“二哥被烧伤的最严重了,得赶快治疗,鳄鱼的脂肪可以治疗烧伤。”

    詹开窖立刻站起道:“我这就去抓跳鳄鱼回来为老二疗伤。”

    李恩也站了起来道:“詹侠士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薛涛就将水囊丢给了他道:你打些水回来!

    两人来到河边,李恩先打水,就看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非常狼狈,眉‘毛’和头发都烧焦了,脸上也被熏黑,不过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鳄鱼看到有人来取水,就悄悄了往河边的猎物游来。

    詹开窖迅速用水洗脸,然后往李恩身后退去,鳄鱼忽然张开了大嘴朝李恩咬来。

    刚取好水的李恩大惊,一下子坐在了河边,但身体迅速被詹开窖往后拉去,鳄鱼紧追不舍的爬上了岸来,就詹开窖一个凌空翻身,脑袋朝下,一剑刺出,直穿鳄鱼的上下颚,将其钉在了岸边。

    李恩刚站起来,詹开窖就跳到了鳄鱼背上,对他道:“你快按住鳄鱼的尾巴!”

    鳄鱼扭动了笨拙的身体,巨大的尾巴就向李恩‘抽’来,一下子将他扫翻在地,手中的水囊也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恩感到体内翻江倒海,不过双手死死抓住鳄鱼的尾巴。

    詹开窖左手按住了佩剑,右手拔出一柄短刀用力刺进了鳄鱼的脑袋中,结果了鳄鱼的‘性’命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岸边大口喘气,休息过后,詹开窖鳄鱼的尸体扛在肩头,朝同伴那里赶去,李恩收拾了水囊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他们生了一堆篝火,开始烤鳄鱼‘肉’,薛涛将烤出的鳄鱼油均匀的涂在了查天阔被烧伤的皮肤上,处理好了二人的烧伤后,他们吃起了烤鳄鱼‘肉’。

    詹开窖就感叹道:“我们如此冒险,究竟值不值得啊?”

    李恩便取出了荷包,道:“我们已经得到了大还丹,还有什么不值的?”

    薛涛惊喜的接过荷包打开,一道亮光显出,金‘色’的大还丹愈发可爱。

    查天阔也一脸欢喜,道:“这就是大还丹啊?我还是头一次见到。”

    李恩道:“让詹侠士服用,他就可以迅速提升修为,能够骑乘四十级的坐骑了。”

    詹开窖却摇头道:“不,这是我们四人用生命换来的,我不能一人服用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就道:“不如我们把大还丹卖了,然后买匹好点的坐骑。”

    詹开窖仍摇头,道:“先把大还丹收好,我们现在仍处危险当中,当务之急是先返回武当,把你们俩的伤治好,再处理大还丹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就道:“大哥说的没错,争抢千年草的人络绎不绝,我们得赶快回武当,否则这大还丹还不一定是谁的呢?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享用鳄鱼‘肉’时,远处传来了铃铛声,詹开窖忙奔到土丘上查看,就见一群侠士或骑乘,或徒步正朝他们这里赶来。

    詹开窖立刻返回,道:“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李恩忙用石头灭火,詹开窖背起了查天阔,李恩扶着薛涛,还不忘将鳄鱼‘肉’也扛在肩头,仓惶逃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