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书生江湖行 >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镜湖行
    出家人极少与人相争,但他们也是有底线的。。: 。

    武当派的‘门’弟子中下山行走的不多,但也有云游四方,寻仙问道之人。大还丹是镜湖的特产,也是世上的宝物,可以辅助提升修为,人人都想得到,对武当派的‘门’人更有用。可惜镜湖在武当山外。

    突然被派往镜湖争夺大还丹,詹开窖有些意外,他虽然不愿冒险,但师命难违,只好带了自己的俩兄弟跟李恩前往。静初散人在临行前叮嘱道:“你们换便装前往,如果不敌,可以逃往镜湖中的湖心小筑,那里有本尊的老朋友阮星竹隐居,不过切记不要对她提‘段’字,另外要绕开‘混’江龙。”

    他们四人更换了寻常服饰,便准备下山,宁初散人赶来,叮嘱道:“遇‘混’江龙放火,可躲入水中,遇强敌可装死,抢夺大还丹不是目的,历练才是目的。”

    四人俯首致谢,顺着石阶往山下赶去,李恩的内心既兴奋又不安,如果此行侥幸得到大还丹,就可以早日前往峨眉。一行人来到武当界碑处,只见一个老道仰首望天,嘴里念道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但愿诸位去后还能返。”

    李恩听明白了,便向他俯首行礼,老道向他望来,道:“武当派的轻功并不利于逃命,但可以瞬间从低处移动到高处,记住双脚发力,止住双肩!”

    詹开窖向他行礼答谢,出了武当地界,他们披上蓑衣,戴上斗笠,还以黑巾遮面,沿着小路前去。

    七月下旬,已是初秋,不过这里的天气一年四季都不冷不热,草木常绿,鲜‘花’遍地。

    查天阔是天山弟子,在前探路,詹开窖提醒另外二人小心戒备,这里没有小‘毛’贼,只有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。

    李恩平静下来,道:“千年草随机出现对我们来讲就是好事,也是坏事。我们只能碰运气,可运气又无法掌控。”

    詹开窖就道:“对于随机出现的东西,急不得,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湖心小筑拜见阮前辈,这样我们遇到危险也能快速逃往避难处。”

    薛涛和李恩二人同意他的看法,詹开窖就叫回了老二,凭借自己的记忆带着三人往湖心小筑赶去,这里的气候温润‘潮’湿,所以毒虫滋生,一路上不断见到毒蛇在溪水里游‘荡’,蜈蚣在草丛里出没。

    中午时,太阳有些热,几人就在一株香樟树下乘凉,食用干粮。

    詹开窖道:“这种树是制造箱子的好材料,可以防虫蛀,耐腐朽。不过这种树的汁液有毒,通常会被用来提炼毒‘药’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就道:“那我们何不采取樟树的汁液来对付敌人呢?”

    詹开窖摇头道:“我们又不是用毒的‘门’派,况且樟树的汁液只有‘精’炼后,才有更好的效果,粗制的汁液,只能短暂的致人昏‘迷’。”

    李恩听后道:“这样最好,既不伤人,又能制敌,我们取一些防身用。”

    詹开窖便教他们用小刀划破樟树的树枝,以小瓷瓶乘了汁液,藏好。做完后,太阳也不热了,他们继续顺着小路走去,依然由查天阔在前探路,傍晚时,查天阔兴冲冲的折回,道:“老大,我见到前面有一座石屋,不过没有看到主人,不知是不是阮星竹前辈的小居?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他们身前出现一道红光,转瞬即逝,李恩‘露’出了惊讶的神‘色’,忙往前寻去,詹开窖立刻拉住他,道:“小心毒虫,以往剧毒之物出没时,也会红光乍现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就道:“小心归小心,万一是千年草成熟呢,这里距石屋不远。”

    三人拔出了武器,小心戒备,李恩跟在他们身后,往前走去,詹开窖示意老二隐遁戒备。在小溪边,一株碧绿的仙草沐浴着晚霞,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刚刚那道红光就是夕阳照到这株仙草的果实上所发出的,白‘色’的果实晶莹剔透,詹开窖大喜,用眼神向同伴肯定这就是千年草。

    李恩挽了袖子,取出‘药’锄,就要采摘,詹开窖再次拦住他,只见小溪里一头懒洋洋的鳄鱼伪装成了烂木头状,一条五彩斑斓的五步蛇正对着仙草,拱起了背来,吐着鲜红的芯子,草根处还有一只红如火一般的大蜈蚣。

    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远处传来了雕鸣声和马蹄声,查天阔向他们传递了强敌前来的手势,詹开窖忙按住了俩同伴,躲在了灌木从中。

    突然从小溪里发出一声响动,一条紫‘色’的身影一跃而出,伸手就朝这株千年草抓去,不过手刚碰到草茎,就迅速收回,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,施展隐遁术躲在一旁的查天阔脸‘色’立刻变了,想要显身营救,但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这条紫‘色’的身影被拖入了小溪里,伪装成烂木头的鳄鱼一口咬住腰腹,当场热血喷溅。

    詹开窖紧紧捂住了李恩的嘴,查天阔心痛无比,却无能为力,他认出这个身着紫衣人也是天山派的。

    就在鳄鱼享用美食时,天空飞来了一只白雕,地上赶来了一群令人咋舌的骑士,这些人闻到了血腥味,纷纷拔出了各自的武器。

    李恩的眼睛也被詹开窖遮住了,这群骑士胯下的坐骑不是普通坐骑,有木马,有狮子,还有凤凰和‘花’车,甚至还有一只威风凛凛的麒麟。

    詹开窖兄弟散人登时沮丧了,来者不仅武功高强,而且很有钱。

    如果没钱,就无法拥有绝世的坐骑,更不要说这些人还没有放出的宠物。

    这群人是一起来的,但却不是一伙,都只为抢夺仙草,提炼大还丹。

    无数只手伸向了仅有一株的千年草,不过惨叫声和打斗声已经响起,坐骑的嘶叫跟宠物的怒吼声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在打斗的同时,千年草被一双无形的手连根拔起,从一个紫衣人手里抛向了空中,一个带着斗笠的乞丐飞身跃起,一把抢过,但另外一只手再次抢来,千年草几次易手,最终落到了一个骑着仙鹿的老者手里,最耀眼的还是他手中的那把发着寒光的大扇子。

    仙鹿迈开了四只蹄子,在山涧里飞跃,无数手持长枪短刀的人驾着坐骑追来,但一声猛兽的怒吼震耳发馈,李恩从詹开窖的指缝里看到一只生着双翼,浑身冒着青烟的老虎将仙鹿跟追兵隔开。

    而溪边已经是遍洒热血,溪水被染红。

    太阳沉入了西山,一切又安静了下来,查天阔迅速显身,詹开窖把李恩拉了起来,道:“我们赶快前往石屋,这里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查天阔嘟囔道:“这些人都已经那么厉害了,还来跟我们抢夺千年草,我们这次是白来了。”